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玉情水修(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76章 玉情水修(四)

    第376章  玉情水修四

    宓奚玥蹲在石屋前,面色不善的盯着大树。

    大树摇晃了一下树枝,声音沙哑道:“你这女娃,盯着老身作甚?”

    宓奚玥眼皮一抽,仰起脑袋:“你会说话?”

    这就厉害了,她在这里修炼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棵老树说话。

    “你长得那么高,那你能不能看到前面的峰上发生了什么?”

    宓奚玥被困在结界里面,虽然能够感受到外面有些不正常,但是再多就感受不到了。

    老树呵呵一笑,“我不能说,宇阳长老说过,不让我跟你说话的,现在我已经食言了,就更加不能多说话了。”

    老滑头!

    宓奚玥撇嘴,“那我要怎么样才能出去?”

    老树妖还是那副不慌不忙的语气说道:“等你的修为超过了你父母的修为,你就可以打破结界,出去了。”

    宓奚玥叹气,这又谈何容易?且不说宇阳长老他们是元婴修士,就是论他们活的岁数,都比她多出那么几百年,岁数砸出来的修为,她也比不上啊。

    “我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宿主你是这么谦虚的人呢?”系统直接拆穿,“我怎么记得你马上就要到元婴阶段了?”

    宓奚玥冷不丁的遭人拆台,脸皮一僵:“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系统哼唧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宓奚玥当然知道她离元婴只有一步之遥,系统给的功法秘籍也不是地摊货,她二十年修炼成这样已经算是最慢的了。

    “璞玉,你父母之所以给你起这样的名字,也是希望你有朝一日能够打破水灵根女修士的命运,成为一个被打磨的无坚不摧的玉,我看你这二十年来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勤于修炼,想必有朝一日,一定会”

    老树妖话音未落,就感受到地底下升上来的一阵颤抖。

    宓奚玥的下盘扎紧,全神贯注看着脚下。

    “好大的魔气。”

    竟然能穿过结界,直接渗透到地面。

    阳虚山上当然也有大结界,是守护着全门的弟子,地底自然也有,就是为了防止魔道入侵,可是现在,分明是不管用了!

    有危险!

    若是没记错,这两天所有的弟子们都是要从凡间回来,魔道选择这两天大肆进攻,很有可能是为了将这些弟子全都抓去修炼魔丹以增进修为。

    可是现在,只有澄水一个人弟子在门中啊!

    宓奚玥又怎么可能放任他在外面受人欺负呢?

    “那就成为真正的元婴修士吧,这样你才能变成强者,去守护你想守护的人。”

    系统的话,在宓奚玥的心中悄然扎根,或者说是有了萌芽。

    一直以来,宓奚玥都奉行的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退让三分”的原则,但是现在,有必要将“人再犯我,斩草除根”这条铁律执行到底了。

    她朱唇微勾:“不就是元婴吗,这有何难?”

    对她而言,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情。

    宓奚玥稍微收敛住心神,不让自己的气息被魔气所影响,然后一举冲破瓶颈。

    空中,云彩被灵气卷成了漩涡状,夹杂在其中的还有阵阵雷声。

    修仙本就是有违天道,修士们每上升一个阶段,就会有天雷所惩罚,渡得过,那便成功晋升,渡不过,轻则成为废人,重则魂飞魄散,所以,每一个修士都会很认真的对待雷劫。

    宓奚玥看着空中有些眼熟的天雷,心里在跟系统狂吼:“卧槽,有没有搞错啊,这要是被它逮到,我是会被劈成渣的吧?”

    系统想让宓奚玥平静下来,可是后者根本不听。

    “宿主,只要你不去招惹男女主,天雷是根本不会发现你的,只会将你当做普通的修真者来对待的。”

    难得会看到宿主这么崩溃的场景,也是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看我笑话。”

    宓奚玥站了起来,将自己的法器都戴在身上。

    系统顿时炸毛:“你这是在哪里弄得这么多的灵器!”

    这上面蕴含的灵气,可是比别的修士手中的浓厚多了。

    宓奚玥将自己的法器护好,有些欠揍的说道:“羡慕吗?可惜这些都不是你的。”

    系统:“”

    绝望!主人,你快来把她的好东西都给抢了!

    某主人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开什么玩笑,敢随便抢她的东西,等到她回来了他可能会被扒掉一层皮!

    有了这些护身法宝,宓奚玥面对天雷就无所畏惧了,可惜这些都是在她不去找男女主麻烦的时候才能用,不过也没有关系,她能够逍遥就好了。

    阳虚山上,宇阳长老正在训斥着澄水,就看到后山有异样横生。

    戚欣儿有些担忧地走了过来:“宇阳,你说会不会是”

    宇阳长老给她使了一个眼色,便让澄水跪到外面,然后和戚欣儿走到内室。

    “玉儿她”

    宇阳长老转身就要去后山:“我这就去看看。”

    戚欣儿赶紧拦住他:“宇阳,我这心里面一直不安,就好像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你就让我去吧,让我亲眼看到女儿没事儿。”

    宇阳长老又不是不担心这唯一的女儿,想来想去,还是两个人一块去好了。

    澄水可怜巴巴地跪在地上,没想到这两个月自己偷偷溜去喝酒的事情竟然被发现了,还是酒醉被宇阳长老当场看到的,不过还好没有发现他和后山的那个女人有来往,要不然可能就会出大事儿了。

    想到后山的人,澄水又有些担心,他昨天晚上没有送饭,不知道她是否等了他一个晚上。

    “你给我跪到祠堂里去,等我回来我们在算账!”

    宇阳长老看到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又有对女儿的担忧,不由得有些气急。

    戚欣儿赶紧安抚他:“好了宇阳,你就放过澄水吧,他还小。”

    “师娘,对不起。”

    澄水赶紧道歉,这几年,他确实给师父师娘惹了不少的麻烦,都是他该受的。

    戚欣儿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师父心情不好,你别怪他,我们要去后山一趟,你先在这里呆着,我们马上就会回来的。”

    澄水心里一惊,“后山有什么事情吗?”

    戚欣儿勉强笑了一下:“嗯,处理一点事情。”

    半空中,一道黑影窜了过来,上下飘荡着。

    “处理什么事情啊?宇阳长老,欣儿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