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玉情水修(二十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3章 玉情水修(二十一)

    第393章  玉情水修二十一

    宓奚玥在护住宇阳夫妇的瞬间,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慌乱,这是原主的感受吧?

    所以才会冲破她的禁制,将自己的父母保护住。

    戚欣儿转身安慰她:“玉儿,你放心,除非我们死,否则绝对不会让你受了委屈。”

    她已经让自己的女儿委屈了近百年,不会再让她连清白和生命都搭上去!

    “没错!”

    醉清风有些羡慕地看着这一家三口,他们之间的坚信不疑不是他和戚清儿能比的,就连蓁桐也不信任他。

    他摇摇头,这些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今天过后,这一家三口就都要不存在了。

    大长老看到师父过来,就一直盯着醉清风,看到他晃了神,直接偷袭过去。

    “呃。”

    醉清风想要抬手抵抗,结果被阳虚掌门死死压制着,只能承受了这一击。

    他抬眼看着大长老,没想到这个人还是这么的无耻,将老头儿的德行学得彻底!

    “师父,先将这个魔修处理了吧,至于宇阳师弟,他们都是自家人,怎么处罚还是关起门来商议比较好。

    大长老说完,就得到一众同门的赞同。

    这一家三口肯定是囊中之物,至于醉清风那个魔修,还是悄无声息地杀了比较好。

    “你们最好放了我,今天我可不是私自来的,魔主知道我是来这里的,若是我不幸被杀,他会让十万魔修屠了你阳虚山满门的。”

    要是放在以前,醉清风不会这么有把握,但是现在,他是魔主未来的丈人。

    阳虚掌门微愣,继而轻笑:“你现在能耐了,不错。”

    醉清风可不敢掉以轻心,他这个师父什么德行,他还是知道的。

    “若是我已经要得道了呢?谁还惧他?”

    魔主本是顺应天道而生,为了稳固天界和魔界的平衡,才有了魔主,所以人们都会害怕他三分,可是最近他夜观天象,发现代表魔主的那一半星河已经开始暗淡,这就表示有人威胁到魔主的位置了。

    现在醉清风找shàng mén来,是不是就说明宇阳的女儿跟这件事情有所关系?

    单一个水灵根体质,并不足以让醉清风这么关注,世上的水灵根那么多,最为精纯的也会有那么一两个的,很有可能是因为这个女娃身上还有别的秘密。

    几经思索下来,阳虚掌门觉得无论是哪个方面,都不能让炎璞玉死掉,那样,就只有把她关起来了。

    怎么处理宇阳夫妇,又是一个问题了。

    阳虚掌门的眉头微蹙,并不觉得这件事情比他成为掌门还要难,唯一要的,就是心狠。

    他闭了闭眼,似乎已经有了决策:“将炎宇阳和戚欣儿夫妻拿下,死伤不论!”

    这也就意味着,今天炎宇阳和戚欣儿都要死在这里了。

    宓奚玥眉间一凝,没想到这个阳虚山的掌门竟然这么无耻和心狠。

    炎宇阳似乎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二话不说和戚欣儿动起手来。

    至于宓奚玥,当然是和这里修为最高的人动手了。

    阳虚掌门看到宓奚玥飞身而起的时候,还觉得这丫头是不自量力,但是动起手来才发现她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

    “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丫头所用的功法完全不是阳虚山的。

    宓奚玥眯了眯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她嘴上没闲着和阳虚掌门顶嘴,手下的功夫也是越来越狠厉。

    “你这丫头的戾气还真的不小。”

    “要你管!”

    宓奚玥毫不客气的话语,让阳虚掌门脸上有些挂不住,所以也就下了狠手。

    “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低头的。”

    不低头的后果,就是多吃点苦头。

    阳虚掌门本来是不想和一个小辈计较的,但是对方似乎并不领情。

    宓奚玥暗叫一声不好,就看到阳虚掌门出掌袭向她的面门。

    她赶紧躲过去,没想到这老头儿只是一个虚招,实招则是对着她的丹田位置。

    宓奚玥:“”这老头是想让她变成一个废人啊。

    一个成为废人的水灵根,比有修为的水灵根更惨,变成一个一次性的炉鼎,死得惨惨的。

    尼玛!

    宓奚玥躲闪不及,但是也没有被打了个正着,堪堪擦过丹田位置。

    “噗!”

    她头一歪,吐出一口暗红的血,这老头的修为果然高!

    “玉儿!”

    炎宇阳和戚欣儿看到宓奚玥被打成重伤,赶紧想要赶过来,可是被阳虚掌门拦住了。

    “你们两个,最好乖乖束手就擒。”

    炎宇阳和戚欣儿对视一眼:“我们是不会把玉儿交出去的。”

    宓奚玥轻轻摇头:“你们”别白费力气了。

    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事情发展。

    炎宇阳看了戚欣儿一眼,不知道两个人在私底下达成了什么共识,竟然双双自刎,取出心头血,划出一道血阵。

    “不好,他们要启动护心阵。”

    所谓的护心阵,就是取两个人的心头血,必须是两个人发自内心的愿意,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布下阵法,这样任何人就不能靠近。

    炎宇阳心里默念:“澄水,玉儿就靠你了。”

    他在布阵的时候,特意将澄水圈进了阵法内,这样就有人能够带玉儿离开了。

    与此同时,澄水的心头一痛,不由得弯下腰。

    出事了!

    这种感觉很是强烈,强烈到让他拔腿就往出口跑。

    可是,境地已关闭,要到半个月后才能允许打开。

    澄水焦急地在出口的地方打转,也用了无数的方法想要强行打开门,可是都没有用。

    一定是出事儿了,要不然他不会这么心慌的。

    第一次心慌,还是他的父母全都离世的时候,这一次

    不会的,师姐可是化神期修士,一定会保护好自己和师父师娘的。

    可是他还是忍不住的心里发慌。

    他一定要出去看看,让自己安心。

    “你别白费力气了,这境地的出口是上仙留下的,你想要打开,就得成为上仙,可是现在,你也只不过是金丹修士。”

    阮水不知道自己怎么又转回来了,看到这个进步神速的师弟在做无用功,就只好上前劝道。

    “大师兄!”澄水双眼微红,一把抓住他的手,“快,快帮我出去,师父他们肯定出事儿了。”

    “你瞎说什么呢?”阮水挣开他的手,“师父和师娘都是元婴期修士,别的峰上的长老都没有他们厉害,谁会伤到他们?”

    “可是”

    阮水试图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来:“你别可是了,别忘了你现在可是在试炼,要是完不成任务,我看你出去了怎么有脸面见师父。”

    “哦对,我还要拿第一名回去见师父他们呢。”

    阮水心中不屑,就他还要拿第一名?开玩笑呢吧?

    两个人各怀心思的走了一段路程,就听到境地出口传来一些动静。

    澄水满怀希望地看了过去。

    “轰!”

    一道红光从境地外面闪了进来,将上等境地的空间都扭曲了。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回答他们的,是越来越扭曲的空间,还有上等境地支撑不住的破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