第332章 倔代双骄(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32章 倔代双骄(完)

    第332章  倔代双骄完

    “宓儿,伤害过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坐在牢里的烈孤寒一脸平静,一点也不像是将要枪决的人。

    外面早就挤满了楚骁的亲朋好友,任谁都不敢相信他是shā rén凶手,可是他竟然已经伏法,并且拒见他们这些人。

    楚母眼睛都要哭瞎了:“楚骁,你怎么那么想不开,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啊!”

    本来他们都已经找好关系了,楚骁要是在里面表现得好就可以减刑的,但是他竟然主动要求立即执行死刑,他是有多想去死啊!

    楚父因要照顾楚母,一点崩溃的情绪也没有表现出来,可是眼中布满的红血丝泄露出他的绝望与悲痛。

    他们楚家人眼中的骄傲,竟然毁在了一个情字上面,还做出这种事情,简直就是耻辱!

    牢内的烈孤寒缓缓闭上眼睛,这一切,都该结束了。

    “把人带出来。”

    “是。”

    烈孤寒知道,他马上就能去见他的宓儿了。

    至于楚家的人,烈孤寒只有抱歉了,他以楚骁的身份杀了宓儿,就应该得到应有的惩罚,他不会死,却要追着宓儿到下一个位面,好好补偿她!

    烈孤寒被带到一个操场模样的地方,若有似无的血腥味还是暴露了它的性质。

    这,应该就是执行枪决的地方了吧。

    楚父楚母被禁止观刑,偌大个操场,就只有执行的jǐng chá们和烈孤寒。

    “宓儿”

    旁边的jǐng chá冷哼:“现在念叨有什么用,当初又为什么把人家给害死!”

    烈孤寒抬眼看天:“动手吧。”

    早点动手,他就可以早点离开了。

    “哼,成全你。”

    “砰!”

    枪响声惊起鸟群,也让守在外面的楚父楚母没了最后一丝希望。

    “什么,都没了。”

    楚母承受不住打击,昏死过去。

    楚父咬了咬牙,他还要把那个孽子带回去,不能倒下!

    路边的一棵大树边,宓奚玥叹了一口气:“你这又是何苦呢?”

    她就是害怕他会做什么傻事,才会在魂体修复好的那一刻,就强行冲了出来,没想到还是晚了。

    “宿主,就算你现在不让他做这件事情,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这件事情迟早会暴露,那时候烈孤寒也已经被痛苦折磨的痛不欲生了吧?”

    烈孤寒这样,又何尝不是解脱。

    “算了,将我送去下个位面吧。”

    也不知道烈孤寒究竟是哪方的人,每次只要有她的位面,就会有他,所以她也不担心看不到他,还是早点过去吧。

    “好,宿主请做好准备。”

    “嗯。”

    “位面传送启动。”

    “位面传送成功!”

    宓奚玥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古色古香的床幔。

    啧,好像有很久没有到过古代了吧,现在又过来了,还真是有一种莫名的怀念呢。

    “宿主是否接受剧情?”

    “嗯。”

    系统得到回答之后,就将剧情全都传送给宓奚玥了。

    宓奚玥这次的身份是一国郡主,名叫芊芊,爱慕着当今摄政王凤岑,其举动可谓是举国闻名,只要一提起凤岑,就会带着这位张扬的郡主一并提出来。

    只可惜,神女有意襄王无情,凤岑并没有对芊芊郡主有任何男女之间的情谊,因为芊芊是镇国候的女儿,又是他姑母最疼爱的孩子,他一直都是以礼相待,也让芊芊更加的肆无忌惮。

    凤岑身为一国王爷,大权在握,掌管千万人的生死,却被一个女人痴缠不休,可见他的心里有多烦闷了,更别说他还有心仪的女子,就因着芊芊的嫉妒心太强,他一直不敢将那女子置于人前。

    可是,时间长了,终究会被人发现破绽的。

    芊芊就大闹了一场,让皇帝强行把那名女子许给了他的三弟。

    皇帝和芊芊青梅竹马,两个人感情甚好,皇帝当然是依着她了,所以没多久他们两个人的婚事就开始操办起来。

    芊芊以为这件事情就算完了,谁知道那名女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和当今国师也有着联系,就直接用巫术将芊芊的魂魄拘于一个江南女子体中。

    这位女子也叫芊芊,是江南首富周诚渊的发妻,但是两个人关系并不好,成婚三年也没有圆房,皆是因为周诚渊还有喜欢的女人,并要在不日迎娶她进门。

    身为郡主的芊芊根本就看不起一个满身铜臭味的商人,更别说要继续做他的什么妻子,就让周诚渊写下休书放她离去。

    谁知道休书刚写好,当天晚上芊芊就被人给勒死在了自己的院子里。

    而宓奚玥,就是在这个时候过来的。

    怪不得脖子这么疼,感情是被人给害了啊。

    宓奚玥摸了摸脖子,“系统,有药吗?”

    “有是有,不过”

    “不抢,两折怎么样?”

    宓奚玥这个时候的态度还是很好的。

    系统却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宿主,我也是一个要赚积分的系统啊,两折的话我连成本都保不住啊!”

    “那就三折吧。”

    系统继续哭:“宿主,你行行好”

    宓奚玥终是不耐烦了起来:“两点五折,你要是再哭就一折!”

    “呃!”系统被吓了一跳,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好,好,给,给你,就是了”

    真是的,现在的宿主简直都是恶魔,买它的东西竟然还这么一副态度,然而它还不能反抗,简直是最苦逼的系统了,没有之一!

    宓奚玥接过药水,快速地将脖子上的一圈淤青抹了一遍。

    淤青转瞬间就消失了,一点痕迹都没有。

    “厉害了,这种药水”

    系统赶紧抱紧自己的小商铺:“没了,就这么一瓶!”

    宓奚玥翻了个白眼:“小气!”

    她不抢的,要是多了,可以考虑多加点钱!

    系统才不想再被坑,就死守着自己的小商铺,盘算着什么时候能再让宿主掏点积分买东西。

    “叩叩。”

    宓奚玥下了床,披好衣服:“请进。”

    门被打开,一个身穿月白色长袍的男子走了进来。

    宓奚玥转身看去,从上自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传闻中的丈夫,周诚渊。

    “有事儿?”

    周诚渊皱着眉看她:“衣冠不整,成何体统!”

    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