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一眼万念(十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8章 一眼万念(十六)

    第348章  一眼万念十六

    宓奚玥讪讪笑道:“爹,我这个”

    镇国侯又问道:“他说让你入了柳家,成了柳家的义女,再风风光光地嫁给他?”

    宓奚玥滴下一滴冷汗:“爹”

    看来凤岑在老丈人这里真的印象很不好啊。

    “他凤岑说不喜欢的时候,一眼都不想看到你,现在怎么想着要娶你了,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你是我柳家的血脉,我当然不会让你在外面受苦,必须上族谱,但是绝对不会同意你们两个成亲的!”

    镇国侯现在还是怨气满满的,想到自己的女儿十八岁就没了,现在还是借着别人的身体回来了,就更加不想原谅凤岑了。

    宓奚玥眼皮一跳:“可是,我已经咳咳。”

    剩下的话不说,二老也都明白了。

    镇国侯恨铁不成钢的指着她:“你你这是要气死我啊!”

    宓奚玥也很委屈啊:“我当时武功都还没恢复过来,他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就”

    镇国侯夫人凤眸微眯:“你说他知道你是芊芊之后,就直接轻薄了你?”

    “嗯。”宓奚玥解释道:“那个时候我正被人追杀,被他遇到了,又不小心听到了我说话,就知道了。”

    “你,你这么久都是在哪里?怎么会被人追杀?”

    果然,一听到“追杀”,镇国侯夫妇就被转移了注意力,赶紧关心起这件事情了。

    宓奚玥摇摇头:“这个您二老就别管了,是当初害死我的人,我已经知道她是谁了,我这次回来除了是找你们的,还是回来报仇的,我不会让她逍遥法外的。”

    “这个仇一定要报!”

    镇国侯差点没有跳起来,以前还以为自己的女儿是猝死,现在竟然被告知是被害死的,这个简直就是血海深仇啊,此仇不报,别人还以为他柳家无人了!

    “那个人是谁?”

    镇国侯夫人则是觉得自己平静很久的血液,又沸腾起来了,竟敢欺负到她的女儿身上,还真的是活的不耐烦了。

    “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凤岑说了,他帮我处理。”

    镇国侯立即打断:“不行,我们柳家的事情,就不用他一个外人插手了。”

    镇国侯夫人也是劝解道:“对啊芊芊,你既然已经回来了,就好好呆在家里,我们一家三口平平安安的,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我”

    镇国侯夫人完全知道宓奚玥想说什么:“你若是担心你成了他的人之后会有身孕,这个就更加不需要考虑了,孩子生下来,我们柳家的种自然是我们柳家来养!”

    镇国侯附和:“对,你娘说得对!就这么办!”

    宓奚玥:“”

    就连古代最注重的名节,在镇国侯夫妇这里也行不通了,凤岑我真的帮不了你了。

    这个时候,柳管家又来通报:“侯爷,夫人,摄政王现在还在外面等着xiǎo jiě,问她什么时候回去。”

    他看着三个人聊得挺开心的,应该短时间内不会回去吧?

    镇国侯大声吼道:“回什么回,这里就是她的家,还准备把我女儿往哪里带?跟他说让他自己回去,以后都别来了。”

    柳管家被吓得一愣一愣的,赶紧去回了话。

    凤岑的脸瞬间就冷了下来:“镇国侯这是要强留?”

    柳管家见他没了刚刚那位xiǎo jiě压制,对他们完全不留情面啊。

    他小声答道:“那位xiǎo jiě也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完全就是和睦融融的一家三口啊,摄政王殿下凑什么热闹。

    凤岑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稳住:“你去通报镇国侯,就说他未来的女婿要见他。”

    柳管家:“”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怎么办?

    凤岑见管家一动也不动,不悦地说道:“怎么,听不懂吗?”

    他在心里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怒气,这镇国侯夫妇霸占他的芊芊也太久了吧?

    柳管家擦了擦额间的冷汗,“摄政王殿下,xiǎo jiě刚刚回来侯府,还没来得及和侯爷夫人叙旧,不能和您一块走。”

    听到这个,凤岑就更加不悦了:“只是一个义女”

    柳管家的脸色正了正,“到底是不是义女,殿下您应该比我们更清楚吧。”

    身为侯府的管家,镇国侯有时候顾不到的事情都是柳管家在操持着,也算是镇国侯的心腹了,柳芊芊回到镇国侯府这件事情瞒得过所有人,却不会瞒着他的,因此,他才会这么轻易地就听着侯爷的话,开了柳家的祠堂。

    凤岑完全没想到自己挖了一个坑把自己给埋了,这下子媳妇儿真的是要不回来了。

    还能怎么办呢,只能再说一遍了:“那就烦请柳管家进去通报一声,侯爷未来的女婿求见。”

    凤岑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样有耐心过。

    柳管家皱了皱眉:“老奴这就去禀报,还请殿下稍等。”

    凤岑冷哼,这是稍等吗,要不是为了他家芊芊,他早就闯进去抢人了。

    听到管家通报的镇国候不耐地吼道:“他怎么还没走啊,等着我们乱棍打走吗?”

    这兔崽子还真的当他镇国侯府怕了他不成?

    宓奚玥也很无奈啊,没想到镇国候对凤岑这么反感,她要是贸然出头,可能会比打死的吧?

    镇国侯夫人看出了她眼底的担忧,微微一笑:“我儿还是放心不下凤岑?”

    从小到大的爱慕,怎么能是说放就放的,镇国候夫人理解女儿的心思,但是不代表她会再次让女儿踏进虎狼之窝。

    “不然,爹娘你们放他进来吧,我敢保证,他绝对跟以前不一样了。”

    有了烈孤寒魂体加持的凤岑,要是还敢拿乔傲娇,她第一个就先收拾他了。

    镇国候不满地冷哼:“我看你就是还对那个臭小子没死心!”

    宓奚玥苦笑:“是啊,毕竟是喜欢了那么久的人。”

    镇国候听到她承认,顿时没办法说了。

    镇国侯夫人拍拍宓奚玥的手,对丈夫说道:“就让他进来吧,我也想看看他到底变成什么样了。”

    老婆女儿站在一条战线上,镇国候也只好让管家放凤岑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