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5章 玉情水修(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75章 玉情水修(三)

    第375章  玉情水修三

    宓奚玥最终还是单方面和澄水与约定好了好多东西,然后澄水小道士一脸懵逼地回到自己的住所。

    “哎呀,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地就答应她的要求呢!”

    万一她真的是师父抓来的妖魔,那他这样与妖魔为伍,师父会更加生气的吧?

    想起来宇阳长老一脸严肃的表情,澄水的心里又开始打鼓了,这么多年,他经常被师父责骂,都已经成了习惯了,可是心里还是会忍不住的害怕。

    “可是我已经答应了人家,食言是不好的。”

    澄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思考这个问题,快到天亮都没有想好到底是去后山还是不去。

    就这么顶着两只熊猫眼的他,又被宇阳长老骂了一顿。

    “你说说你,都入门这么久了,却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就算是连夜修炼又能怎么样?你还是不行,还是得在门内打扫卫生,我怎么就”

    宇阳长老越说越来气,就快要一巴掌呼过去了。

    长老夫人戚欣儿走了过来,又看到他在训斥澄水,急忙拦住他:“你每天都在训他,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每次看到澄水被训的双眼通红,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不反驳,她就一阵心疼。

    夫人插手这件事情,宇阳长老也只能叹了一口气,嫌弃地挥挥手:“赶紧走赶紧走,别让我再看见你。”

    看到这么一个让人操心的孩子,他就觉得整个人生都灰暗了。

    戚欣儿望着澄水的背影远去,才小声地对丈夫说道:“你对他未免也太严厉了吧?”

    宇阳长老也是百般无奈:“现在不对他严厉一点,等到以后玉儿嫁给他,被别人欺负他也帮不上忙!”

    本来想着将女儿嫁给山脚下的凡人,让她隐姓埋名过一辈子就算了,可是现在玉儿已经过了辟谷期,将近一百岁了也没有变老,显然不和凡人一样,若是轻易地嫁出去,还会引起别人的猜忌,还不如找个机会把她放出来,再从门中选出弟子,让他们成婚,这样他也可以照顾得到。

    而这个人选,宇阳长老觉得澄水是最合适的,这个孩子虽然天资愚钝,但是心性纯良,不会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而伤害玉儿的。

    戚欣儿则是担心,知人知面不知心,若是澄水知道了玉儿的纯阴之体,会不会暗地里就将玉儿给

    宇阳长老自信满满:“夫人,你要相信我看人的眼光,澄水不会是这样的人。”

    再怎么说,澄水也进门快十年了,一个人怎么可能隐藏十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呢?

    戚欣儿冷嗤一声:“你啊,就是太过自信,总以为这些晚辈的所作所为,瞒不过你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不死。”

    宇阳长老:“”似乎有人在骂我?

    “但愿他们二人可以如我们所愿,能够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这两个孩子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他们虽然没有太经常的去看玉儿,但是也知道她一直都在努力修炼,一点也不耽搁,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成就,纯阴之体本来就修炼不易,能成这样其实他们二老已经很欣慰了。

    再有就是澄水,他天资愚笨,但是肯勤学苦练,也不会轻易放弃,又本性纯良,是个好孩子。

    这样的两个人能够在一起,是他们两个长辈所希望的。

    事情,也确实像他们两个想的这样发展。

    澄水拎着一篮子吃的,颇为纠结的站在结界外面。

    他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好了不会过来的吗?这些吃的又是怎么回事儿?

    宓奚玥早就听到了声响,飞一般的跑了过来。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还带了这么多吃的!”

    天哪,就知道烈孤寒是个小天使,总能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给她最合适的东西。

    “这些都是我爱吃的!”

    澄水看着她很是期待的目光,弯了弯嘴角。

    其实,做这些饭菜和点心的时候,他的眼前就闪现出这些菜肴,可是在他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然而他竟然做出来了。

    宓奚玥搓了搓手:“可以开饭了吗?”

    澄水点点头,将篮子放下,把菜都端出来,然后推到结界里面去。

    宓奚玥的眼珠子转了转,跑去抬了一张桌子出来,又将一把椅子推了出来。

    “我们两个就这么坐着吧。”

    反正结界可以允许死物出入,他们夹菜也是可以允许的。

    两个人就选了一个好点的地方,把饭菜摆好。

    “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这些都是你做的吗?”

    宓奚玥不用问也知道,除了烈孤寒,还有谁知道她的爱好,还有谁会做出来这个位面没有出现过的菜肴。

    澄水害羞地笑了:“我第一次做,你尝尝。”

    他以前没上山的时候会自己做饭,上山之后就未给别人做过饭,大都是去弟子膳堂吃饭,有时候会自己烤只兔子之类的打打牙祭,这还是十年来第一次为别人做饭。

    宓奚玥连连夹菜:“厨艺,真好,好吃。”

    无论是在哪个位面,她家小寒寒的厨艺技能都是点亮的,真好。

    澄水看她吃的这么开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厨艺没有退化,就自己尝了一口。

    “呃”

    盐终究是放了有点多。

    但是看着对面的女人,吃的还是这么开心,一点都没有影响到胃口。

    “好吃。”

    宓奚玥满意地放下筷子,又将爪子伸向点心,“还有桂花糕,嗯,绿豆糕”

    完全都不带停的。

    澄水看的是目瞪口呆,这个女人是真的好久没吃过东西了,才会这么狼吞虎咽的吧。

    “哈”宓奚玥再一次灌了一大口的水,感叹道,“要是有上好的酒水就好了,对了,你会酿酒吗?”

    不知道怎么拒绝别人的澄水再次点头:“你要喝多烈的酒?”

    听这口气好像还有存货的样子。

    宓奚玥大喜:“把你存的最烈的酒拿来就行了。”

    澄水点头:“好的,那就等明天吧,它们也该开封了。”

    “好,到时候我们不醉不归!”

    “嗯。”

    回去之后,澄水再一次检讨了自己为什么立场这么不坚定,然后到了晚上就再一次出现在后山。

    他觉得自己有可能是疯了,还是很严重的失心疯。

    宓奚玥还是一脸欢喜地跑出来迎接,两个人把酒言欢,喝得尽兴才各自回去。

    这么逍遥度日,竟是也过去了近两个月。

    只不过这一日,宓奚玥没有等来澄水的好酒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