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一眼万念(十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51章 一眼万念(十九)

    第351章  一眼万念十九

    “宿主,你家烈孤寒现在正在找你呢。”

    系统看了一下剧情进度条,最新剧情显示凤岑没有看到柳芊芊,正在焦急寻找。

    宓奚玥挥挥手,“不管他,现在他正处于婚前焦虑时期,我先让他冷静一下。”

    都不知道结过多少次婚了,还跟个毛头小子一样,丢不丢人!

    “哎。”系统叹了一口气,“有你这么一个不知道心疼人的老婆,烈孤寒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

    宓奚玥无语:“明明是找到我是他的福气好吗,怎么就成了他的孽障了?”

    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宓奚玥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她还是用灵气凝成了一只小飞鹤,对着它轻声说了一句,就放它离开了。

    飞鹤带着宓奚玥的话,一直飞到了凤岑面前。

    此时的凤岑已经没了刚出宫时的喜悦,正一脸阴沉地站在镇国侯府。

    飞鹤是灵气凝结而成的,也相当于有了一丝丝灵智,感受到了凤岑周身的气息不好,就想要撤退,但是又受到宓奚玥的束缚,只能讲话传给凤岑。

    “快点来三王府看热闹,悄悄的,我在房顶等着你!”

    这是芊芊的声音?

    凤岑看了一眼飞鹤,它刚传完话就消散在风中了,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又是什么东西?还能化为无形之物。

    但是现在芊芊让他过去,他还是先去看看她在做什么比较好。

    万一闯祸了他还是要以最快的速度将她给领回来的。

    这么想着,凤岑直接飞上了房顶,一路往三王府奔了过去。

    等他到了三王府的时候,宓奚玥刚好看到他了,一掌就把隐身符拍到他的身上。

    若不是凤岑功力高深,宓奚玥这一下就差点让他暴露了。

    “嘘!”

    宓奚玥竖起一指,示意凤岑别出声。

    凤岑也不知道宓奚玥在搞什么鬼,让他悄悄地来还光明正大地站在房顶上。

    但是凤岑又很快发现,那些人根本就看不到他们。

    疑惑的他看了看自己的手,并没有什么异样啊。

    宓奚玥小声说道:“别看了,我弄了隐身符,这些人是看不到我们的。”

    她的灵力时隐时现,根本就不能支撑她施展隐身术,所以还是隐身符比较保险。

    凤岑曾在古书上看到过隐身符这个东西,一些隐世家族的高人深谙修道,也就是有他们才会有这种东西,芊芊怎么会有?

    但是一想到柳芊芊是附在别人的身体上回来的,凤岑又想到一个人,国师。

    是他将芊芊移魂到了别人身上,那肯定他也会这些了?

    宓奚玥本来是在看赵胧月配药,转个身就看到凤岑神游天外:“你在想什么呢?”

    凤岑沉默着摇头:“一会儿再说。”

    “哦。”

    药房中,赵胧月一边配药,一边还要应付那个医师的问题。

    “王爷,王妃的医术之高,实在令在下佩服啊!”

    凤凌扬了扬下巴,这个女人也确实不是一无是处的,但是夜不归宿,谁知道她是在哪里歇下的,这件事情早晚会问清楚!

    赵胧月仔细地将药给配好,才将成品拿给医师查看。

    “万物相生相克,稍微一个不留神解药就会变成毒药,还是多找几个人来看看比较好。”

    她这是先把丑话说在前面,而且也能证明她的清白。

    凤凌右手一抬,身边的护卫立即明白他的意思,找来了府里最好的医师过来。

    赵胧月早就知道以凤凌的性格,根本不会轻易相信她的,所以她也是很淡定的就接受了那些医师的检查。

    检查来检查去,所有医师都说:“虽然此药房是我等从来没有见过的,但是并无相克之物,王爷大可以放心。”

    凤凌怀疑地看了这些医师们一眼,怎么可能所有人都是统一口径,但是一想到赵胧月这个女人和他们并不相识,没有必要会为了她向他撒谎,顿时就对赵胧月的感观又刷新了一下。

    赵胧月感觉到头顶那一道光芒弱了下去,也知道自己这一关算是过了。

    宓奚玥微微一笑:“想要得到凤凌的信任,我就成全你。”

    说着,她虚手一招,一个小药瓶就出现在她手上。

    凤岑眼光微闪,芊芊果然已经不是以前的芊芊了。

    “那就让你们尽情的相爱相杀吧。”

    她把药粉又抖了一大堆上去,这些可不是会要人命的药粉,而是让凤凌,再也没有机会站起来的药粉,搭配着那些药,可就事半功倍了。

    凤岑眼看着那些药粉撒了下去,但是他们却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事实上,那些人确实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是想”

    宓奚玥扭头看着他:“要在这里等着看结果吗?”

    凤岑想了一下,还是摇头:“我觉得我们还是回去商量婚事比较重要。”

    外人是死是活,跟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就算这个人是他的侄子。

    宓奚玥撇嘴:“你还真的是无情啊。”

    凤岑无奈道:“我所有的情和爱都给了你,哪里还能分给别人啊。”

    “算你会说话,走啦。”

    宓奚玥握着凤岑的手,又静悄悄地离开。

    赵胧月想要杀她,可能这辈子都没机会了。

    两个人一同回到镇国侯府,就看到镇国侯夫妇正指挥着下人们从库房往外搬东西。

    “爹,娘,你们这是要搬家啊?”

    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了,就算是嫁妆,也不用这么多箱吧?

    镇国侯胡子一抖一抖的:“我柳家嫁女,怎么能寒酸了去,当然是要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你。”

    宓奚玥点头:“但是,爹啊,你这要是让我都抬走了,那可就落在摄政王府了。”

    镇国侯真的愿意将自己的宝贝都放到摄政王府?

    谁知道镇国侯叹了一口气,状似无奈的说道:“自己最大的宝贝就要去摄政王府了,要这些死物又有什么用,哎哟,我这一把老骨头啊”

    凤岑悄悄瞪了自家老丈人一眼,都这个时候了,还在想着要把芊芊抢走,还能不能愉快地成为翁婿了!

    宓奚玥面露苦色,顺着说道:“爹,我也舍不得您和娘亲啊。”

    凤岑:“”

    所以他在这个家已经没地位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