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玉情水修(十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0章 玉情水修(十八)

    第390章  玉情水修十八

    最终的比赛结果有些出人意料。

    只有三十个弟子能进入上等历练境地,那里面的宝物众多,但是想要承担的风险也是极大的。宓奚玥看着澄水,询问着他的意思:“你的想法呢?”

    她向来不会专断,都会在事先问一下他的,而澄水也会很直白的告诉她他心中所想。

    “我想去。”

    澄水想得很清楚,上等境地可是他以前都没有想过的,现在他有机会可以进去,为什么不去呢?

    宓奚玥再一次问道:“就算九死一生也要去?”

    上等境地里面的环境险恶,有很多她都不知道的异兽,风险真的很大。

    “师姐,你不能再护着我了,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了。”

    澄水心里又怎么不知道,宓奚玥还是很为他着想的,虽然有时候方式奇怪了点,可是他最终也学到了不少,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成就。

    宓奚玥拍拍他的肩膀:“你就算是三十岁了,那还是比我小五十岁,在我眼里,你就是小孩子!”

    托了修仙的福,她现在八十岁了还是小姑娘的容貌。

    澄水没有反驳,这种时候反驳了,他可能会被宓奚玥放着这么多人的面暴打一顿。

    听到澄水一直在叫宓奚玥师姐,别的弟子就疑惑了,宇阳长老什么时候收了一个女弟子?

    别峰的弟子可能不知道他们峰的情况,但是宇阳长老的弟子没道理也不知道这个女弟子的存在啊。

    宇阳长老的弟子有的已经在窃窃私语了,宇阳长老的大徒弟阮水也在深思。

    因为百年前的旧事还有几十年的小师妹的夭折,师父可是不收女弟子的,这个师妹又有什么能耐让师父破例的,还藏得这么严实?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师妹和澄水关系非同一般,两个人怎么看怎么都像是一对。

    师父师娘不是最讨厌门下弟子不专心修炼,跑去谈情说爱的吗?

    阮水正要去问个清楚,就被大长老给打断了。

    “所有的弟子都到对应的境地前等候。”

    下中上三等境地在不同的地方,因此很快的人就少了一大半。

    宇阳长老门下的弟子不多,但是修为也是数一数二的,除了几个不成器的去了中等境地,大部分都在上等境地,因此他也跟去了上等境地。

    阮水看四下没有多少人,脚步紧跟在宇阳长老后面。

    “师父,弟子有些疑问想要请师父解惑。”

    宇阳长老听到自己的大弟子有话要讲,转过身去,但是看到他的神色,也知道他所谓何事。

    “你心中所想,等到合适的时机,为师会说的,现在,安心参加试炼吧。”

    这个试炼远远比关心澄水的事情重要得多。

    阮水看到宇阳长老不想多说,也明白现在肯定是不能知道什么,那就只能等到他所谓的时机到了才可以吧。

    在更后面的澄水和宓奚玥窃窃私语着。

    “你今天表现不错啊,定力也很不错嘛,舞水可是门中最漂亮的女修士了,你竟然也下得去手。”

    宓奚玥看到舞水最后跌坐在地上,心里还是很暗爽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个师弟怕是个傻子吧,měi nǚ当前他都能下重手,要是以后他们俩动手了,这货会不会也是这样的啊?

    澄水心里苦啊,他明明就是想速战速决,谁知道那个女修士那么弱。

    现在听到宓奚玥也说他下手太狠了,单纯的澄水有些慌了:“师姐,我是不是做错了?那要不我过去道歉?”

    宓奚玥脸色一僵:“”

    别拦着她,让她打死这个蠢货!

    玛德智障,还想回去道歉,回去道歉了舞水以为他看上她了怎么办?

    “呃,下次下手轻一点就是了,道歉就不用了,你看她明显不想理你。”

    宓奚玥让他往舞水那边看,对方一直黑着脸,看到他们的目光后,立即转过头去。

    澄水也很绝望啊:“师姐,你说她会不会记恨我?”

    “难说。”

    宓奚玥怎么知道舞水心里在想什么,说不定多半是觉得澄水这个小伙子很不错,不像其他弟子一样会对她谄媚献殷勤吧。

    澄水献殷勤的对象早就已经定了,怎么可能会去向别的女人献媚。

    “那我就不过去了,免得她还以为我是在炫耀。”

    澄水也见过不少胡搅蛮缠的女子,越是有些姿色的就越脾气大,所以在他心里,除了宓奚玥,其她的女人都是洪水猛兽,能离多远离多远。

    上等境地打开的速度比其他两个境地慢上许多,所以被允许进去的弟子都在外面等候。

    宇阳长老本来还想趁这个功夫好好地给澄水上会儿课,没想到这小子依旧跟在他闺女后面转,真是气死他了!

    “你们两个还不赶紧过来?”

    走在后面是想做什么?

    宇阳长老瞪眼,好像要把两个人给吃了。

    宓奚玥挡在前面,眼睛瞪得更大:“干嘛,吓唬谁啊!”

    宇阳长老一口气憋在嗓子里,这丫头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敢顶撞她老子!

    戚欣儿过来,轻声说道:“你们两个就不能低调一点,现在澄水本来就很引人注目了,若是因为你们二人太过亲密,肯定还会让人觉得轻浮的。”

    这样,进了境地,还不知道他们怎么给澄水下绊子。

    宓奚玥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她忘了还有“合作”这回事儿,都怪她单打独斗的都习惯了。

    “好吧,我们俩先过去那边说点事情,你们就先不要跟过来了。”

    宓奚玥这里还有好宝贝,在进去境地之前给澄水刚好。

    澄水懵懵懂懂地被带到一边的小树林里,宇阳长老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郁闷。

    “你说他们两个去那里做什么?”

    孤男寡女的,也不怕别人传闲话!

    戚欣儿劝道:“他们两个现在翅膀硬了,不会听我们的了,你就别再操心了。”

    现在玉儿的修为连他们都看不透,肯定不愿意被束缚,她有自己的想法。

    宇阳长老哼唧一下:“但愿他们两个人不会做些出格的事。”

    可是他还不放心,过去看看比较好。

    “哎,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一样”

    戚欣儿还没说完,就看到宇阳长老的脸黑的跟锅底一样,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怎么了?”

    宇阳长老两眼冒火:“那个兔崽子,我要弄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