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亦辰不卞(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58章 亦辰不卞(三)

    第358章  亦辰不卞三

    卞易辰开车带着宓奚玥回了家,上楼的时候还特意嘱咐厨房做一碗醒酒汤。

    “夫人什么时候和少爷关系这么好了?”

    但是两位主人关系好了,他们这些打工的日子才好过啊。

    宓奚玥微微睁开眼睛:“这里是哪里啊?”

    卞易辰将她抬了抬,无奈道:“你还真的醉了,自己家都不认识了?”

    这个女人还真是轻的过分,抱在怀里除了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味,别的什么感觉都没有。

    宓奚玥蹭了蹭他:“好大的酒味,我要洗澡。”

    卞易辰深吸一口气:“好,你先躺好,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看她这个样子,怕是不能自己独立洗澡了,作为丈夫,他不介意代劳。

    “好了吗?”

    宓奚玥摇摇晃晃地到了卫生间,头好晕啊!

    卞易辰扶住她,让她在洗手台坐好,“马上就好了。”

    “哦。”

    宓奚玥的头一点一点的,马上就要睡着的样子。

    “好了,快来洗吧。”

    宓奚玥的眼睛都不想睁开:“哦,你帮我。”

    卞易辰微眯着眼,不错的选择。

    他低沉着声音,就好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吟叹:“那你就要做好准备了。”

    宓奚玥迷迷糊糊的想了一下,做什么准备啊。

    厨房的人端着醒酒汤上来的时候,主卧里的声音又让她止步不前。

    少爷和夫人总算是同房了,该向主家那边汇报这个好消息了。

    等到宓奚玥清醒的时候,就看到一个放大的俊脸在她面前,把她吓了一跳。

    卧槽,酒后乱性什么的,她还真的第一次做啊!

    系统不屑道:“骗人,你都不知道乱了多少次了!”

    宓奚玥抚额,系统你总这么说话容易被打知道不?

    “还有,我不得不提醒你,睡在你身边的那个男人,就是原主的老公,卞易辰,也是你昨天在酒吧勾搭的那个帅哥。”

    宓奚玥身子一抖:“你说什么,原主的老公?”

    她明明勾搭的是烈孤寒啊!

    所以,卞易辰烈孤寒?

    宓奚玥揉了揉眉心,这就难办了。

    她的余光看到卞易辰有醒来的迹象,又赶紧闭上眼装睡,她昨天什么都没做,什么都没发生!

    “赶紧给我剧情!”

    不接受剧情就捅了这么大一个篓子,宓奚玥还真的是一言难尽!

    剧情中,原主和她老公的关系已经不能是相敬如宾来形容了,两个人在一起绝对是天雷勾地火啊,别误会,是打架打的。

    原主去了那个酒吧,也是因为她和卞易辰因为公司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所以才会去酒吧“散心”的,结果就碰到原主的死对头,给她下了药扔给了别的男人,就此身败名裂。

    原主被赶出卞家之后,娘家也不管她,给了她一笔钱之后就断绝了关系,原主不堪其辱,又想到自己这一切都是因为女主,就准备开车撞女主,结果人没撞到,反倒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宓奚玥皱眉,这是她见过的最能作的原主了,好好的一手牌被她打成了这个样子,也真的是醉了!

    “卞易辰从来没有碰过原主?”

    想想结婚这么久,竟然除了打架连个肢体接触都没有。

    “没有,卞易辰虽然应酬比较多,也都是带着mì shū去,但是从来不会跟女人逢场作戏,三十二岁都是单身过来的。”

    宓奚玥追问:“也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用别人的话来说就是,他把别人谈恋爱的时间都用在了挣钱上,所以才会有卞家如今的成就。”

    宓奚玥:“那原主看到这么一个帅哥就不动心?”

    “开什么玩笑,原主设定是女配,只会为男主动心的女配,怎么会对别的男人动心。”

    “哦,没碰过我家男人就好,要是碰过了,我可是会不高兴的。”

    系统赶紧说道:“宿主别慌,你家烈孤寒只爱你一个,怎么会碰别的女人呢?”

    想起来某个位面,宿主一言不合就要杀了烈孤寒的情况,它就觉得应该让主人每次都应该把烈孤寒放在一个不近女色的人物上,这样才能保住他的小命啊。

    某主人:这特么的能是我控制住的?

    宓奚玥想要转身,结果发现身体已经不像是她的了,浑身的酸痛让她觉得就这样躺着已经是奢侈的事情了。

    “怎么,都想起来了?”

    旁边的男人其实早都醒了,只不过和宓奚玥一样,不想面对这个场面,但是看到宓奚玥默默地转过身,他又止不住的上了火。

    宓奚玥转过头看他:“你没睡装什么睡着了?”

    卞易辰也转过身面对着她:“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好好地去勾引他,还好两个人是夫妻,要不然的话,卞家就又出了一条丑闻!

    宓奚玥冷哼:“要不是你,我还不过去呢。”

    她胃口很挑的好吗,不是烈孤寒的话,其他的男人她看都不会看一眼的。

    卞易辰被她这句话噎了一下,这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可没忘了两个人昨天可是刚吵过架的,也没忘两个人结婚这么久都是什么样的关系,可现在一切都被她打乱了。

    突如其来的挑衅,还有昨晚上的疯狂

    他眼眸一沉,直接掀开被子就要起来。

    猛地灌进去的凉风,让宓奚玥冻得一哆嗦,还打了一个喷嚏。

    宓奚玥炸毛:“卞易辰,你还是不是男人,提了裤子不认账也就算了,还故意让我喝冷风!”

    卞易辰转身,床上的女人正一脸气鼓鼓地看着他,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目光扫过宓奚玥的身体,他的喉结不由自主地滚了滚,又赶紧撇开,匆匆扔下一句话就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我去上班。”

    “哐当”一下,卫生间的门被重重的关上。

    宓奚玥继续钻进被窝里面补觉,身为豪门太太,她是不用去上班的。

    哎呀,做米虫的日子,真好。

    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卞易辰面无表情地走出来,直接就要下楼。

    宓奚玥幽幽的说道:“记得关门,还有,要是有早饭了,帮我带一份上来。”

    晚上没吃东西,还运动了好久,肚子早就饿了。

    卞易辰没有停留,也不知道他听没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