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9章 玉情水修(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79章 玉情水修(七)

    第379章  玉情水修七

    宓奚玥以傲人之姿,站在半空中。

    她一手掌心向外,对着乌云,一手捏诀,嘴里面念念有词。

    只见那乌云忽然之间哆嗦了一下,然后就散成了几片,再然后就消散不见了。

    宇阳和戚欣儿的表情呆愣,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这,这就没了?”

    别人家渡雷劫好像不是这样的啊。

    宓奚玥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意思,十分淡定地收回手,然后落在地面上。

    “玉儿。”

    戚欣儿和宇阳围了上去,澄水也默默地站在后面,看着他们三个。

    饶是他再怎么迟钝,也知道这三个人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宇阳长老本来是不准备将他们之间的关系公开的额,但是现在只有澄水这么一个弟子在这里,两个人迟早也是要成婚的,不如现在就坦白吧。

    正好也借这个机会,看看澄水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如果他真的有露出一丝贪婪之意,那他就直接把他给杀了,以免后患。

    宓奚玥当然知道宇阳长老是什么意思,不过她也想知道,这个位面的烈孤寒,到底是扮猪吃老虎,还是真的就这么迟钝呢。

    澄水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现在气氛好严肃,师父脸上的凝重是任何时候都没有的。

    四个人一起进了书房,澄水和宓奚玥坐在下方,两个人不远不近的距离,倒是让人觉得他们以前并不相识。

    澄水侧脸看了一眼宓奚玥,不知道为什么她要装作不认识他的样子。

    “咳哼!”

    宇阳长老用咳嗽声唤回澄水的心神,后者赶紧坐好,不敢再看别处。

    “澄水,你入门这么久了,对灵根有什么认知?”

    “回师父,你说过,我们之所以能修仙,是因为体内有了灵根,灵根越少,则表示人修炼的灵气越精纯,门中的弟子则是有三灵根,双灵根,还有单灵根还有异灵根。”

    说到这里,澄水很是惭愧的低下头,因为他就是三灵根,还是一个不开窍的三灵根。

    宇阳长老颇为满意的点头:“看来为师讲的你都差不多记住了,那么,单灵根又有哪些比较特殊的呢?”

    “啊?”澄水抬起头,不知道宇阳长老为什么会问起这个问题。

    他只能自己想dá àn了:“单灵根,特殊的,哦,就是水灵根了吧,多为女修士,她们都是纯阴之体,是男修士们互相争夺的炉鼎”

    澄水就算没有见过水灵根的女修士,也知道她们有多抢手,与女修士双修,他们的修为便会日益深厚,比用正常途径修炼更加快捷,是很多男修士梦寐以求的。

    “不错,那如果让你得到一个水灵根的女修士,你当如何?”

    宇阳长老这话就有些意味明显了,戚欣儿也不由得心提了起来,宓奚玥则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澄水摇摇头:“弟子不知。”

    不知?那也就是说他连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宇阳长老和戚欣儿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一边的宓奚玥一手支着下巴,敲了敲桌子,引得澄水看了过去。

    她笑着看他:“小道士,如果我说,我就是水灵根女修士呢?”

    澄水的表情呆了一呆,然后脸就慢慢的红了。

    他赶紧低下头,有些仓促地回道:“你修为这么高,怎么可能会是水灵根呢?”

    听说,水灵根的女修士最多修炼到金丹。

    宓奚玥缓缓摇头:“那可不一定,凡是都有例外呢,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澄水想了一下:“到时候,我娶了你便是,你是我的妻,谁也不会欺负你的。”

    水灵根的女修士天生就是炉鼎,没有哪个修士愿意娶这么一个女人,成为别的修士的眼中钉肉中刺,都是私底下圈养一些,那她们也太可怜了一些吧。

    宓奚玥追问道:“真的?就算是别人知道了我是水灵根,你也执意保我,不把我交出去?”

    只见澄水十分认真地点头:“我记答应了护着你,那便一世都不会变的。”

    但是他的心里还是不太相信,这个与他一块儿度过了两个月夜晚的女孩子,是水灵根,还是一个元婴修为的水灵根。

    澄水的心里既有些安心,又有些失落。

    安心的是,大多数男修士都打不过她,失落的是,他现在还没有能力保护她。

    宓奚玥这才看向宇阳夫妇:“爹,娘,你们觉得怎么样?”

    宇阳微微点头:“既然是你也同意的,那为父和你母亲就开始为你们二人操办仪式,到时候你们二人结成道侣,也势必会让人惦记上,一定要多加小心。”

    澄水本来听到宓奚玥对他师父的称呼时,就已经愣住了,没想到让他吃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操办仪式?结成道侣?谁和谁啊?”

    宓奚玥走了过来,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当然是你我二人啊,怎么,你不愿意吗?”

    她最后一句话几乎是贴在澄水的耳边说的,后者的耳朵动了动,耳尖又慢慢变红了。

    看到她如此轻浮,宇阳长老的眉头跳得厉害:“玉儿,休要无礼!”

    宓奚玥无语地撇撇嘴:“我这不是在跟未来的夫婿增进一下感情嘛。”

    宇阳长老又要发火,被戚欣儿拦住了:“宇阳,玉儿她刚出来,很多事情都还不懂,你就忍耐一些,我看不如就让玉儿先住到澄水的院子里,等到澄水过了金丹期,再让他们二人结成道侣如何?”

    她的意思是,让宓奚玥和澄水双修,等到澄水成为金丹修士,有能力保护宓奚玥了,再正式公布宓奚玥的身份。

    这样虽然会显得女儿有些轻贱,可是现在外面那么多修士都在寻找水灵根的女修士,他们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如今的修仙界,已经不像以前那么干净纯粹了,她身为母亲,只希望女儿能够好好地活着就好。

    宇阳长老当然不可能同意:“我可以让玉儿住进澄水的院子,但是你想的那件事情,不可能,我宇阳的女儿,绝对不会成为任何人的炉鼎!”

    丈夫的拒绝也是在戚欣儿的意料之中,毕竟,她这也是下下策。

    宓奚玥见夫妻俩有吵架的趋势,就慢悠悠地站了出来:“不如二位,听我一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