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一眼万念(十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4章 一眼万念(十二)

    第344章  一眼万念十二

    三个人在小镇上也没有停留太久,第三天就直接出发了。

    在出发之际,无风也偶然间知道,原来芊芊郡主还活着,只不过是顶着别人的身份活着。

    不过那又怎么样,她活着就好,就算旁边站着的人不是他,也足够了。

    宓奚玥不知道无风的心思,一边的凤岑却是看得清楚明白,但是感情这回事儿,谁又能把控得了呢?

    他要是外人,可能会劝解无风不要只在一口树上吊死,但是现在他是情敌啊,这么说的话应该会被认为是落井下石吧,他的属下他还是很清楚脾性的,无风会忘了芊芊的,只不过是需要时间的。

    由于宓奚玥回帝都心切,凤岑除了必要的休息时间,其他的都在赶路。

    半个月后,宓奚玥站在帝都城门口,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不敢进去吗?”凤岑露个脸出来,就直接被放行了,他把宓奚玥也给拉了上去,“马上就要到家了,不过你可能要先去我府上住下了。”

    宓奚玥点头,以前她虽然闹腾着要回去看镇国侯夫妇,但是也能想到她顶着别人的脸,双亲是根本不会相信的,只能找个合适的时机了。

    不过,在王府,她还能做另一件事情呢。

    现在的时间线是在男女主还在建立信任的路上,男主三王爷因为从小就被奸人所害,身边也很少有忠心之人,所以比较多疑,赵胧月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建立起了一点点的信任。

    而宓奚玥要做的,就是让他们之间本来就薄弱的信任,土崩瓦解。

    当凤岑牵着宓奚玥的手,出现在王府的大门前时,消息就以飞的速度传开了。

    “摄政王巡查回来了,还带回来了一个女子。”

    “摄政王这是要娶妻了?”

    “摄政王”

    “砰!”

    皇宫里,一身明huáng sè的凤宣一脚踢倒了花架,吓得旁边服侍的内侍跪在一边不敢出声。

    “摄政王摄政王,朕看你们的眼里早就没了朕这个皇帝,什么事情都是以摄政王马首是瞻,有本事你们让他把朕的皇位拿走啊,啊!”

    凤宣现在也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年纪,但是凤岑总是以他年幼的理由,阻止他亲临朝堂,以至于现在都还没有大臣们看过这个无能皇帝,再加上柳芊芊的死,让凤宣更加痛恨这个独揽大权的凤岑了。

    “表姑姑,你看着,总有一天,我会杀了这个男人,让他下去给你赔罪的。”

    凤宣比柳芊芊小不了几岁,两个人从来做什么坏事也都是一起的,少年时候结下的革命友谊让两个人的姑侄关系更近了,若不是因着那层关系,凤宣想,他应该是会出手的。

    可是不仅仅是有着那层关系,他的表姑姑还一心爱慕着那个他最讨厌的男人,他的小皇叔,凤岑。

    现在,坊间有传闻,凤岑竟然领回来一个女人,还有意娶她为妻,这可真的是笑话。

    他,除了表姑姑,谁都不能娶!

    这是他凤宣,能为那个女人,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凤宣扬了扬下巴:“去,传赵胧月进宫。”

    内侍赶紧应道:“诺。”

    接到传召圣旨的赵胧月还在疑惑:“皇上为何要召我进宫?”

    她这几日都在配置新形的解药,还没有听到凤岑回来的消息。

    内侍轻声回答:“大概是因为摄政王回来的消息吧。”

    “凤岑回来了?”

    听到熟悉的名字,赵胧月还是有些恍惚的,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听人提起过他了。

    内侍点头:“摄政王还带回来一个女人,皇上就是因为这个,才生气的。”

    赵胧月的瞳孔一缩:“你说什么,他还带回来一个女人?”

    没想到啊没想到,她为了前身,把柳芊芊那个女人给弄死了,又出来了一个女人!

    内侍催促道:“三王妃你还是赶紧走吧,再晚皇上又该生气了。”

    赵胧月还没有配完药,走之前还是要把东西给放好的,要不然她不放心。

    三王爷凤凌正在书房看书,看到赵胧月和宫里的内侍聊了这么久,有些不快:“你在做什么?”

    赵胧月福了福身:“王爷,皇上传召妾身入宫。”

    “既然是我那侄子叫你,你就赶紧过去吧。”

    赵胧月还是有些犹豫:“可是药”

    凤凌摆摆手:“这些你都不用去管,本王还在这里呢。”

    赵胧月想了想,也对,就跟着内侍走了。

    凤凌等她走后,直接命人找来自己手下养的医师,去了赵胧月的药房。

    “去看看,那个女人配的药到底怎么样?”

    这件事关系到他能否成为一个行动正常的人,一定是要小心再小心的。

    医师小心地检查着赵胧月配的药,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

    “王爷,这药真的是王妃配置的?”

    凤凌皱着眉:“怎么,有什么问题吗?”

    若真的有问题,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女人的!

    医师大掌一拍:“这药配的简直是妙啊!”

    凤凌不解:“此话何意?”

    医师脸上的惊奇之色还没有收敛下去:“王爷大可放心,王妃这药配的没有问题,而且绝对能治好王爷的!”

    凤凌心里虽然疑惑,但是也没有道理怀疑自己的手下:“你先下去吧。”

    医师站在一边搓了搓手:“不知道王爷,可否为属下引见一下王妃,属下想问一些医术方面的东西。”

    凤凌淡淡地“嗯”了一声,“今天她有事进宫了,等改天了再说吧。”

    “多谢王爷!”

    凤凌让人都出去了,自己一个人坐在药房里面,准备等着赵胧月回来,可是他的身体又不能坐得太久,只好让人推着他回去了。

    药房上了锁,宓奚玥再也忍不住,现出身形来。

    “这男人也太能坐了吧,可憋死我了!”

    她在这里站了好久,都不敢呼气,生怕被他发现什么端倪。

    宓奚玥将一瓶药水滴进双眼,瞬间就能够看清楚柜子里面是什么东西了。

    “去吧!”

    她大手一挥,一团白色的粉状物散开,落在了一堆堆草药上,然后消失不见。

    “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