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玉情水修(二十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00章 玉情水修(二十八)

    第400章  玉情水修二十八

    自从宓奚玥说了要去找别人,澄水比以前紧张多了,恨不得将她时时刻刻拴在身边。

    有的时候,宓奚玥正在泡灵泉,忽然之间他就进来了,然后默默地来一次。

    宓奚玥:“”

    这货是想要造反吗,来之前告诉她一声了吗?完事儿了提裤子就走,当她是什么?

    一次完事儿后,宓奚玥直接将澄水按到床上,眯着眼睛问道:“你这是想要把我当成炉鼎?”

    澄水不挣扎,反而将她搂个满怀:“玉儿,任何人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你。”

    说着,他就又开始了。

    宓奚玥感觉自己好像太阳了方圆几百里的狗。

    “你给我停下!”她强制性地结束了这一次,严肃地看着澄水,“你知道你是在做什么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满脑子就是报仇,就连房事也离不开修炼。”

    澄水承认,现在他才觉得自己是接受不了的。

    宓奚玥眯了眯眼,真的是一片真心喂了狗:“那你告诉我,现在又是谁的修为节节攀升,比门中其他的弟子还要高,是我吗?”

    澄水一噎,好像是他。

    “那又是谁现在能在修炼的同时,还能够跟女人厮混,是我吗?”

    澄水:“”好像,还是他。

    “师姐”

    宓奚玥冷冷的看他一眼:“现在,你出去!”

    澄水一个激灵,终于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了,他一把抱住宓奚玥:“师姐,不要,你别赶我走。”

    宓奚玥看着两个人都不着一缕的身子,眼皮抽了抽:“出去,告诉外面的人,说你接下来的时间都要闭关修炼。”

    玛德,这货不修理是不能行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澄水觉得宓奚玥可能是真的生气了,为了稳住她,赶紧照办了,然后一脸怕怕地回来站在她面前:“师姐”

    宓奚玥直接将他拽了过去,一把撕烂了他的衣服:“本来是不想对你动粗的,不过看来你很失望!”

    澄水一脸懵逼,看着宓奚玥一身攻气地坐在他上方:“师姐”

    “一会儿,你可别哭。”

    宓奚玥冷笑,然后用澄水痛并快乐着的方式告诉他,究竟他到底有多蠢。

    澄水也不敢想象,原来他真的只是一个弱鸡。

    “师姐,我错了。”

    化神期的修士果然厉害,就连房事都不是她的对手。

    澄水有些后悔,不该惹师姐生气的,她肯定是照顾着他才会一直忍耐让他修炼的。

    “知道错了吗?”

    宓奚玥坐在床头,被子将两个人都遮挡的严严实实。

    澄水窝在她的怀里,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成了一个小媳妇儿,特别的委屈。

    他又说了一遍:“师姐,我错了。”

    什么阳虚山第一面瘫,第一冷酷无情,要是这一幕被别的弟子看到,估计会觉得世界末日都到了。

    “知道错了就赶紧去给我修炼。”

    宓奚玥直接将被子掀开,无所畏惧地走向灵池。

    “师姐”澄水的眼神沉了沉,然后跟着跑了过去,“我跟你一起。”

    宓奚玥瞪了他一眼,怎么看着都像是再来一次的节奏。

    两个人果不其然,又在灵池里折腾了一会儿,这次宓奚玥直接拽着他修炼。

    宓奚玥又发了狠:“你要是再敢沉迷于此,我就直接废了你!精虫上脑的男人可没什么用!”

    澄水将下巴以下的位置全都埋在水里,十分乖巧地点头:“都听你的,师姐。”

    听她的才怪!

    宓奚玥翻了个白眼,然后直接闪到床边,穿好衣服,省得澄水再激动得忍不住。

    她居高临下地站着,看着澄水:“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要是你没有达到元婴修为,我就得想别的办法了。”

    “第七天了?”

    澄水完全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他们两个已经一起度过了七天的时间。

    “所以,你最好快点。”

    “好。”

    澄水也知道自己这段时间颓废了不少,只好重新打起精神修炼。

    这一坐,又不知道是多久。

    一边的宓奚玥看着他修炼,掐指一算时间:“不好,要渡雷劫了。”

    说完,就看到澄水皱着眉收功:“师姐,我得出去。”

    “嗯,找个无人的地方,我给你护法。”宓奚玥想了想,“就去上等境地。”

    上等境地因为当年的事情,已经被封了,没有掌门的命令,任何弟子是禁止踏进那里的。

    澄水当年从上等境地出来的时候,还发现了一个秘密通道,他从那里可以直达境地。

    “好了,就在这里吧。”

    宓奚玥将境地前面的路全都封住了,除了化神期的掌门老头,其他的人都不可以进来的。

    澄水点头,就地打坐。

    “咔嚓咔嚓”

    天雷由远及近,好像比五十年前更加急了一些。

    天雷表示自己也很绝望,很久没有出来松一下筋骨了,刚出来有点太激动了。

    宓奚玥抬眼,看着自己的老熟人。

    “吱”

    天雷一个急刹车,不太开心地看着宓奚玥,怎么又是这个冤家?

    宓奚玥耸肩,然后将澄水让了出来:“怎么,敢不敢?”

    天雷:“”这个女人还是这么嚣张!

    它撸起袖子就是干,不就是劈个人吗,有什么不敢的?

    天雷给自己打气,利索的劈了一道雷下来。

    宓奚玥手一招,雷直接就到了地下。

    天雷往下一看,卧槽,好大一根避雷针!

    宓奚玥笑着招招手:“继续。”

    天雷气得乌云都散了好几片,然后它又赶紧将乌云聚拢,这才继续。

    澄水本来都是如临大敌,看到天雷往下劈了好几下,都想要运起法术抵抗,谁知道都被宓奚玥用一根针给解决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渡了一个假的雷劫。

    天雷劈完了雷,十分不甘心的飘在宓奚玥的上方。

    宓奚玥笑了一声:“怎么?还想留下来吃饭啊?”

    天雷:“”就会欺负它,它哪里会吃饭!

    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紧回去天界吧,这个女人太可怕了。

    天雷也不再跟宓奚玥对峙,悠悠的飘了回去,早晚有一天有人会收拾她的!

    看到天雷离开,澄水也站了起来:“师姐。”

    宓奚玥将手指竖在唇前:“有人来了,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