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一眼万念(十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49章 一眼万念(十七)

    第349章  一眼万念十七

    宓奚玥伸手拿过一个橘子,剥开之后给了镇国侯夫人一半,留给自己一半,然后看着镇国侯和凤岑大眼瞪小眼。

    讲真,她实在不知道两个大男人,又是各自心有所属的,还在那里瞪眼睛做什么。

    她想了想,还是出声提醒道:“那个,你们不累吗?”

    两个男人一同看向她,眼神擦过之时,又是一阵火花四溅。

    这两个男人的心眼儿也都是不大,为了她才这么拔剑怒张,让她这个当事人好生尴尬。

    凤岑看着她,笑得一脸乖巧:“芊芊,你该跟我回去了。”

    “哼,她是我柳家的女儿,能去到哪里?”

    镇国侯果然就要开始发飙了,镇国侯夫人也只当是没听到,这个凤岑,确实应该好好收拾一顿了。

    宓奚玥朝着他微微摇头,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自己做的孽,迟早是要还的。

    凤岑也知道,今天这事儿,是要该有个了解了。

    思及此,他严肃地看着镇国侯夫妇,然后,跪地。

    宓奚玥和镇国侯夫rén miàn面相觑。

    凤岑抱拳,十分诚恳地说道:“岳父大人,小婿自知以前罪孽深重,但是上苍垂怜,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让芊芊能回来,让我可以补偿她。”

    他知道,芊芊是镇国侯府的千金,是两位老人最为疼爱的掌上明珠,受了那么大的罪,对他也绝对不会轻易原谅,那他也只好表明自己的心意。

    “呵。”镇国侯冷笑,“本侯可担不起摄政王这么重的承诺,芊芊不过是镇国侯的小女,自小被我们宠坏了,做事任性了些,索性现在也都明事理了,也答应我们两个老家伙不会再与你有任何关系了,您还请回吧。”

    宓奚玥差点被橘子给呛死,她什么时候答应的?

    但是转念一想,她这个镇国侯老爹可能就是存心气凤岑的。

    当她看到凤岑一脸委屈地看着她的时候,脸皮一抽,这货这是来给她卖萌的?

    在爹娘面前自然不能被美色所迷,宓奚玥果断选择无视。

    凤岑的心顿时哇凉哇凉的,惨了,媳妇儿临阵倒戈了!

    镇国侯对宓奚玥坚守阵地的做法很是满意,小子,还想用美男计勾走他家闺女,胆子不小啊!

    “咳哼,那个,岳丈大人”

    “谁是你岳丈,我家闺女现在还是待嫁闺中着呢,休要坏了她的名声。”

    噗!

    镇国侯还真的是说谎眼都不眨一下的,她的名声早就毁在了凤岑手里了!

    凤岑十分认真地点头:“是的,为了芊芊的名声,我确实应该早日迎娶她过门,万一她到时候显怀了,可就不好办了。”

    说完,他还特别苦恼地嘀咕一句:“应该还会很辛苦的。”

    这个提醒在镇国侯看来,那就是和威胁没什么两样的,他是知道芊芊和他有了什么,但是被这男人一说,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待见呢?

    一边的宓奚玥也眯了眯眼,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你,是在威胁我吗?”

    凤岑立马觉得他周身的温度都讲了好多,很快反应过来他说错话了,赶紧跪跑到宓奚玥的面前,讨好地说道:“没有没有,我怎么敢威胁你呢,我这不是怕你到时候太辛苦,我照顾不到吗?”

    要真的被镇国侯拦着,不让他们两个人相守,那万一真的被他说中,岂不是难受死了?

    镇国侯夫人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凤岑,又缓缓地看向自己的丈夫。

    她好像一直听说,凤岑作为摄政王之后,除了祭祖,已经没有给任何人跪过了,就连当今皇帝,他也就是点头示意就完事了。

    她还听说,摄政王殿下性情暴戾,别说讨好人了,就连笑脸都不给别人的。

    所以,现在这个在他们面前跪着的,还一副乖巧模样笑着的,一定是个冒牌货!

    镇国侯也没想到凤岑竟然会这么没有节操,直接就把糖衣炮弹放到他女儿面前了,他不由得担心芊芊能不能抵挡得住。

    宓奚玥提示道:“所以呢,你是不是应该向我爹娘做点什么保证,才能让他们放心的把我交给你啊。”

    凤岑秒懂,用自己最和气的样子跟镇国侯夫人保证:“岳母大人,小婿在此向你们保证,从今往后,芊芊进了我的王府,就是王府唯一的女主人,我也只有她这么一个女人,会爱着她一生一世,永不相弃!”

    想了想,他又默默地补一条:“让芊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我有罪,我也会让那些暗地里害她的人不得好死!”

    这条才是最关键的,镇国侯得了保证,才算是看凤岑顺眼了一点点,“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完了,立个字据怎么样?”

    凤岑一口答应了下来:“好。”

    只要能让他迎娶芊芊,就算是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不会皱下眉头的。

    镇国侯对凤岑积怨已久,这些事情就让他们自己解决,宓奚玥并不打算制止,因为这样,镇国侯夫妇心中的结才会打开,才会真正祝福她和凤岑。

    柳管家拿来笔墨的时候,都不敢往旁边乱瞅,但是还是看到了不该看到的。

    原来摄政王殿下真的是跪在那里的,他刚刚在外面候着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凤岑挺了挺身板,准备跪着将他的保zhèng shū写完。

    这个时候,镇国侯眉头一皱,嫌弃道:“好了,起来吧,堂堂摄政王跪着像什么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我镇国侯府欺负你了不成。”

    凤岑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可不就是他在欺负他么,但是为了芊芊,他都可以忍,而且这也是他应得的。

    宓奚玥和镇国侯夫人相视一笑,就知道镇国侯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现在还不是心软了。

    凤岑写着自己的保zhèng shū,镇国侯在一边嘟囔:“我告诉你,这可都是你自己保证的,可不是我逼你的,你要是以后敢对不起我们芊芊,看我不”

    “不会有这个可能的。”凤岑一边写着,一边回道,“我不会负了芊芊的。”

    他好不容易等回来的人,怎么可能会让她再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