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2章 一眼万念(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2章 一眼万念(十)

    第342章  一眼万念十

    宓奚玥坐在马车上,瞪着紧挨着她的凤岑,后者正轻柔地将饭菜夹给她吃。

    “乖,吃饱了才有力气。”

    宓奚玥眼皮一抽,玛德,别以为她不知道这男人现在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但是她能反抗吗?

    显然不能,再说她也真的饿了,没道理放着好吃的不吃啊。

    看着宓奚玥这么听话,凤岑心里就更加紧张了,他可是了解芊芊的性格的,古灵精怪,说不准现在就再找机会逃跑呢。

    眼看着一大桌子菜都要没了,宓奚玥也没说要让他松开,凤岑真的是丝毫都不能放松警惕。

    宓奚玥吃饱了,就有点困,看着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凤岑,她直接往他怀里钻了钻:“你想看就看吧,反正我是要睡了。”

    说完,她就埋到凤岑的怀里睡了过去。

    凤岑:“”这种情况完全跟他想的不一样!

    马车外的无风完全是在状况外,不知道马车里面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王爷好像没有那么生气了,还亲自喂那个女人吃饭呢。

    有一个人肉垫子,睡得也格外的香甜。

    凤岑确认了宓奚玥已经睡熟,就解了她的穴道,抱着她闭目养神。

    无风听着里面没动静了,也没有打扰,自顾自地赶路。

    宓奚玥放缓了自己的呼吸,听说高手都能通过呼吸来判断她是不是睡着了,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她算着路程,觉得自己应该差不多该跑路了,好在凤岑解开了她的穴道,而且好像还睡着了,正好逃跑。

    “宿主,你确定他睡着了吗?”

    系统持怀疑态度,那个男人从小就是在被刺杀的环境中长大,睡觉对他来说都是奢侈的。

    “哎呀你不懂。”宓奚玥很是认真的解释道,“你没看那些言情里面都写着,找回了心爱的女人,他才有了喘息的机会,心安了,自然也能睡着了所以,这些都是套路,我们可都是在位面呢。”

    系统:“”是这样吗?

    宓奚玥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也是在怀疑,她佯装无意地动了一下,发现凤岑把她往怀里又带了一下,然后就没有动作了。

    这完全就是一个已经熟睡的人的反应嘛,就是现在了!

    宓奚玥感受到体内的灵气也稍稍地聚集了一点,在心里默默数着数:“三,走!”

    “嘶!”

    宓奚玥的一只手被凤岑抓住,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凤岑咬着牙说道:“许久不见,师妹果然大有长进,耐性也比以前多了一些。”

    宓奚玥觉得自己现在应该挽救一下自己的爪子,所以毫不犹豫地坐了回去:“你抓疼我了。”

    凤岑在松开她手的一瞬间,又将她一把揽住,随即按到了榻上:“疼?我一会儿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更疼。”

    宓奚玥也听出了弦外之意,玛德这个臭liú máng!

    “你,你快放开我,我们,男女授受不亲,你快起来。”

    她也不敢太大力的挣扎,好害怕他直接在这里做出什么事情。

    凤岑一手制住宓奚玥,一边问道:“无风,还有多久到前面的镇子上?”

    无风虽然不解,但是还是回道:“公子,还有半刻钟。”

    “我们今日就在那个镇子上歇息。”

    “呃”

    无风很想说那个镇子很一个时辰就能绕过去,但是主子都发话了,他也只能照做。

    宓奚玥的心里都在流着泪,还有半刻钟,她就要被宰了!

    凤岑另一手轻柔地划过宓奚玥的侧脸,笑道:“看师妹这样子,应该是知道我要做什么了。”

    宓奚玥讪讪笑道:“那个,师兄,我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我这次,一定不跑,对,一定不跑。”

    凤岑摇头:“可是师妹你的眼神可不是这么说的。”

    宓奚玥:“”

    这货还能听懂她的眼睛在说啥?厉害了!

    宓奚玥在尽力地表示自己的清白:“师兄你在说什么呢,师妹我爱慕你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回到你的身边,又怎么会跑呢你说是吧?”

    “是吗?”凤岑想了一下,“师妹所言极是,耽误了你这么多年,是师兄的不是,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让你成为师兄的人吧。”

    宓奚玥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把自己给推进火坑了!

    “师兄,现在是和谐社会,大家都是文明人,不要动手动脚的,这样不好,呵呵”

    没有武力傍身的宓奚玥就好像是待宰的羔羊,还要弱弱地给自己的男朋友示好。

    虽然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凤岑还是坚定“不放她离开”的原则不动摇。

    宓奚玥只能不断地说软话,希望凤岑能收手。

    “师妹,你该休息了。”

    凤岑说完,就直接一个手刀将宓奚玥劈晕过去。

    宓奚玥满心只有“这货竟然劈晕了我”,“我要休夫,退货!”这些念头。

    系统看到这样的烈孤寒,只能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好吧,没想到黑化了的烈孤寒,比宿主还要可怕上几分,它还是夹紧自己的数据线好好做个系统吧。

    凤岑将宓奚玥的头发拨到后面:“等到一会儿,有你累的。”

    马车外,无风莫名的打了一个哆嗦。

    宓奚玥昏昏沉沉地被带到了一个静谧的院子里面,等到她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个大水池里面。

    水雾缭绕,她连周围的环境都看不清。

    “醒了?”

    凤岑只着一层薄衣,倚在池边,笑看着宓奚玥。

    宓奚玥伸出爪子,友好地笑了笑:“师兄,你在沐浴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了。”

    她赶紧就要爬出去,又被身后的男人拖下了水,“鸳鸯浴,刚好。”

    宓奚玥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她不要湿身在这里啊!

    她想的这些,凤岑不会知道,也不想知道,只觉得,今天就是一个最好的日子,适合让他们属于彼此的好日子。

    宓奚玥心里的小人在狂吼:“我是无辜的啊!”

    无辜不无辜,凤岑也不计较了,到嘴边的食物,还是早点吃了为好。

    无风在外面从傍晚守到天黑,都没见里面的两个人出来。

    忽然想到某种情况的他,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