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一眼万念(十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7章 一眼万念(十五)

    第347章  一眼万念十五

    柳管家出来的时候,还是一脸的不可思议。

    宓奚玥往前一步,问道:“怎么样,侯爷同意我们进去了吗?”

    柳管家连连点头:“这位xiǎo jiě您可以进去,但是摄政王殿下还是请回吧。”

    凤岑:“”

    老丈人的心结什么时候可以解开啊,这个女婿当得心好累啊。

    宓奚玥拍了拍他的胳膊:“要不”

    凤岑立马表决心:“我在这里等着你。”

    “呃,那你先回马车上吧。”

    “不,我就要站在这里等。”

    “那好吧。”

    他也不嫌丢脸,那就好好站着反省吧。

    柳管家十分客气地邀请:“xiǎo jiě请。”

    “多谢。”

    宓奚玥跟着一块进去,镇国侯府的大门也随之关上。

    凤岑撇了撇嘴,老丈人最好赶紧把他媳妇儿还回来,要不然他就要进去抢了。

    宓奚玥越往侯府里面走,越觉得难受。

    “xiǎo jiě,可是身体不适?”

    一边的柳管家看着泪流满面的宓奚玥,心里的疑惑不断的加深。

    宓奚玥一抹脸上,好家伙,一脸的眼泪,原主这执念也太深了吧。

    “我无碍,快带我去见侯爷吧。”

    只有见到了才能说清楚一切。

    “前面就是了。”

    “好。”

    宓奚玥按照原主的记忆对比,前面就是书房了。

    “到了,您请。”

    “多谢。”

    柳管家开了门,向镇国候夫妇请了安,就出去了,留下宓奚玥一个人站在门口。

    镇国候夫妇有些疑惑地看着她,这就是拿着玉佩的那个女孩?

    宓奚玥深吸一口气,朱唇轻启:“一岁,我因着规矩要抓周,结果抓到了凤岑的衣服,爹和娘就开玩笑要让我做凤岑的童养媳。”

    这件事情,帝都应该没有人不知道吧,镇国候夫妇也不知道这个陌生的女人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只能听着。

    “三岁,我好动爬到了矮墙头,结果不小心摔了下来破了脑袋,惹得娘亲大哭一场,爹爹也是照顾我三天三夜。”

    镇国候微微坐起身,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八岁,爹爹想要让我和别的世家子弟一样能够上场杀敌,便偷偷教我习武,被娘知道以后两个人大吵了一架,我和爹爹也被罚跪在祠堂一夜,之后爹爹就再也不提让我习武的事情。”

    镇国候缓缓坐起身,不可置信地看着一步一步走过来的宓奚玥。

    “十二岁,我吵着闹着要和凤岑一起上山拜师,爹娘万般无奈,只能同意,可是我知道,娘亲哭了一整晚。”

    镇国侯夫人朱唇微颤,一手微掩在唇边。

    “十五岁,我又跟着凤岑下山,一心想要嫁给他,爹娘恨我不争气,却又不得不进宫请旨,被拒绝后却在自责不能给我心仪的亲事。”

    夫妻二人想要相信心中所想,却又觉得不可思议。

    宓奚玥此时已经走到了镇国候夫妇面前:“十八岁,我为了凤岑树敌无数,被杀,爹娘抱着我的尸身大哭一场,从此爹爹重病缠身,娘亲也落了眼疾。”

    若说第一件和最后一件事情世人皆知,那中间那些事情都是外人所不知道的。

    这个女人

    镇国侯夫人想要过去拉住宓奚玥,想要弄清楚自己想得到底对不对:“你是”

    宓奚玥微微一笑,眼泪从眼角滑落。

    “砰!”

    她没有一丝犹豫的跪在了地上,抬头看着面前的镇国候夫妇:“我柳芊芊,前生愧对于双亲,今世特来向双亲请罪,爹,娘,女儿不孝。”

    “芊芊!”

    镇国侯夫人大叫一声,忽然就昏倒在了镇国侯的怀里。

    镇国侯吓了一大跳,赶紧呼唤道:“夫人,夫人!”

    宓奚玥赶紧扑了过去:“娘!”

    镇国侯此时完全慌了神:“芊芊,快去叫太医!”

    “好的,我马上去请。”

    宓奚玥慌张地去找了柳管家,后者赶紧去请了太医过来。

    “芊芊,芊芊”

    昏迷中的镇国侯夫人双手还在不断地挣扎,试图想要抓住自己的女儿。

    宓奚玥赶紧握住镇国侯夫人的手,不停地说道:“娘,我在,我在。”

    镇国侯看着毫无做作的宓奚玥,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这个女人忽然出现在他们面前,说是他的女儿,还能说出来那些连凤岑都不知道的小事情,这些让他心有疑惑却又不得不信。

    柳管家在一边看着,这个刚进来的女人不知道使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还真的认了侯爷夫妻做父母,而且侯爷还答应了?

    “管家,你去准备准备,开祠堂吧。”

    镇国侯觉得自己真的累了,就算是这个女人是在别处打探来的消息,用来哄骗他们两个老家伙,他也认命了,女儿死了那么久,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的那种悲痛根本就是旁人不能理解的,骗他们的也好,哄他们的也罢,就这样吧。

    柳管家一愣,开祠堂,这是要请族谱吗?难道真的要让这个女人进了柳家的祠堂?不是说收为义女吗?

    “去吧,记得挑个好时辰。”

    “是。”

    宓奚玥一心只扑在镇国侯夫人身上,完全没注意镇国侯已经要将她写到柳家的族谱上。

    等到镇国侯夫人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了。

    宓奚玥在一边守着,一点都不敢离开,镇国侯则是在一边休息。

    镇国侯夫人轻声唤道:“芊芊。”

    宓奚玥立即应道:“娘亲,我在。”

    镇国侯夫人轻笑,摸了摸她的头发:“娘亲好久都没有听过你唱歌了,你能再给娘亲唱一遍,伊人诀吗?”

    宓奚玥笑了:“娘,您真睡糊涂了,伊人诀不是您的绝招吗,什么时候成了歌了?”

    镇国侯夫人也是一个聪明人,就算是思念爱女,也都不会轻信别人的话。

    想当年,镇国侯夫人也是个舞刀弄枪的主儿,伊人诀正是她的终极绝招,因为她很少出手,所以除了亲近的人,别人都不知道她还会武。

    确认了的镇国侯夫人眼中闪着惊奇的光芒,紧握着宓奚玥的手:“你,芊芊,你真的回来了。”

    “娘,女儿不孝,让你们伤心了。”

    镇国侯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在一边冷哼:“若是我没忘,你这次是跟着凤岑一起回来的吧?”

    宓奚玥眼角抽了抽,惨了,把凤岑给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