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8章 玉情水修(十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88章 玉情水修(十六)

    第388章  玉情水修十六

    十年后。

    南方小镇的雨似乎多了些,街道上也甚少人,只见一把伞在街道上缓缓移动着,来到一家点心铺。

    掌柜的一见到他,立马喜笑颜开:“公子,您的点心已经准备好了。”

    “嗯。”

    那人空着的手递过去一吊钱,再接过点心,转身离去。

    点心铺的掌柜喜滋滋的收好钱,就看到自家女儿躲在后面偷偷地看着刚刚那位公子。

    “看什么看,不知羞耻!”掌柜很是嫌弃地让女儿回到后院,“一天到晚就知道念叨这个男人,有什么好的,再好也是一个已经有娘子的人了!”

    这个镇上谁不知道,刚刚来买点心的英俊男人已经成家了,有多少姑娘爱慕着他,但是人家就是对自己的娘子钟情不已。

    掌柜的声音不大,但是对于修仙的人来说,方圆百米的声音尽收耳中是不在话下的,更何况是经宓奚玥的手出来的修仙者。

    澄水微微偏头,看了一眼点心铺,这间点心铺不能再来了,真是可惜了,师姐最喜欢吃这家的点心。

    宓奚玥在家里等得好无聊,“澄水怎么还不回来。”

    早知道她就一个人去拿点心了,这还不知道他是被哪家小姑娘拦在路上了。

    正想着,就听到院子的门被推开的声音。

    澄水将大门关上,进屋子的脚步稍微加快了些,沉声说道:“师姐,我把点心拿回来了。”

    宓奚玥跑到屋檐下:“快进来,咦,你的身上怎么湿了?不是有伞吗?”

    先前在外rén miàn前不苟言笑的人,这个时候竟然带着些羞涩:“我怕点心被雨淋湿,就将它护好”

    宓奚玥轻笑:“傻瓜,你不是还有法术的吗?”

    澄水还是那番说辞:“师父说过,平常能不用法术就别用,会变得懒惰的。”

    宓奚玥撇嘴:“也难为你还将那老头子的话放在心上。”

    她才不会去听呢,人生苦短,应及时行乐,能坐着坚决不站着,能躺着坚决不坐着才是她的行事准则。

    “师父教诲,我怎么会忘?”

    宓奚玥拉他进来:“既然你没忘,那就还是记得十年前你师父说过什么吧?”

    澄水脚步一顿,神色莫名:“没忘。”

    已经到了十年之后的弟子大比吗,这时间过得未免也太快了些。

    宓奚玥边拆点心边说:“没忘就好,今天晚上我们就走。”

    澄水惊讶:“这么快?”

    “快什么?”宓奚玥咬了一口点心,“我这还是因为懒得走路,特意晚了几天才跟你说的,你师父他老人家早就在十天前催我们了,我说我们走路回去,会在大比开始的前一天到的,现在已经是大比的前一天了。”

    她顺势塞给了澄水一块点心:“赶紧去收拾你的东西,我们一会儿坐传送阵离开。”

    澄水惊讶极了:“师姐你已经会摆传送阵了?”

    宓奚玥瞪眼:“你开什么玩笑,你师姐我现在什么修为,怎么可能连个传送阵都学不会?”

    “也对,师姐你都已经是化神期的修为了,肯定什么都是手到擒来的。”

    澄水说到这里有些失落,因为他现在还只是一个金丹修士,修为远远比不上宓奚玥,更别说要保护她了。

    “不要灰心,你是我教出来的,我对你有信心。”宓奚玥拍拍小伙子的肩膀,“加油,我看好你哟。”

    澄水点头:“嗯。”

    两个人快速地将点心解决完,就带着包袱坐上了传送阵,宓奚玥早就将这个位面的地图研究了透彻,阳虚山的坐标她也早就铭记于心,所以两个人很是精准的落到了宇阳长老的卧室。

    两年前联系上了宝贝女儿的宇阳长老,现在很是神清气爽,知道女儿没有事情,还把澄水那小子教导的进步神速,他这个当爹的是无比的欣慰,到了晚上也就格外的想做些别的事情来开心一下。

    戚欣儿就没见过几百年了还跟个毛头小子的男人:“你动作轻些!”

    “怕什么,这里只有我们两个,欣儿,你还是和几百年前一样美,真的让我”

    “噗!”

    宓奚玥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

    “谁!”

    宇阳长老赶紧将被子裹好,面色不善地看着旁边。

    宓奚玥才不会凑过去,只是笑的贱兮兮的:“老爹,你们继续,我们先走了。”

    反正灯光灰暗,谁也没看清楚。

    听到这话,宇阳长老就知道是谁了,咬牙道:“炎璞玉,你这个小兔崽子!”

    “哎,老兔子你好,老兔子再见。”

    宓奚玥拉着澄水,一溜烟的就跑回了自己的院子。

    “我的天哪,简直笑死我了,没想到老头子这么有精神,看来不久之后我就会有个小我一百岁的弟弟mèi mèi供我蹂躏了,哈哈哈!”

    某人扶着树狂笑不止。

    澄水默默为自己的师父点了一根蜡,“师姐,已经很晚了,我们休息吧。”

    明天就要大比了。

    宓奚玥赶紧止住笑:“不好意思啊,忘了正事儿了。”

    她是想着,既然宇阳长老一点都不担心,看来这场大比澄水完全没问题的,那他们就可以安安心心地睡觉了。

    “早点休息,明天好好表现。”

    明天还要先比试一场,才能进行历练分配呢。

    澄水很希望她再说两句,可是宓奚玥一点都没有默契的回屋睡觉了。

    没有得到鼓励的澄水低着头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想着明天应该怎么对付那些对手。

    迷迷糊糊间,竟然感觉身边有人,吓得澄水一个激灵。

    他一转头,就看到宓奚玥一手支着下巴,蹲在他的床边。

    澄水舒了一口气:“师姐,你,你怎么来我”

    “今夜无心睡眠啊。”宓奚玥叹了一口气,然后坐到澄水的床边,“没有一点睡意。”

    澄水从来都是急她所急:“那师姐我陪你聊天吧。”

    “好啊。”宓奚玥的眼珠子转了转,不怀好意的笑了:“师弟,现在夜已经深了。”

    澄水的后背汗毛倒立,咽了一口口水答道:“对,对啊。”

    宓奚玥趴在他的耳边轻声问道:“那,我们要不要做点夜晚该做的事情?”

    什么事情?

    不会是他想的那样吧?

    澄水懊恼地发现,他竟然有些期待接下来的事情。

    宓奚玥微微靠近他,“师弟”

    澄水的眼神迷离:“师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