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玉情水修(二十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6章 玉情水修(二十四)

    第396章  玉情水修二十四

    晚上,月朗星稀,阳虚山的弟子也都已经休息了。

    澄水将宓奚玥带出空间,“师姐,我这就带你去看望师父师娘。”

    当年,是他偷偷把炎宇阳夫妻下了葬,也一直偷偷祭拜,没想到今天还能带师姐来。

    宓奚玥任由澄水把她带到深山。

    看着被树木掩埋着的两座坟墓,她心中感慨顿生,曾经让阳虚山弟子敬仰的宇阳长老和欣仙子,如今就这样被世人遗忘,连埋葬的地方都是这么的简陋。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问道:“恨么?”

    原主的情绪现在还在心里翻腾,应该是觉得特别恨这些人吧。

    澄水无声地点点头,看着墓碑,“师父和师娘合葬在一起,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没有分开过。”

    生前,这两个人感情好的让人羡慕,就连死,也是紧握着彼此的手不肯松开,所以他也就将他们两个人都放在一起。

    “这样也是他们希望的,随他们去吧。”

    宓奚玥现在也还没有完成原主的任务,原主的爹娘却因她而死,这样,原主肯定不会甘心的吧?

    在完成任务之前,原主都是一直在她的身体里的,但是没有机会干涉她的行动,感情却可以有很大的影响。

    这也是宓奚玥要为原主爹娘报仇的原因,将原主安抚好,才能顺利的做她的事情。

    “师姐,你是打算用你的水灵根吗?”

    即使是师姐最弱的时候,她也没有想过要用水灵根的体质来换取生存,没想到现在看到他,却要用这种办法。

    “你现在的修为太弱了,阳虚掌门在五十年前就已经是化神期巅峰时期的人了,五十年虽然不能让他得道成仙,但是修为却比你我二人高出太多,不用这样的办法,我们根本就不能在短时间里提升,更别说报仇了。”

    宓奚玥想的很清楚,这样并不是让澄水投机取巧,而是为了能更快的报仇。

    澄水了解她,也知道她的想法,这样也是很好的。

    宓奚玥转头问他,“你愿意吗?会以为我是把你当做报仇工具吗?”

    她用自身为工具,将澄水的修为提升上来,再将她的修为进一步提升,说白了,就是将两个人都当成了工具来用。

    “当我不顾一切冲回来的时候,就已经不把自己当做是自己的了,师父师娘带我恩重如山,师姐你又对我如此真心,我怎敢辜负?”

    澄水想,兴许他再一次回来,就是因为宓奚玥给他的那一颗丹药,这么说,师姐又救了他一命。

    “为师父师娘报仇,也是我活着的意义,不过现在,还有了你在我身边,又多了继续活下去的意义。”

    宓奚玥轻笑,“嗯,我也是,在冰室里,我不知道你是否还活着,所以才一直没有行动,想着若是你们都死了,我活着也就没多大意义,若是你还活着,肯定也是另寻他路,我就更加不想面对。但是现在你来了,我就打起精神,他们这些人欠我们的,早晚会还回来!”

    澄水从来没想过师姐会有这种想法,他一直以为他付出的感情很深,没想到师姐竟然也是这么爱他。

    “师姐,我是绝对不会离开你的。”

    唯一的一次离开,就险些成了死别,他还怎么敢走?

    宓奚玥点头:“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两个人在墓碑前面立下重誓,除非死,否则绝不离开对方。

    “好了,时间紧迫。我们从今天就要开始了。”

    宓奚玥现在觉得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必须要赶紧付出行动。

    澄水牵着她,“就在这里拜堂吧,当着师父师娘的面。”

    就算是两个人用那种方法报仇,澄水也不想宓奚玥成为一个没有名分的炉鼎,她是要成为他一生都要守护的女人。

    两个人郑重地在坟前磕了三个头。

    澄水与宓奚玥十指相扣,再次保证:“爹,娘,从今往后,就让我来照顾玉儿吧,我一定不会让她再被别人欺负。”

    微风习习,炎宇阳和戚欣儿的墓碑竟然亮了一瞬。

    “玉儿,师父他们同意了!”

    澄水看到这个反应,也知道两个人的事情通过了。

    “爹,娘,多谢你们。”

    宓奚玥也很诧异,已经过了五十年,他们的灵识还没有消散。

    下一瞬,墓碑就黯淡了下去,像是从来都没有亮起来过。

    “玉儿,我们回去吧。”

    宓奚玥站起身,在坟墓周围设下结界,才放心的和澄水一起回去。

    两个人是进了空间修炼的,外面不安全,他们现在做什么事情都要小心谨慎。

    阳虚掌门的修为太过深厚,就算宓奚玥手里法宝无数,没有相对应的修为也是白搭,所以有了澄水,就有了后盾。

    “你准备好了么?”

    对于这种事儿,宓奚玥已经淡定了,尽管面对的是烈孤寒不同的样貌,但是只要是他,她就安心。

    可是澄水不一样,没了烈孤寒记忆的他,什么都是陌生的,包括双修这种事儿。

    “师姐,我”

    很紧张!

    无论是澄水还是寒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虽然见过,可是真的要真刀实枪还是有些退意。

    “那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吧。”

    宓奚玥也不能指望他会多精通。会了才是麻烦事,只能自己指挥。

    澄水愣了一下:“师姐,你会啊?”

    宓奚玥横了他一眼,“没事儿了多看点书。”

    她也不是白白经历那些位面的,但是又不能说,只能说是看书知道的咯。

    澄水有些小害羞:“师姐,没想到你还看这种书啊。”

    宓奚玥:“”

    都别拦着她,尽管晚上非弄死这个蠢货!

    “呀,玉儿,你别扯我衣服!玉儿,师姐你慢点儿!”

    空间里回荡的净是澄水惊慌失措的叫声,宓奚玥抽了抽眼皮,总觉得自己是强抢民女的土匪。

    她挑起澄水的下巴,邪笑道:“给爷笑一个。”

    澄水瞬间就被折服,乖乖的笑了一下:“玉儿。”

    总觉得师姐的形象都高大了起来!

    宓奚玥点头,“别怕。”

    澄水:“”

    好像自己是被压的那一个,可是,事实如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