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玉情水修(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80章 玉情水修(八)

    第380章  玉情水修八

    宇阳长老和戚欣儿两个人的顾虑,宓奚玥都是知道的,可是想要提升澄水的修为,也并非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如果爹娘信得过我,那我就教他修炼,怎么样?”

    宓奚玥才不会在这之前就作为炉鼎和澄水在一起,虽然她暂时逃脱了做一个众人垂涎的炉鼎,但是还是以炉鼎的身份暂居在澄水身边。

    开什么玩笑,这种赔本儿的买卖她才不会做呢!

    “宿主你是怕万一烈孤寒又成了你把控不住的那种设定,把你给害了吧?”

    系统这话倒是说进了宓奚玥的心窝里,不是她不信任烈孤寒,实在是主神太不是东西了,总想在暗地里黑他们一把,防不胜防啊。

    宇阳长老和戚欣儿相视一眼,似乎是在考虑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你的修为”

    他这个女儿五十年的修为还停留在辟谷期,怎么又只是过了二十年,就直接成为了元婴修士,难道她的身上还有什么他不知道的机遇?

    宓奚玥十分正经地点头说道:“我做梦的时候梦到一位老者,他自称是天界的仙人,觉得我在凡界挺辛苦的,就传授了我一些功法,没想到我照着他说的练,这么快就成为了元婴修士,爹,娘,你们是不是很开心?”

    开心,当然开心,自己的女儿不用被别的修士欺负,他们这些做父母的简直是高兴坏了,那就同意了吧。

    “我同意你督促澄水修炼,但是有一点,不可越距,若是让我知道你们二人做出什么不合常理的事情,休怪为父翻脸无情。”

    宇阳长老这话,是对着澄水说的,他还是很担心澄水会在修为大成后,就将玉儿给害了。

    宓奚玥点头:“好啊,我没意见,小道士,你呢?”

    澄水这才从一脸迷茫中清醒过来:“啊,我,我没意见。”

    他这是多了一个专属师父,怎么会有意见呢?

    宓奚玥笑眯眯地看着宇阳长老:“那我们就先过去了,爹娘,晚上见。”

    她直接拉着澄水就跑了,都不留给宇阳长老他们一点反应时间。

    戚欣儿感叹道:“我看这两个孩子挺投缘的。”

    难得她那个一百年都不出来huó dòng的女儿,有这么一个想要说话的伴儿。

    宇阳长老负手而立:“但愿澄水可以一直守住本心,也不枉我将玉儿放在他身边的好意。”

    “会的,澄水之所以叫做澄水,难道不是因为你看他心思澄明,本性善良才取得这么一个名字吗?”

    戚欣儿相信丈夫的眼光,所以也十分放心澄水。

    “好吧,希望如此。”

    宇阳长老暂时先放下心来,开始召集各个弟子回来,魔道入侵,他们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得到信儿,是不是说明他们也在路上出了什么岔子?

    戚欣儿则是帮助丈夫一起去召回弟子们,让宓奚玥和澄水两个人相处。

    在澄水的带领下,宓奚玥终于见识到了他的院子。

    “你没搞错吧,你确定这是你住的?”

    宓奚玥真的是从来没见过这么荒芜的院子,也就中间的屋顶可以看得出是住人的,看其它的完全都是一个大杂草院啊!

    澄水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我平日里都只顾着修炼,就没有打扫。”

    他虽然是宇阳长老的弟子,但是却是一个三灵根,不能和普通弟子住在一起,那些内门弟子又瞧不起他,所以他就申请住在这里,一个小山包上,也落得清闲自在。

    宓奚玥干笑:“你还真的是只顾着自己逍遥啊。”

    草都长得快到她的肩膀了,小虫子飞来飞去的,不一会儿就在她脸上留下了不大不小的包。

    “哎呀,你看”宓奚玥皱着眉,让澄水看她脸上红的一大片,“你要是不除草的话,我这张脸恐怕都是要毁了。”

    细听之下,那语气里面还带点委屈,如此撒娇的姿态,可是从来没见过的。

    澄水本来就没怎么接触过除了戚欣儿以外的女人,冷不丁的遇到了宓奚玥,还是一个不拘小节的女人,还会关心他,还救了他,现在又是这么一个小鸟依人的样子,虽是埋怨,也让他十分受用。

    他有些笨拙的拿出一条丝巾,又拿出一个瓷瓶:“这里面是解毒的药水,你用丝巾沾一些在脸上擦拭一下,就不会痒了。”

    宓奚玥接过瓷瓶,打开一闻:“这可是阳虚山最好的解药,你就拿来让我涂脸?”

    这解药可以解百毒,只有内门弟子人手一瓶,澄水竟然就直接给了她,这也太大方了。

    “得了吧宿主,你还不是小心肝乱颤,高兴坏了吧。”

    澄水就地开始拔起了草:“玉儿你先找个地方去擦药,我拔完草就过去。”

    宓奚玥拉住他:“何必要这么麻烦。”

    施个法就完事的做什么要自己拔草,这么一大院子的草,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弄干净?

    “可是师父说,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能借助术法,这样会让人产生惰性的。”

    澄水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听宇阳长老的话的。

    宓奚玥挥手:“现在我爹在不在?”

    澄水摇头。

    “那你是不是不想让我住在这里?”

    澄水摇头的速度快了很多。

    “那我想要让我住的地方很快的变好看一点,有问题吗?”

    澄水顿了一下,很是缓慢地摇了摇头。

    宓奚玥一拍巴掌:“那不就完了吗,是我用术法又不是你,我爹问起来也不会怪罪到你的头上的。”

    她疏导完小道士,轻轻挥手,院子里的杂草就消失得一干二净。

    “呀,这些草都没了,院子里就显得光秃秃的,好了,现在我们就自己动手,把院子弄得像个人住的地方好吗?”

    宓奚玥指着空出来的一大片空地,微笑着看着澄水。

    澄水怔怔的盯着宓奚玥,好像觉得胸膛的地方涨涨的,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一样,让他也不由自主地想跟着她去做她想做的事情。

    “好,你想怎么样弄,我跟你一起。”

    宓奚玥想了想,“那好吧,我到时候把图画出来,我们再去做。”

    “好,都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