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玉情水修(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74章 玉情水修(二)

    第374章  玉情水修二

    宓奚玥朝着那个弟子招了招手,对方很快就过来了,一脸迷茫的看着她。

    “小道士,你这又是什么功法?”

    宓奚玥一脸好奇地盯着他的那一双眼睛,不知道那里面有什么神秘的地方。

    澄水没有想到她会猛然间凑过来,吓得往后躲了一下,结果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宓奚玥冷嗤:“你害怕什么,我又出不去,你也进不来,我们两个也就只能这么看着的。”

    这个位面的烈孤寒也太呆了一点吧?本来还觉得他是个挺特立独行的小伙子,怎么这么不经吓呢?

    澄水有些羞涩地挠挠头:“我,从来没有人会主动跟我说话,你还是第一个。”

    这一摔,好像也有些激动的成分在里面。

    “这么惨啊。”宓奚玥感叹了一句,“不过我比你还惨,我已经二十年没见过外人了,每天都在那间破石屋里面待着。”

    她还指了指身后的那间屋子:“能看到吧?”

    澄水点点头,“你为什么会在那间屋子里面?”

    也没有听说师父捉了妖魔鬼怪,还要把她囚禁在这里面的。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我怎么知道啊,在我有记忆的时候,我就已经在这里待着了,算了算,也有将近一百年了吧?”

    澄水的眼神中划过一丝羡慕,他修仙这么久,连辟谷都还没过,这个女人都已经快一百岁了,那功法一定很好吧?

    “你可别羡慕我,功法好有什么用,都是逼出来的,小道士,等我功力大成了,就出去找你好不好?你告诉我你在哪个峰,我到时候直接过去。”

    宓奚玥瞬间开启坑蒙拐骗模式,力求把这个小正太赶紧收入囊中。

    还刚刚及冠的少年有些迟疑:“我师父不允许女人进入弟子院落的。”

    他也很想有朋友聊天的,可是因为他天资愚笨,师兄弟们都不想和他在一起,多数也是捉弄他的,上山这么久了,竟然连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

    宓奚玥恨不得敲掉他的脑袋:“你怎么这么笨呢,偷偷告诉我就好了,到时候被人发现,你就说是我趁你不注意溜进去的,跟你没关系。”

    “那怎么能行?”澄水立即否定,“我怎么会为了逃避责任撒谎呢?”

    “所以呢,你还是先告诉我你是哪个峰的,这样你才有表现自己诚实的机会啊。”

    宓奚玥继续哄着他,对方完全没想到告诉她他的住址,和表现自己诚实有什么联系。

    “我叫澄水,在恒阳峰住着。”

    少年还是很诚恳地告诉了宓奚玥他的名字和地址,没办法,不会说谎,别人一问就直接答了。

    宓奚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这么轻易地就问出来了,那是不是谁问他都说的?

    这可不行,得赶紧先教育一下!

    宓奚玥席地而坐,幽幽地问道:“小道士,哦不,澄水,你是不是真的一点谎都不会撒的?别人问什么你就说什么?连拒绝都不会?”

    “还好吧,我一般是不太爱说话的,别人也不会跟我说话。”

    澄水的眼神落寞,就好像被全世界遗弃了一样。

    宓奚玥的心瞬间就被融化了:“小弟弟不要哭,xiǎo jiě姐会心疼的,这样吧,以后你要是有时间的话,就多来陪我聊聊天,我这里也是一个人,无聊极了。”

    这个都快一百岁的老女人了,竟然还敢自称是xiǎo jiě姐,还在这里撩帅哥。

    这是来自系统深深的唾弃。

    宓奚玥笑眯眯地看着澄水,等待着对方的答复。

    澄水愣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可是师父轻易不让我们来这里的。”

    宇阳长老害怕别人发现炎璞玉,就严令禁止弟子往这边来,这次也是因为弟子们历练,后山是必经之路,所以才松了口,谁知道就让澄水和宓奚玥见了面。

    “那你就悄悄地过来呗,我看你修为平平,想必是平时努力了却也没多大成效吧?你那些师兄弟平日里都不爱搭理你,肯定也不会跟你切磋,你就来我这里,我来教你。”

    因为害怕原主无聊,宇阳长老将门内所有的功法都拿来让原主熟记,并要求倒背如流,在这将近五十年的光景中,原主确实熟记门内功法,澄水所练的功法说不定她也知道呢。

    “可你,不是我门内弟子啊。”

    澄水也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而且她身份可疑,他会不会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啊?

    宓奚玥屈指,在结界上敲了一下:“我要不是门内弟子,还能好好地活到现在吗?”

    肯定是跟门中弟子有关的人,才会被关在这里面啊。

    “所以说,你要不要过来找我聊天啊?”

    诱拐一个帅哥怎么就这么难呢?

    澄水想了想,终于下定决心:“好,我等明天了,就过来找你。”

    这两个月所有的弟子都要去历练,他因为修为达不到标准,就被勒令留在门中,不能擅自外出,所以这段时间他可以经常往这边来的。

    “那一言为定啊。”宓奚玥高兴地拍拍手,“如果你过来的时候,能给我带点好吃的就行了。”

    二十多年没吃东西,她已经不知道食物是长得什么样子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味道的了。

    好凄惨的人生啊!

    宓奚玥看了一眼月亮,扬了扬下巴:“澄水,你把树枝递一根过来。”

    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是澄水还是很老实地将一根树枝递了过去。

    宓奚玥两眼放光:“还真的是死物可以进来啊。”

    她又很欢快地将树枝扔了出去。

    澄水:“”她在做什么?

    “好了,澄水,你明天将你所有能搞到的饭菜都给我带来好吧?我快饿死了。”

    宓奚玥幸福的简直就要昏过去了,没想到这个结界完全不禁止普通死物进来,这样她就可以问外界要些食物来充饥了。

    澄水不解,她不是已经过了辟谷期吗?为什么还要吃东西?

    宓奚玥一副“尔等凡人你们不懂”的表情,“我还是喜欢接地气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