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5章 玉情水修(二十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5章 玉情水修(二十三)

    第395章  玉情水修二十三

    宓奚玥也不知道自己是调息了多久,睁开眼睛澄水已经在一边坐着了。

    “你的脸”她揉了揉眼,不怎么确定地问道,“张变样了?”

    刚刚在昏暗的冰室里面,她没有看清,现在看到澄水,也不由得一愣,眼前这个男人已经完全没有曾经的痕迹,而且样貌也跟以前不一样了,就好像是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若是他不说话,就会让人觉得这个人很是清冷,犹如雪山顶端的神,孤傲、冷漠,也只有看她的眼神还是一如往昔的温柔。

    “师姐,你发现了吧?”澄水伸出手,轻声笑道,“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我了。”

    更确切的说,他夺了这个人的身体。

    “当年,上等境地空间爆炸,师父所有的弟子都没了,连魂魄都被击破,可是别峰的弟子都活着,而我的魂魄一直都在飘荡,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就遇到了他,大长老的弟子,寒水。”

    也是澄水命不该绝,魂魄出来的那一刻就遇上了身受重伤的寒水,这个冰系修士没有任何防备地就被澄水钻了空子,澄水将寒水的魂魄压制住,完全不给他出来的机会,然后就成为了寒水。

    “你能活着就好。”

    宓奚玥想过他去了别的地方躲了起来,但是怎么也没想过他会是夺舍了别人的身体回来的。

    “等我回来的时候,你和师父师娘已经出事,知道这件事的弟子也全都死了,我找了你们四十年都没有找到,最近才从大长老口中知道师父师娘的事情。”

    十年前,这件事情还是被捂的死死的,这里也是被封印着的,要不是今天他无意间撞见那两个小弟子进来了这里,那就真的错过了见到宓奚玥的时候。

    宓奚玥微微点头,“所以,你现在应该叫做寒水?”

    “对,我现在是顶着寒水的身份出现在rén miàn前,大长老还不知道。”

    可能是因为除了一个心腹大患,又导致损失了这么多的精英弟子,所以阳虚山的长老们一直都在寻找合适的灵根来填充门中血液,所以对从上等境地里面出来的弟子也都不怎么关心,总之他们捡回来一条命就已经很不错了,就不用再浪费精力在他们身上。

    这也就让澄水有了可乘之机,他一直都将寒水的魂魄压制的很好,既让大长老发现不出异常,又让寒水没有反击之力。

    他将宓奚玥抱进灵池,说道:“这灵池里面的灵水可以让你的元神快速恢复,多泡一会儿吧。”

    宓奚玥乖乖的呆在里面,继续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将寒水的魂魄直接处理了,以绝后患。”

    她觉得,就这样压制着并没有什么保障,能让寒水成为不能通风报信的人,才是最重要的。

    大长老他们为了不让炎宇阳的弟子有反击的机会,竟然选择将他们全都击杀在上等境地里面,这幅心肠可是他们所不能及的,但是他们做了初一,就别怪她做十五了。

    澄水想要拒绝,可是发现自己并没有拒绝的理由,他在魂魄出体的第一时间就去夺舍了别人的身体,可见他也没有善良到哪里去吧。

    “澄水,你还有没有想过为我爹娘报仇?”

    这个问题,澄水做梦都在想,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点头。

    “那你想不想,立刻成为强者?”

    宓奚玥从灵池里面站起身,浸透了水的衣服贴在她的身上,将她的身材展露无遗,“告诉我,想不想?”

    清心寡欲了五十年的澄水,心中波澜又起,他不是不谙世事的少年郎,也曾在很久以前就对眼前这个女人倾心,早在他去上等境地之前就已经暗自发誓,这辈子只对她好,绝无二心!

    现在,眼前的yòu huò完全比从前大了许多,他所谓的坚定,根本就溃不成军。

    “我愿意。”澄水一把抱住她,“我愿意成为强者,愿意为师父师娘报仇,愿意一辈子陪在你左右。”

    宓奚玥勾了勾唇角,“你愿意,就好,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她从灵池里面站起身,靠着澄水的胳膊,眼中的迷蒙让澄水有些把持不住。

    澄水的喉结滚了滚,忍住冲动拒绝道:“现在还不行。”

    宓奚玥眨眼,“为什么?”

    “我要跟师父师娘说一下,要让他们知道我要娶你,不能让你没有名分。”

    澄水以前答应过师父,绝对不会委屈了师姐,现在这句话依然有效。

    宓奚玥没有忘记这些,只是没想到他还记得,并且还要去做。

    “我爹娘葬在哪里?”

    她被困在冰室五十年了,还没有仔细打探过这些。

    “嗯,等到夜深了,我就带你出去,你现在这里养精蓄锐,我过一会儿再来看你。”

    澄水身为大长老的弟子,比一般的弟子还要忙上一些,只能抽个空进来看望一下宓奚玥,然后再去忙。

    “你去吧,这里我可以随便看吗?”

    这个空间实在是有些眼熟,她得看看。

    澄水轻笑:“既然带你进来,就是让你也知道这里的,你不了解,我怎么让你在这里面种些你最喜欢吃的果蔬?”

    以前,他这个师姐就十分的嘴馋,总缠着他要他种些果树还有青菜,他一个本来就还没有完全辟谷的弟子就直接成了食人间烟火的修士,现在还是摆脱不了这个命运呢。

    “还是你了解我,爹娘他们总说我贪吃,还说我这样是找不到人娶我的。”

    宓奚玥没少被炎宇阳嘲笑过,可是她每次都很不服气的说有澄水,气得炎宇阳直瞪眼。

    现在这些回忆想起来,还真是一把温柔刀,戳的人心窝子闷疼。

    宓奚玥眨眨眼,将眼中的湿意逼了回去,“现在越难受,以后的报复”

    就越狠!

    不知道阳虚掌门有没有准备好接受她的礼物呢?

    她眉尖微挑,似是想起来了什么开心的事情,轻声的笑了起来。

    系统听到她的笑声,屏幕不自觉的抖了抖,妈呀,宿主这笑声也太可怕了,大长老他们恐怕这次是凶多吉少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