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玉情水修(十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89章 玉情水修(十七)

    第389章  玉情水修十七

    宓奚玥狠狠拍向澄水的脑门儿,后者吃痛地捂着疼处。

    “师姐,你”

    宓奚玥鄙视地看着澄水:“你整天到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呢,我这是看你眼神飘忽不定,想要看看你的心魔有没有稳定。”

    澄水怎么会想到是这样的神转折,他期待的事情就这么成为泡沫。

    “师姐”

    宓奚玥冷笑一声:“叫师姐也没有用,明天的大比前比试,你最好给我小心一点,别峰的那么多弟子可都不是好对付的,比你修为高的也比比皆是,你可莫要因为自己十年修炼成金丹而自负起来。”

    “知道了师姐。”澄水点头,“我一直都没有放松过修炼。”

    “所以你刚刚也是在修炼?”

    澄水:“”能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好了,既然你都这么用心,我也就不打扰你了,你慢慢修炼,我先去睡觉了。”

    宓奚玥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澄水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好师姐越走越远,自己却难以平静。

    到了第二天,他几乎是顶着一双熊猫眼去的前厅。

    宓奚玥看着他精神不济的样子,心里小小的愧疚了一下。

    “这孩子一定是昨晚太用功了,也真是的,玉儿怎么这么晚了才送他回来,我也没有机会来给他说这里面究竟有哪些弟子需要防备的。”

    宇阳长老还是很记恨宓奚玥昨晚闯进了他们的房间,扰了他们的好事,所以一大早起来就在挑宓奚玥的刺。

    一边的宓奚玥耸肩,这怪她咯,她昨天晚上明明已经提醒过了,既然宇阳长老想这么针对她,那就随他高兴好了。

    澄水看到门内所有的弟子都已经到了,很多的熟面孔都出现在他跟前。

    “这不是澄水吗,怎么几年不见,竟然还是个废物?”

    虽然十年不见,但是这个声音还是让他一下子就记起来是谁,也知道这是多年的老对头来了。

    净水没想到这么久了还能见到澄水,他还以为这个蠢货早就死在外面了,竟然还敢回来!

    澄水看到净水,并没有太大的反应,两个人是一起进来的,也都是三灵根,只不过净水比他运气好一些,早早地就到了筑基期,可是他也一直停留在了筑基期,现在亦然。

    对于已经成了金丹期的澄水而言,净水完全就是一个渣渣,构不成什么威胁的。

    所以,对于净水的挑衅,澄水直接就无视了。

    只可惜了净水平日里挺会看人脸色的,今天竟然看不透澄水的修为。

    也难怪了,修为低的本就不能看透修为高的,净水现在还以为澄水是一个废物,不过是因为他的修为没有澄水的高。

    宓奚玥看到有人这么嚣张,肯定不会坐视不理的,直接就很不客气地嘲讽道:“一个小小的筑基期就敢在这里猖狂,有没有人教你做人啊。”

    净水从来没有看过这么漂亮的女修士,直接就直了眼,但是残存的理智还是让他稳定住了。

    “这是哪个门派的仙子,怎么没有看到过?”

    宓奚玥的眼皮抽了抽,真的是色心不改!

    “我是你祖宗修仙时候的门派,这你都不知道,白活了这么久了!”

    净水仔细想了一下:“我祖上并未有人修仙呢。”

    宓奚玥:“”看着孩子傻得连话都听不出来了,真的是没有骂他的**了。

    澄水想笑又不敢笑,害怕被宓奚玥打。

    宇阳长老是知道底下的弟子以前对澄水多少有些看不起的,却没有管这些小辈们的打打闹闹,现在有玉儿在身边,就更加不用他们操心了,这孩子可是骂人的一把好手。

    要是被宓奚玥知道宇阳长老这么想她,估计分分钟能把宇阳长老骂死。

    “赛前比试,现在开始,请各位弟子上前抓取名次。”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所有的弟子抓阄来决定对手是谁,这样的话就没有人会zuò bì了。

    当然,每一个阶段的弟子会有自己的名次。

    所以,当澄水走到了金丹期的弟子旁边,净水的表情可是滑稽的很,他赶紧去拉澄水:“你疯了,你可是什么都不会的废柴,怎么站在那里?”

    “你才疯了,澄水现在已经是金丹修士了,不站在这里站在哪里?”

    宓奚玥一巴掌将净水拍到一边,然后站在澄水旁边,“你要记住,万物相生相克,你是三灵根,总有方法来制住你的对手。”

    “嗯,我知道了。”

    澄水现在已经将三灵根都修炼了起来,别人单灵根的金丹期修为,也只不过是他三分之一的修为。

    “我相信你,你也别让我失望啊。”

    宓奚玥在这十年之间,可是让他将所有的秘籍全都看了一个遍,就算不能是全部都修炼了,那也是了解了**不离十,放在脑子里好好消化也是很好的。

    澄水怎么会舍得让她失望,上去抓了阄之后,就一直等着自己上场了。

    宓奚玥在一边灌输着上场之后应该注意的事情,“总之,那种小人的事情你就不用做了,我们君子坦荡荡,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你还要小心那些心术不正之人,能抓住证据的就抓,抓不住的你告诉我,我来帮你收拾他们。”

    这种比试,见不得人的手段可多得多了,澄水脑子太直,估计想不到这些,那她就要好好地在一边看着了。

    澄水点头,将宓奚玥的话记在心上。

    “下一场,澄水对战舞水。”

    舞水是禹城长老的弟子,一个金丹期的女修士,修炼的是木系术法。

    宓奚玥一手支着下巴,这下可惨了,舞水可是门中修为最高的年轻女修士,样貌也是数一数二的,受很多男修士的追捧。

    澄水是个没见过什么大měi nǚ的男人,会不会被美色所迷,手下留情啊?

    台上,澄水面无表情地看着舞水,就跟看到别的男人没有心动。

    舞水也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就看到她就像是看到平常人一样,什么情绪波动也没有,也不会忍让她。

    随后的结果,也就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澄水抱拳:“舞水师姐,承让了。”

    “这一场,澄水胜!”

    台下的宓奚玥点头,这样就可以进去试练的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