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2章 玉情水修(二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2章 玉情水修(二十)

    第392章  玉情水修二十

    宇阳长老气急,也就不打自招了。

    “你的女儿,你的女儿不是出生的时候就已经”一个长老话说到一半,才反应过来,“原来你时故意隐瞒了你女儿的灵根,所以直接宣布她的夭折?”

    阳虚山有规定,刚出生的婴儿若是夭折,必须要当场火化,不能成为魔修和鬼修的营养品。

    也就是因为这样,宇阳长老才会顺利瞒下炎璞玉的消息。

    大长老指着宇阳长老的鼻子骂道:“好啊你,竟然敢隐瞒下这么大的事情,你不知道水灵根对我们多么重要吗?”

    宇阳长老仰头:“就是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想让自己的女儿沦落到做炉鼎的地步!”

    炉鼎是什么,修仙界的人没有不清楚的,对女修士来说,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大长老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他也有孩子,当然知道父母对孩子的爱护,可是这是关乎阳虚山的生死存亡,怎么能这么任性!

    “我炎宇阳在阳虚山几百年了,为门中付出多少你们不是不知道,难道就为了打造出一个上好的炉鼎,还要将我的女儿也赔上去吗?”

    宇阳长老是对阳虚山有着感情的,而且很深厚,完全没有想到师门竟然会强制让他交出玉儿。

    戚欣儿虽说是见惯了门内人的虚伪嘴脸,可是这么多人一起撕下这张miàn jù,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夫妻二人因为当年的事情饱受多少非议你们不是不知道,可是我们都忍了,现在呢,你们究竟还想让我们怎么样?”

    大长老深吸一口气:“宇阳师弟,你也别怪我们狠心,你的女儿是最精纯的水灵根,为了师门,你们必须交出来。”

    “不可能!”

    宇阳长老和戚欣儿异口同声地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拔剑出来。

    同一时间,阳虚山剩下的弟子就将他们二人包围了起来,几位长老也是一副要出手的样子。

    醉清风看着被自己亲手搅乱的局势,十分的满意。

    “啧啧,不就是去睡了一会儿么,怎么就错过这么一场好戏了?”

    门外,宓奚玥不紧不慢地走了过来,看到醉清风站在大堂并没有人管,还十分的惊讶。

    “呀,魔使都站到门前了,怎么也没有人招呼一声啊,让客人孤零零的站在这里,就是阳虚山的待客之道吗?”

    也是经过宓奚玥的提醒,众位长老才想起来,这场闹剧就是由醉清风这个师门叛徒引起来的,可恨他们还一门心思的内讧起来,被人看了笑话。

    “将他们二人给我拿下!”

    大长老从来没有见过宓奚玥,但是从宇阳夫妻的脸色中也能知道,这就是他们的女儿。

    一个是魔修,一个是上好的炉鼎,两个人一个都不能放过!

    “玉儿!”

    宇阳长老和戚欣儿两个人立马就跳入包围圈,将宓奚玥护在身后。

    “我看你们谁敢!”

    大长老被这两个人气得冒火,大声吼道:“你们是想叛出师门吗?”

    掌门现在在闭关,已经将近一百年没有出关了,要是被他知道宇阳长老被逼的叛出师门,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炎宇阳冷笑:“既然师门待我无情,我又何必自作多情地留在这里!”

    “你”

    戚欣儿面若冷霜,伸手就要给旁边的弟子一剑:“夫君,和他们废什么话,这么多的废物,我们还zhì fú不了不成?”

    夫妻二人当年也是佼佼者,虽然现在只不过是元婴境界,可是也比其他长老好得多,更别说,他们的女儿修为甚高,还怕打不过吗?

    “啧,看来我今天还多了不少的帮手。”

    醉清风可是没想到今天会多收下几个同伴的,这老天果然是待他们不薄。

    宓奚玥直接就不客气了,怼道:“闭嘴,谁是你的帮手,我还不想变成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魔修。”

    要成为魔修,就得将一身灵力转化成魔气,变成魔修之后还要被仙气反噬,这亏本的买卖她可不做。

    醉清风神色一凛:“就算你不想跟我成为魔修,你也逃不过要被当做炉鼎的命运。”

    他其实心里也没有底气,当年他还是能看出这丫头的修为的,但是现在完全看不透了,只有达到化神期以上的修为,他才会束手无策,难道她真的成了化神修士?

    不,这不可能,短短十年就成了化神修士,这简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

    他不信!

    “若是他们都能打得过我,那就来吧!”

    宓奚玥气场全开,将威压释放出来,偏偏就绕过了宇阳长老夫妇。

    “啊!”

    “噗!”

    有的修为太低的弟子,直接就吐血了,上面坐着的长老们也有些坐立不安。

    “怎么回事,好强的威压!”

    “这是化神期的力量吗?”

    “什么?化神期?你说这丫头是化神期?”

    天哪,他们这是得罪了化神期的大能吗?简直是罪无可恕啊!

    宓奚玥冷笑:“现在才知道,可是一切都晚了。”

    在她好说话的时候得寸进尺,等她不好说话了,那简直就是在把自己往火坑里逼。

    “放肆!”

    一道更加强大的威压砸了过来,宓奚玥第一时间将宇阳长老夫妇护好。

    醉清风自己一个人抗住这股气流,有些支撑不住。

    “玉儿。”

    这道比宓奚玥释放还难受的威压,来自于阳虚掌门。

    “师父!”

    大长老等一干人都十分惊喜地看着老者。

    阳虚掌门虚空而立,神色淡漠地看着宓奚玥他们:“你们几人,确是我阳虚一门的大害。”

    无论是从前的醉清风和戚清儿,还是现在的炎宇阳和戚欣儿,包括这个古怪的女娃,都是必除的。

    “师父”

    炎宇阳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师父一出来就是要杀了他们灭口。

    “嘁,你以为你的好师父是多么护着你,为了所谓的大义,他是最先会对你动手的人。”

    一边的醉清风可是深有体会,他就是最初的受害者。

    炎宇阳绝望地看着阳虚掌门,坚定地站在妻女的身前:“就算如此,我也不会让他伤害到我的妻子和女儿。”

    “夫君。”戚欣儿当然不会站在身后,“就让我们一起守护玉儿吧。”

    他们炎家只有这个一条血脉,万不能陨落在这些rén miàn兽心的人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