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奕辰不卞(十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69章 奕辰不卞(十四)

    第369章  奕辰不卞(十四)

    卞易辰突如其来的吃醋,让宓奚玥哭笑不得。

    她赶紧安抚道:“不要生气,你想想,到时候他还得叫你舅舅呢,身份上压制住了他呢。”

    “嗯,我还比他长得好看,还比他有钱。”

    卞易辰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来他还有什么别的优点了。

    宓奚玥捧住他的脸:“嗯,还比他招女孩子喜欢,有魅力极了。”

    卞易辰本来听到这个话,还是很开心的,但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是他的错觉吗?

    魅力?人家都说,男人越老越有味道,越老越有魅力,所以,是在说他年纪大吗?

    顿时,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宓奚玥让他放宽心:“你要知道,你的好是别人所替代不了了,所以我才会这么轻易地就被你折服,莫生气了,小心变得更老。”

    卞易辰:“……”所以刚刚真的是在说他老了?

    两个人因为这个问题,又是讨论了许久,在别人看来就是宓奚玥单方面的哄着某个傲娇的大男人。

    卞总裁最终被摸顺了毛,乖乖地回去了。

    “我晚上再过来。”

    他十二点还要开会,还要去处理一点事情,可能下午就不能过来了。

    宓奚玥一脸乖巧:“去忙你的事情吧。”

    她一个人在医院里面,说不定还能发生什么好玩的事情呢。

    “我叫林嫂煲了汤,她傍晚的时候就会送过来的,这次是带着点味道的好汤,不用再吃白粥了。”

    卞易辰每天都会去问医生宓奚玥什么时候能够正常吃饭,刚刚终于被告知可以少点进食了,他就得赶紧安排下去。

    宓奚玥连连点头:“嗯嗯,去吧去吧。”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就不能装作舍不得我?”

    虽然每天都陪在她身边,但是卞易辰还是觉得怎么都看不够她。

    宓奚玥一爪子挥开他:“我觉得你早去早回比较好,我在这里等你啊。”

    卞易辰叹了一口气:“好吧,我走了。”

    他在宓奚玥的额间落下一吻,飘了出去。

    嗯,看样子心情不错,所以才会飘起来吧。

    宓奚玥重新躺回床上,做一个安安静静的米虫,然后等待着出院的日子。

    卞易辰自从回到了公司之后,每天都忙得脚跟不离地,但是还是会抽空就会来看看宓奚玥。

    “你要是忙的话,就不用过来了,医生说我后天就可以回去了。”

    也是宓奚玥有灵气,所以才能好的这么快,主治医生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像见了怪物一样,恨不得绕着走,但是又经不住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心想要问她,结果都被保镖挡回去了。

    开什么玩笑,要是被卞总裁看到他们随意放人进来,那他们也不用干了。

    就这么一直守到了宓奚玥出院。

    当看到来的人是林清月的时候,宓奚玥确实愣了一下。

    “你来了啊,我老公在楼下吗?”

    林清月笑得十分开心,根本就不像是第一次来的时候那么阴沉。

    “舅妈,舅舅现在没时间,就让我过来,反正都是一家人,就不要见外了。”

    她说着,就要上来牵宓奚玥的手,结果被她躲开了。

    宓奚玥轻笑道:“不好意思啊,我这人不太习惯和别的人这么亲近。”

    林清月收了手,不在意的笑了笑:“没有关系,舅舅在家里给你准备了惊喜呢。”

    希望这女人到时候可以笑得出来,猖狂依旧!

    宓奚玥听她说的这话,有些不开心地皱了皱眉,她老公准备了什么惊喜,还需要这个外人来提醒吗?

    林清月忙前忙后的将宓奚玥送回了家。

    林嫂看到宓奚玥回来了,一拍手:“夫人,少爷刚刚还吩咐我把你最喜欢的汤熬上,您就回来了。”

    宓奚玥点点头:“我先去卧室休息,清月xiǎo jiě在后面,你就好好招待她吧。”

    林嫂看到林清月的时候,笑脸一僵,然后又恢复了常态,将宓奚玥送上了楼。

    “夫人,您先休息,少爷马上就回来了。”

    她又赶紧跑下楼,皱着眉看着林清月:“你怎么会来,少爷不是说让你别再踏进来这里一步吗?”

    林清月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林嫂,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又不会吃了舅妈。”

    林嫂以前还没有见识过这个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xiǎo jiě多么有心计,但是经过夫人这一次遭难,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也露出来了,简直可恶!

    林清月喝完了茶,轻轻地站了起来:“我要去看看舅妈了。”

    “站住!”林嫂压低了声音叫住她:“夫人现在需要安安静静的休息。”

    “我现在不想休息了,你让清月上来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林嫂吓了一大跳,她慌张地朝楼上看去:“夫,夫人……”

    宓奚玥面无表情地看着林清月,后者带着些胜利者的笑意。

    “舅妈既然这么想让我上去陪她,那我就上去了,林嫂你好好煲汤,一定要让舅妈满意。”

    林清月装模作样地叮嘱了一番,然后就往楼上去。

    林嫂气得半死,只能等着宓奚玥她们进去后,通知卞易辰。

    得到消息的卞易辰还在路上,听到林嫂的转述,心里的不安在扩大。

    “我马上赶回去……”

    他立即踩了油门,消失在街道中。

    林嫂的眼皮老跳,可是又不能去打扰宓奚玥她们聊天,只能焦急地等在门外。

    半晌过后,林清月开了门,“林嫂,你就这么不放心我啊。”

    林嫂眼睛微瞪:“要是清月xiǎo jiě没什么事情了,那就尽快离开吧。”

    要是少爷回来了,她死的会更惨!

    林清月笑着哼了一声,然后无意撇过卧室。

    但愿这个女人,会喜欢她的礼物,这可是她精心准备的呢。

    林清月不紧不慢地离开了别墅,后脚卞易辰就把车开进了院子,大步上了楼。

    “夫人呢?”

    林嫂指了指卧室:“在里面。”

    卞易辰刚打开门,迎面飞过来一个本子,带着些凌厉的气息,让他直接被划破了脸。

    “请你告诉我,这是什么东西?”

    宓奚玥苍白着脸,紧紧地盯着卞易辰,希望他能给个答复。

    卞易辰正准备解释,却看到地上有一滩血,而宓奚玥的嘴角还有血迹。

    他赶紧扑了过去,紧张地问道:“老婆,你怎么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