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玉情水修(十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85章 玉情水修(十三)

    第385章  玉情水修十三

    宓奚玥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师弟正以一个十分委屈的姿势,被“人”压倒在床上。

    “卧槽,你这个畜生!快放开我师弟!”

    宓奚玥挽着袖子就要冲上去,澄水双眼饱含泪水,叫道:“师姐。”

    这小样,别提有多可怜了。

    宓奚玥直接就冲了过去:“敢动我师弟,活腻歪了对吧?”

    黑影看了宓奚玥一眼,然后将澄水的领子一把揪住,两个人站在宓奚玥的对立面。

    “你可别过来,要不然你这个白白净净的师弟可就要魂飞魄散了啊。”

    宓奚玥听了他的话,赶紧停下:“你想让他魂飞魄散?是在跟我开玩笑的吗?”

    要是这货能把烈孤寒的魂魄打散,她的魂魄丢给他玩儿都行,说他胖还会喘了。

    “我可没跟你开玩笑,你最好乖乖听话,我就不会伤害他的。”

    宓奚玥立马点头:“好好好,我都听你的,你最棒,你想要什么?”

    黑影想了一下,“我要你百年的修为。”

    宓奚玥无语,没想到这货还是挺识货的么,竟然敢要她百年修为。

    澄水一下子就急了:“师姐,你千万别答应他!”

    宓奚玥的表情微妙,这孩子还真的是太实诚了,哪只眼睛看到她要把修为给他了?

    “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是你得先放了他,我过去做你挟持的人质怎么样?”

    黑影才没有那么好骗,直接拒绝道:“不可以,你得先把你的金丹给我。”

    宓奚玥的眼角一抽:“好,但是你最好言而有信。”

    “我才不像你们这些修仙者那么虚伪。”黑影似乎很是讨厌修仙者,一度态度十分激烈,“你们都是伪君子,表面一套背地里一套,我再也不要相信你们说的这些废话啊!”

    宓奚玥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都是在说些什么?”

    “我在说什么,当然是说你们这些修仙者的无耻,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宓奚玥:“”

    这和剧本上的不一样啊,没说这个小镇上有哪个魑魅魍魉是和修仙界的人有仇的啊,呃,不过好像妖魔与修仙界的人素来就是势不两立的,这么有成见也是意料之中的,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这么可爱又善良的澄水小帅哥要遭此毒手啊。

    所以还是照办吧。

    宓奚玥点头应允,“好,我只能先给你一半金丹,若是你放了他,我才会给你另一半。”

    给了他一半的金丹,她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了,到时候金丹一样还是他的。

    黑影觉得这笔买卖很划算,所以也答应了。

    宓奚玥不顾澄水绝望的眼神,十分爽快地将金丹逼了出来。

    炎璞玉是水灵根,所以宓奚玥修炼出来的金丹也会带着蓝色的灵光。

    黑影十分惊讶:“你竟然是水灵根的元婴修士。”

    宓奚玥点头:“对啊,这金丹对你们来说,可是大补,吃了它,你的修为就会增近十倍,所以你今天是赚大发了。”

    她将金丹上下抛了抛,引得澄水倒吸了一口冷气。

    宓奚玥看着他,叹道:“这般喜形于色,可不好啊。”

    澄水咬着唇不肯哭出来,他不想因为自己惹得师姐修为散尽,这样的话她的性命也会有危险的。。

    “好了,我这师弟胆小的很,你可别再吓他了,这一半的金丹给你,你放了他吧。”

    宓奚玥说着,就将金丹一分为二,她的脸色也在同一时间灰白了下去。

    “师姐。”

    澄水小声惊呼道,被她制止了。

    黑影也不知道是在可怜宓奚玥还是怎么的,竟然真的将那一半金丹收下,还放了澄水。

    澄水一溜跑到宓奚玥面前,扶着她:“师姐,你”

    宓奚玥摆摆手:“无碍,只不过是没了一半的修为,我还是可以站得住的。”

    澄水的心里别提有多自责了,他这趟下山历练也只不过是在给师姐添麻烦而已。

    “好了,我已经放过他了,你最好还是自己过来吧,别逼我动手。”

    黑影拿着一半金丹,有些出神地看着它,好像想起了什么久远的往事。

    宓奚玥拍了拍澄水的手,让他安心。

    澄水固执的不肯放开,“师姐,要抓我们一起被抓。”

    宓奚玥:“”这倒霉孩子到底是谁教出来的?脾气怎么这么倔呢?

    “听话,你先出去,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若是她猜得没错,这里早就已经被精怪们包围了,她只好又给了澄水几张符。

    “记住,将它贴在你的胸前,这样外面那些东西就近不了你的身了,还有,我教你的那些东西你都还记得吧,谁要是伤害你,千万别手软。”

    宓奚玥还是有点不放心他,但是现在显然时间有些不够用了。

    “快走,别回头!”

    她一掌拍向澄水,将他从窗户的方向扔了下去。

    底下果然有好多精怪在守株待兔,澄水连忙将符贴好,那些精怪就不能近身。

    澄水不敢辜负宓奚玥的嘱托,一路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呵呵,你对这个小道士还是挺情深义重的,不过他可就没那么有良心了。”

    黑影看笑话一般将宓奚玥的所作所为收入眼底,然后下出这样的结论。

    宓奚玥像看着智障一般回视他:“有没有良心不是你说了算的,是我让他走的,他不回来那也是听了我的话才没有回头的。”

    黑影追问:“你就这般在乎他,在乎到修为尽失,水灵根的秘密暴露与她rén miàn前?”

    “为何不能?”宓奚玥挑眉,“我在乎他,是因为我就这么一个师弟,要是我真的能活下来,说不定还是我未来夫君,我当然在乎,只是你”

    宓奚玥歪着脑袋打量了黑影一番:“你似乎对修道之人极为排斥,或者说是对男修士极为排斥才对,为什么会这样呢?”

    黑影的气息乱了一下,低吼道:“你胡乱猜测什么,还是乖乖的把剩下那半颗金丹给我吧。”

    宓奚玥微笑,将剩下的半颗金丹拿在手里,就是不给他。

    “你着什么急呢,我忽然对你感兴趣了起来,还想多问问你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你这样我会很伤心的,清儿姨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