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玉情水修(二十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398章 玉情水修(二十六)

    第398章  玉情水修二十六

    澄水面色凝重,“你在我这里,肯定是不会被发现的,但是我就担心大长老他们下令搜山,师父师娘的墓地可能会被发现。”

    虽然那个地方足够隐蔽,但是还是在阳虚山之内,根本就藏不住。

    “将我爹娘的遗体弄出来吧。”

    宓奚玥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若是被人发现有人偷偷埋葬了炎宇阳夫妇,可能门内又会引起轩然大波的。

    “可能,已经晚了。”澄水说道,“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派人过去了。”

    宓奚玥眯了眯眼:“你去看看,别让人动了他们。”

    “好。”

    澄水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刚好看到弟子正在分散开来各自盘查自己所分的领域。

    “寒水师兄,您怎么有空过来?”

    一个弟子看到澄水过来,心里一惊,还想着他们哪里做的不好么,怎么大长老的得意弟子都过来了。

    澄水冷淡地看了那名弟子一眼:“你们去别的地方搜查,这边我查到灵力有些异常,就让我来吧,你们可能应对不了。”

    那名弟子果然被吓到了,但是还是要表示一下自己的衷心:“要不师兄我陪你一块儿去吧。”

    “不必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应付,你去了,不过是多了一个累赘罢了。”

    如此不给面子的话,也就只有寒水这种性格的人才会这么直白的说出来,澄水模仿的一模一样。

    累赘弟子脸色有些不好看,可是碍于他们两人身份修为悬殊,他不敢反驳,于是就只能咽下这口气。

    “师兄说得对,那师弟就不再叨扰,您请便。”

    他本来还想提醒这里可能有凶兽出没,现在看来,还是不用多事了,毕竟他一个人能应付的来。

    澄水只身一人去了埋葬炎宇阳夫妇的墓地。

    “将我放出来吧。”

    宓奚玥知道他已经到了地方,那她也应该将这一切都掩埋好。

    澄水将她放了出来,毫不在意地说道:“将师父师娘放到我的空间里来吧。”

    “不必了,就让他们在这里长眠吧。”宓奚玥看了一眼四周,“这里的视线很不错,能看到阳虚山的大殿,就让他们看着,我们是怎么血洗阳虚山的。”

    阳虚山上早就没了炎宇阳夫妇所有关的东西,毁了就毁了吧,毁的干干净净才好。

    宓奚玥将土全都弄平,然后将别的地方的植物覆盖到平地上面,墓碑也让她收了起来。

    她做完这一切,郑重地在墓前磕了三个头:“爹,娘,你们就看着女儿怎么和澄水一步一步地,为你们报仇!”

    澄水也是在周围探查情况,看到有人来,连忙叫了一声:“何人在此!”

    宓奚玥了然,瞬间就回到了澄水的空间里面。

    后面跟来的弟子十分迅速地跑了过来问道:“寒水师兄,发现了什么?”

    澄水站在墓地相反的位置,一脸凝重地凭空敲了敲,发现有什么东西阻挡着他。

    “此处有人施法!这是结界!”

    弟子们能看到有结界,但是并不能知道是哪种修为的人施的,所以,就主张请大长老他们过来。

    “竟然是她,真的是她!”听了消息跑过来的大长老颤抖着手说道,“她回来报仇了!”

    澄水心知肚明,却还是故意问道:“师父,你在说谁啊?”

    大长老回过神来,“呃,为师没有说什么,就是想死了一位故人而已。对了寒水,你最近有没有勤加练习法术?”

    澄水恭敬的回道:“回师父,从没有一丝一毫怠慢。”

    “那就好,那就好。”大长老放心的点点头,“你们这一辈的弟子,唯有你最让我放心,好好修炼,这个位置迟早就是你的。”

    炎璞玉从冰室里面逃了出来,唯一会做的事情就是报仇,向他们这些参与者进行报复,她之所以这么光明正大地设下结界,就是要告诉他们,她回来了!

    宓奚玥一脸懵逼,她真的就是想给原主的父母一个安宁,这个大长老的内心戏也太多了点吧。

    “师父,您都在说什么呢。”澄水佯装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关心道,“徒儿学艺不精,怎么能担此重任?”

    “你只需要勤加修炼,别的事情你不需要知道。”

    “徒儿知道了。”

    澄水也没有想到大长老会这么忌惮宓奚玥,相比五十年前还发生了别的他不知道的事情吧。

    大长老现在想起来当年的那个小女孩,还是一脸惊恐,谁能想到,一个不过一百岁的孩子,竟然就能成为化神期的修士!阳虚掌门也不过是一千年才修的化神后期。

    而且,那个女娃的招式太过诡异,施法中带着狠厉,不像是修炼了本门功法的样子。

    “这件事情先不要大肆宣扬,我去和几位长老们商量一下如何应对,再做决定。”

    现在掌门正是修炼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稍有差池,阳虚山就少了一个得道成仙的修士,不仅会让阳虚山声誉扫地,就连地位也会受到影响的。

    所以万事,还得他们师兄弟几个商量着来啊。

    “先撤了吧,不用再排查了。”

    既然已经出来了,那说不定就在哪里看着他们呢,他们还是不要太过慌张,免得被那个小丫头片子看了笑话。

    澄水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就收工,不过师父师娘的墓保住了就好。

    “徒儿遵命。”

    他让众位弟子都撤回去,也跟着大长老一起去了议事阁。

    “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我们商量好了会告诉你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的。”

    大长老直接将澄水挡在门外,然后自己一个人进去了。

    澄水就站在外面,看着里面果然只有几位长老在,别的内门弟子一个都没有进去,看来这件事情几位长老也都是觉得越少知道的越好,毕竟这算是丑闻了。

    几位长老商量到了傍晚,都没有商量出来结果,只能先以不变应万变。

    宓奚玥知道了结果,冷哼道:“他们不动,我们可就要动了。”

    澄水来了精神:“你想要怎么做?”

    “你过来”宓奚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能狠下心吗?”

    澄水淡漠的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既然已经选择了,就没有狠不狠得下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