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一眼万念(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38章 一眼万念(六)

    第338章  一眼万念六

    宓奚玥从墙头上跳下来,拍拍身上的灰:“还真是费劲儿。”

    因为晚上的事情,城门的盘查又变严了,她一个没有通行证的人,就只能飞檐走壁出来了。

    “宿主,前面是凤岑和无风他们啊。”

    为什么两个人会在这里停留?

    宓奚玥随意答道:“可能是因为觉得晚上在客栈不安全,所以才跑到郊外来找安慰吧。”

    系统:“貌似郊外更不安全吧?”

    谁知道会不会半路杀出来一群shā shǒu呢,凤岑在朝堂上一手遮天,多的是人想要了他的命。

    宓奚玥表示赞同:“那刚好啊,杀了他也是为民除害。”

    系统反驳道:“但是人家明明是在造福百姓好吗?”

    在宿主眼里,就直接成了社会毒瘤了。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系统,你知不知道你最近总是为那个凤岑说话,能告诉我原因吗?”

    “啊?”系统惊叫,“是吗,你不说我都没注意,怎么会一直为他说话,可能是因为我觉得他是烈孤寒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宓奚玥立即反驳:“不可能,烈孤寒的气息我怎么可能感受不到。”

    “那就是我感觉错了吧。”

    可是真的莫名就觉得凤岑就是烈孤寒,但是宿主又这么讨厌他,真费解。

    宓奚玥还想再说什么,就感受到周围荡起一阵杀意,她立即停下来,看向旁边的树上。

    树上的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宓奚玥会一眼就看到他的藏身之处,也不再隐藏自己的行迹,直接飞身而下。

    宓奚玥冷笑一声:“周家的人?”

    看到黑衣人皱了皱眉,眼中的疑惑一闪而过,宓奚玥心中忽然想到一个人。

    “不是吧,赵胧月也太小心了吧,我都成了这个样子,她竟然还能找出来我,看来我柳芊芊还真的让她放在心上了。”

    黑衣人低沉着声音:“芊芊郡主果然胆子大,这样子竟然还能安稳度日。”

    宓奚玥耸肩:“不然呢,赵胧月以为她跟国师勾结,把我的魂魄送到江南,还附身在一个下堂妇身上,我就无可奈何了?还真是幼稚!”

    “主子确实没想到郡主您能逃出来,不过,现在您还是老老实实的比较好,要不然刀剑无眼,刮伤了郡主的脸就不好了。”

    “你这么说我好怕啊。”宓奚玥将包袱放好,“既然你要完成任务,而我要走人,那就只好打一场了,打赢了我才好走人。”

    黑衣人轻笑:“郡主,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武功高强的芊芊郡主了。”

    相传,芊芊郡主和摄政王凤岑同拜一师,所学武学也是一样的,只是因为郡主一心扑在摄政王身上,所以修为并没有摄政王那么好,可对付一般的武林中人也足够了。

    只是不知,郡主附身的这个女人,武功是否也这么高强。

    应该是什么都不会的吧,要不然主子也不会让他只身前来,一定是他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的。

    “那又如何,打你还是很轻松的。”

    黑衣人完全没有感受到宓奚玥身上的内力波动,认为她只不过是在说假话。

    “那就还请郡主赐教了。”

    他只为完成任务,并不想心软从而给主子添什么麻烦,所以直接就下了杀招。

    “啧,还真的是不懂得怜香惜玉呢,那我就不客气了。”

    宓奚玥伸手,轻轻捏住飞来的黑衣人的剑尖。

    怎么可能!

    黑衣人瞪大了眼睛,他以速度快这个优势,在同伴中脱颖而出,也被主子选中来做暗杀这件事情,没想到芊芊郡主竟然还这么厉害。

    “我说了,你不是我的对手的。”宓奚玥素手一翻,剑在她的手里弯成了一个弧度,她也站到了黑衣人的身边,“赵胧月足够狠心,但是她的消息有点滞后,我在江南的时候闲得无聊,就将武功给拾起来了。”

    黑衣人才不会相信,但是由不得他不信,“这,你”

    宓奚玥偏过头,微微一笑:“你来出任务,总得带点什么回去,才能向那个女人汇报啊,这样吧,我就送你点见面礼好了,真材实料看得见,不用谢哟。”

    黑衣人还不知道她口中的见面礼是什么,就感觉到手腕一阵钻心的疼。

    “第一件礼物,废了你的双手,嗯,拿不起剑就好了,我也不是那么狠心的人对不对?”

    宓奚玥轻笑着将黑衣人的双手给废了,这辈子,他都拿不起任何wǔ qì了。

    “第二件礼物,废了你的武功,啧,你这武功这么烂,废了说不准还能有什么新的机遇呢,你的主子不是有一手好医术吗,那就让她给你治治呗。”

    在黑衣人疼痛难忍的表情中,宓奚玥一脚踹向他的丹田。

    “啊!”

    “别急着叫,我还没有动手呢。”

    宓奚玥呵斥了一声,右手微举,掌心中凝结出一层薄霜。

    黑衣人看到这个招式,声音都吓得一颤一颤的:“寒寒刃掌?”

    宓奚玥点了点头:“没错,本郡主的绝学,寒刃掌,看来你小子听识货的呢,我就下手轻一点啊。”

    “呃”

    果然比预想的要好一点,黑衣人还是很绝望,他的丹田已经废了,从此以后,就真的成了一个废人了。

    “别急,我还有一件礼物呢,不过是要交给你们家主子赵胧月的,感谢她对我这么照顾,不好好的写封感谢信给她有些说不过去。”

    宓奚玥将黑衣人转了个身,将他的衣服扒了下来,又拿出一把银针:“这个世界应该还没有刺青吧?那我就给他弄一个好了。”

    黑衣人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宓奚玥按住他:“别动,花了就不好了。”

    黑衣人想着自己还不如直接死了算了,活着这么被人折辱,还有什么意义?

    宓奚玥直接说道:“你现在存活下来的意义,就是给你的主子汇报你的任务失败,并且告诉她,我柳芊芊,马上就要去帝都找她了,让她赶紧摆上宴席,为我接风洗尘。”

    黑衣人浑身一抖,他在她的声音里面,听到了杀意,就好像是他被人扼着脖子浸在水里那般让人窒息。

    宓奚玥很快就弄好了,拍了一下黑衣人的肩膀:“好了,穿上你的衣服离开吧。”

    黑衣人忙不迭地将自己的衣服穿好,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宓奚玥收拾了赵胧月的人,心情颇好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准备赶路。

    “你,是芊芊?”

    另一棵树上,凤岑低着头,看着这个明显是一张陌生的脸的女人,想不通已经死了的芊芊,怎么会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宓奚玥吓得手一抖,抬头看着凤岑,半晌无语。

    她竟然都没察觉到他的气息,他什么时候在这里的?又听到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