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一眼万念(十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5章 一眼万念(十三)

    第345章  一眼万念十三

    宓奚玥刚回到摄政王府,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她随便抓住一个下人问道:“那个,凤岑在哪里?”

    话说,她刚进府,凤岑说他有事情要做,让她一个人先待一会儿,然后她就去了三王府,现在下人们都是一副惊弓之鸟的表情,该不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吧?

    那下人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姑娘,你终于回来了,你这是去了哪里了,王爷找不见你,发了好大的火。”

    宓奚玥讪讪说道:“呃,我就是四处走了走,可能是你们王府地方太大了,所以你们才没看见我。”

    刚进府就弄出这么大阵仗,是不是有些高调了?

    她还不知道,高调的还在后面呢。

    那个下人带着她一路去到书房,所过之处皆是跪着的家仆。

    “这个”

    “都是因为没有看到姑娘您的行踪,才会”

    下人没有说完话,宓奚玥已经知道了他后面要说什么了,不由地摸了一下鼻子:“我好像惹了dà má烦啊。”

    一下子就连累了这么多人,会不会被人记恨?

    “你跟他们说,都让他们下去吧,此事因我而起,我去跟凤岑说。”

    宓奚玥一点也不想拉仇恨值,就赶紧让人退下了。

    家奴吓了一跳:“姑娘,王爷并未让我们”

    宓奚玥挥挥手:“没事儿,就算现在你们家王爷在这里,他也得听我的。”

    “是吗?”凤岑凉凉地接道,“若是我没记错的话,这里是我摄政王府吧?”

    宓奚玥笑了笑:“若是我没记错的话,有的人好像一点也不想让我回家,才把我带来这里,既然我也没点话语权,那我还是回家吧,至少我在家里说话还是有人听的。”

    她说着就要转身往大门走去。

    “你敢!”凤岑的脸瞬间就沉了下来,大步向她走了过去,“你敢往前走一步试试。”

    宓奚玥朝天翻了一个白眼,说的她多胆小一样,走就走!

    “芊芊!”没想到宓奚玥真的毫不犹豫地要离开,凤岑的脸又变得煞白,“别走!”

    “这里是你的摄政王府,我不走在这儿做下人啊。”

    刚进来就得罪了一大波人,还能不能好好地过日子了?

    凤岑追过去,拉住她的手:“谁说让你做下人了。”

    这女人真的好狠心,明明都已经是他的人了,竟然还能说走就走,难道就是回来惩罚他以前的冷漠无情吗?

    “嗯?”宓奚玥扬了扬下巴,示意他看地下跪着的一大片人,“没什么话语权,可不就是下人吗?”

    原来是因为这个。

    凤岑也是被气急了,才会说出那话,现在只要宓奚玥能留下,他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好了好了,反正你早晚也是王府的女主人,早一点把王妃的权利交给你也没什么不妥。”凤岑立马妥协,“从今往后,本王不在府上的时候,所有事情都由王妃处理。”

    王妃?

    家奴们面面相觑,他们刚刚都没听错吧,王爷确实是说要娶那名女子做王妃的,还说要将王妃的权利都交给她。

    厉害了!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来头?

    宓奚玥也被吓了一跳:“什么王妃,我还没嫁给你呢!”

    她就是不想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被人这么记恨而已,怎么一转身就把自己给卖出去了。

    凤岑握着她的手,认真说道:“就算你不说,我也是要提醒你的,我已经给皇上上了奏折,让你以镇国候义女的身份,嫁给我。”

    宓奚玥惊讶地看着他:“你这样,我爹娘同意吗?”

    镇国侯可不是任由别人拿捏的对象,他自己就这么一个女儿,还因为凤岑而死,现在不恨死凤岑就已经很不错了,恐怕他们两个人刚靠近镇国侯府就会被打出来吧?

    凤岑只是说了一句:“等明天我们去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扛着。”

    得,一听他这话,明天估计又要鸡飞狗跳了。

    皇宫中。

    凤宣拿着刚传进来的奏折,眼睛微眯:“你觉得,凤岑是想做什么?”

    站在下面的赵胧月也摸不准上面这位皇帝的心思,只能打了个恍惚:“妾身不知。”

    “不知?朕记得,你可是痛恨朕的表姑,还不惜杀了她,现在怎么装哑巴了?”

    凤宣提起这件事情,就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杀之后快,但是旁边还有国师威胁着,又有她是他的救命恩人这个由头放在那里,导致他明明知道一切,却什么都不能做。

    赵胧月心里一颤,她还以为国师瞒得很好,没想到这个小皇帝什么都知道。

    “妾身”

    “朕不想听你那些虚伪之言,朕要你杀了那个女人,凤岑他害死朕的表姑,就应该付出代价,既然朕的表姑这么喜欢他,那就不能让任何女人染指了他,免得到了下面,表姑嫌朕办事儿不利。”

    凤宣就是要凤岑做一辈子的孤家寡人,这样才配去下面给那个傻女人赔罪。

    赵胧月听到凤宣话语里面异样的感情,想着外面流传的果然是真的,这个小皇帝对芊芊郡主抱有别样的心思。

    “皇上,妾身”

    赵胧月在知道凤岑领回来的那个女人叫刘芊芊之后,就一直心有不安,若是没有记错,她好像就是芊芊郡主移魂的对象吧?竟然回来了,还跟着凤岑一起。

    她想,可能凤岑已经知道了一切。

    “妾身愿意为皇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赵胧月思考了半天,终于决定将这两个人全都除去,她的医术高超,在这个落后的古代更是无人超越,她有信心完成这个任务。

    见她这么乖巧,凤宣微微一笑:“很好,事成之后,朕会给你一个名分的。”

    赵胧月皱眉:“皇上”

    凤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既然不能杀了她,就要将她折磨而死!

    赵胧月惊慌道:“皇上,妾身是您的三皇婶!”

    若是被凤凌知道这件事,她可能会前功尽弃的!

    “朕,不介意。”

    赵胧月想着就要往外跑,中途却感觉全身无力。

    中招了!

    恍惚间,赵胧月似乎看到凤宣缓步走来。

    “这香可是西域进贡来的,无色无味,朕一般是不舍得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