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玉情水修(二十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4章 玉情水修(二十二)

    第394章  玉情水修二十二

    炎宇阳和戚欣儿就算死也要拼个鱼死破的态度,惹恼了阳虚掌门。

    “将炎宇阳门下的弟子,全都诛灭!”

    心狠如大长老也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师父”

    炎宇阳手底下可是这一辈的弟子中的精英啊!

    “你以为,他的弟子也是好对付的?”

    炎宇阳近百年来培养出的弟子一个比一个厉害,更让人心中惧怕的,是那个十年之间就修炼成为金丹修士的弟子,以后的成就会更大,但是他只听炎宇阳一个人的,不好办。

    其他的弟子也都是对炎宇阳言听计从,要是知道长老们将他们的师父逼死,恐怕会造反的吧?

    大长老赶紧请教:“弟子明白,只是上等境地,弟子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这件事情我来。”

    上等境地毕竟还有别峰的弟子,不能误伤,还是他来做这件事情吧。

    瘫坐在地上的宓奚玥看着全身已经凉透的炎宇阳夫妇,本该在一边看戏的醉清风也找了个lòu dòng逃跑了,只剩下她一个人听着阳虚山的灭门大计,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还真的是痛恨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感觉啊!

    澄水,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宿主,这次的剧情出现了岔子,平行时空交叠,出现了两对男女主,所以才会让你变成这样的。”

    系统还没有查清楚另外的男女主是谁,但是现在这种状况是不容乐观的。

    宓奚玥将头埋进胳膊,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呢,都晚了。

    “来人,将她给我关进后山的冰室。”

    弟子们没有人敢上前,因为护心阵不是闹着玩的。

    阳虚掌门冷哼:“都是废物!”

    这么说着别人,他也不敢亲自靠近宓奚玥,只是用了术法将她挪去了后山冰室。

    宓奚玥的眼皮动了动,触目的是一片白茫茫,看不到头的冰,原来这就是冰室吗?

    她皱眉,身上因为没有太多的灵力,并不能御寒,寒气瞬间就布满全身,不一会儿,她的身上就结了一层寒霜。

    结吧结吧,变成一个冰坨子也好。

    父母全被逼死,恋人生死不明,她生不如死。

    这个位面的结局,应该也不过如此了吧?

    只是可惜了,原主是想做一个不被人欺负的水灵根,她还是没有做到。

    “宿主,因为时空错乱,你的魂体还不能离开这个位面,你放心,我一定会用最短的时间让你离开的。”

    系统这个时候也有些慌了。

    宓奚玥没有理它,在越来越多的寒霜中,轻轻闭上了眼睛。

    那就陷入沉睡吧,她如是想着。

    这一沉睡,就是五十年。

    “听说这里面关着一个女妖怪,你们知道吗?”

    一个稚嫩的声音轻轻响起,然后就是一串脚步声。

    另一个小孩子赶紧拦住他:“掌门说过,我们不能在这里待着的,会受罚的。”

    “没有关系,我们就去看一眼,一眼就好。”

    “不行”

    两个小孩子就开始争执起来,一个非要进来看,一个拼命拦着不让。

    “你们在做什么?”稍微年长的声音插了进来,不悦地说道,“功课都做完了吗,竟然在这里偷懒?”

    两个小孩子瞬间都不做声了。

    “还不赶紧离开!”

    “弟子告退。”

    在两个小弟子走后,那人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冰室,还是跟长老报告一下,将这间冰室封了吧。

    里面的人已经躺了五十年了,因为有护心阵,什么人都靠近不了,就连化神期的掌门都离得远远的,这样的水灵根又有什么用呢?

    那人想了一会儿,摇摇头走了。

    冰室再一次恢复了冷清。

    宓奚玥的眼皮动了动,终是睁开了眼。

    五十年了,她竟然还没有死,而澄水终究也没有来找她。

    她的眼睛闭了闭,两行热泪缓缓流下,瞬间就变成了两条冰棱。

    系统蹲在一边看着她,哀莫大于心死,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宿主的丹田没有被毁,还是好好的,但是遭遇的一切让她已经心如死灰,再也不想面对这个世界了。

    “宿主,你别伤心,烈孤寒的魂体也是可以随时离开这个位面的,你”

    系统好想打自己两巴掌,现在连宿主都不能离开了,烈孤寒怎么可能例外?

    宓奚玥继续陷入沉睡,没有发现有人再次潜入了冰室。

    来人一袭白衣,颜色与冰室融为一体,不能轻易辨别出来的。

    他来到宓奚玥面前,微微弯腰,打量着冰块里面的宓奚玥,眼神中的痛苦,不可置信,还有爱恋轮番转换。

    “师姐。”

    一声轻叹溢出口,惊醒了宓奚玥。

    澄水?

    只是一眼,她就认出了这个男人究竟是谁。

    他还活着?

    澄水看到冰块里面的人竟然睁开了眼,不胜自喜地又唤了一声:“师姐。”

    宓奚玥眨眼,真的不是梦啊!

    她僵硬的动了一下身子,冰块发出轻微的响声。

    “师姐,你不要动,我来帮你。”

    澄水轻轻地将冰块放好,然后施法将冰块融化。

    不消一刻钟,宓奚玥身上的冰块就完全没了,她整个人都被澄水抱在怀里。

    “师姐,你还好吗?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澄水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抱着还不能动的宓奚玥轻轻啜泣。

    宓奚玥想要安慰他,可是已经五十年没有说话了,开嗓真的很难。

    “师姐,我要先委屈你一会儿,我这就带你出去。”澄水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将宓奚玥抱了起来,“你一会儿就先在我的空间里面休息,等我回去了就放你出来。”

    宓奚玥眨眼,表示同意。

    澄水轻柔地将她放进自己的空间,然后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的样子,绕了一大圈回到自己的住处。

    宓奚玥进入了这个完全陌生的空间,不由得好奇起来,这些年澄水也经历了不少,才会有这样的机遇吧?

    这个空间也是个好东西,她进来没一会儿,就已经开始恢复力气了,灵气也在慢慢地填满。

    她深吸一口气,开始打坐。

    这五十年中,她也不光是一直在睡觉,该做的事情还是一样不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