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一眼万念(十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6章 一眼万念(十四)

    第346章  一眼万念十四

    “皇上!”一个黑衣人单膝跪地,“不知道召唤属下出来,有何吩咐?”

    凤宣指了指地上的赵胧月:“朕这里有个女人,赏给你了。”

    黑衣人看向地上,大吃一惊:“皇上!”

    “怎么?不愿意?”

    黑衣人提醒道:“她是三王妃啊!”

    凤宣点头:“正因为她是三王妃,朕才将这么好的女人赐给你,谁都知道,朕的三王叔是个残废,根本就不能人道,这个女人嫁进去那么久还是清白之身,你可不委屈。”

    黑衣人咽了一口口水:“皇上,这这不妥啊。”

    若是被摄政王知道了,他可能会尸骨无存的。谁都知道三王妃是摄政王的心上人,摄政王还为了她再也不娶。

    “你敢反抗?”

    黑衣人额上滴下一滴冷汗,“不敢。”

    “不敢那就快点!”

    黑衣人唯唯诺诺地一直不敢上前,凤宣骂了一句废物,就直接给他灌了药,把两个人扔在偏殿。

    不一会儿,意料之中的情况就出现了,凤宣满意地坐回位置上。

    赵胧月,你让她不得好死,朕就让你生不如死!

    宫里的事情,没一会儿就传到了凤岑的耳朵里,他知道赵胧月被凤宣的手下给凌辱了,也只是说了一句:“这狼崽子倒是够狠啊。”

    凤宣看不惯他,他也是知道的,至于他的那点歪心思,凤岑懒得搭理,毕竟他再怎么蹦跶,也抵不过他和芊芊是姑侄!而他凤岑,则是已经抱得美人归了。

    宓奚玥坐在一边,眼角一抽:“我说,您能不能不要那么得瑟,我还在旁边坐着呢。”

    凤岑看了她一眼,又摆出一副你欠了我的表情:“不错嘛,凤宣那小子竟然还没忘了你,还能为了你做到这个份上。”

    “嘁,可不是,谁会像某些人那么冷酷无情啊,让我一个孤魂野鬼在江南那么远的地方,痛苦的生活着,举目无亲,丈夫唔!”

    宓奚玥话还没说完,就被凤岑给堵住了。

    “从今往后,我会用我的所有来补偿你的。”

    这件事情是因为他才发生的,就让他来赎罪好了。

    宓奚玥挣扎着想要跑出去,玛德智障,要赎罪也不是一天到晚在床上赎罪的啊,这特么的是来享受的吧。

    “芊芊,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包括我的命。”

    宓奚玥怔了一下:“呆子,你的命早就是我的了。”

    “嗯,早就给你了。”

    凤岑也不管凤宣那个小子想要对他做什么,现在的他只想和芊芊厮守。

    第二天。

    宓奚玥记挂着要回去镇国侯府的事情,老早就推了凤岑起床。

    凤岑被子底下的手往旁边一摸一拽,就要躺回去:“芊芊,天还早着呢,我们再睡会儿。”

    “睡什么睡,今天你说要去镇国侯府的。”

    宓奚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切,可能是原主的感情还在,这样就更加要快点过去了。

    凤岑的眼皮动了动,才想起来今天要做什么,但是还是不想动:“我们再睡会儿。”

    昨晚闹得太晚了,他可是付出了大量的劳动力呢。

    宓奚玥磨了磨牙:“好,晚一天把这件事解决,你就晚一天娶我,这样也好,就这么名不正言不顺吧。”

    听到这个,凤岑立马就清醒了,“噌”地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不行不行,这种事情怎么能一拖再拖呢。”

    该死,他怎么没有想到这点,要是耽误了他迎娶芊芊,那他该找谁哭去?

    宓奚玥又踹了他一脚:“那你还不赶紧穿衣服。”

    凤岑连连点头:“哦哦,芊芊你先等着,我穿完衣服就来给你穿。”

    “哦。”

    宓奚玥怎么也不会穿这王府里面的衣服,也只能等着凤岑来帮她了,很明显某人也是乐在其中的。

    “今天就先让下人们准备早膳,明日起我再来给你做饭好吧?”

    凤岑十分“贤惠”地请示着,这个时候厨房里应该已经备好早膳了,他们早上还有要事要做,来不及了。

    宓奚玥点头:“没有关系,你回来了就会很忙的,饭菜就让他们做吧。”

    “等我闲下来了,就好好的为你补补。”

    “嗯。”

    两个人匆匆吃了早膳,就去了镇国侯府。

    大门前,一行穿着镇国侯府衣服的家奴面色严肃地站在那里,挡着凤岑不放行。

    凤岑也只能强压着脾气问道:“镇国侯呢?”

    管家站在最前面,神色不卑不亢:“摄政王殿下,我们家侯爷身体不适,不宜见客。”

    吃了一记闭门羹的凤岑只能不悦地站在那里:“那本王就更加应该进去探望一番了。”

    管家赶紧拦住他:“摄政王殿下,您也知道侯爷是因何而病的,您这一进去,不是让我家侯爷病上加病吗?”

    镇国侯府和摄政王府之间的恩怨,帝都恐怕没有人不知道的。

    凤岑脸皮一抽,想到今天是来陪着芊芊见双亲的,事情没办成,没脸回去。

    他也只能厚着脸皮站在原地不走。

    宓奚玥坐在马车里听了好一会儿,也终是明白,若是她今天不把事情挑开,凤岑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得到镇国候的原谅的。

    她叹了一口气,还是下了车,走到柳管家面前福了福身:“柳管家,不知道小女子可否有福气进府探望一下老侯爷呢?”

    柳管家知道她就是凤岑要娶的女子,没想到眉宇之间竟然神似他家郡主,不由地有些惆怅。

    “你们摄政王府与我镇国侯府早就已经势不两立了,姑娘你还是和摄政王殿下一块回去吧,那道圣旨,侯爷已经回绝了,皇帝陛下也说了,不强求。”

    所以他们才会这么理直气壮地站在这里。

    凤岑了然,原来,凤宣这小子是想羞辱他,但是为了芊芊,他也必须进去。

    宓奚玥按住想要硬闯的凤岑,瞪了他一眼:“给我老实点。”

    凤岑瞬间就蔫儿了下去:“好好好,我不动。”

    柳管家惊讶地看了凤岑一眼,后者别过脸去,没见过怕老婆的啊!

    宓奚玥从怀里拿出一个玉佩:“那就请您将这枚玉佩拿给老侯爷,我想,他会同意见我们的。”

    “这是”

    柳管家越看玉佩越觉得眼熟。

    宓奚玥笑了笑:“您拿进去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