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2章 玉情水修(三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02章 玉情水修(三十)

    第402章  玉情水修三十

    宓奚玥歪着头看了阳虚掌门一眼,二话不说就要动手。

    “既然你这么诚心寻死,那我就成全你。”

    反派死于话多,所以宓奚玥从来不会在shā rén前多说废话。

    阳虚掌门丝毫没有要反击的意思。

    “真的想要寻死啊?”

    宓奚玥的掌心已经推到了他的面前,他竟然都没有躲开。

    阳虚掌门已经感受到了掌风,却感受不到疼痛,听到宓奚玥说话,也知道她没有杀了他。

    “别以为我现在不动手,你就安全了。”宓奚玥将自己炼制的丹药强行塞进阳虚掌门的嘴里,“这是破元丹。”

    听到“破元丹”,阳虚掌门的脸色变得灰白,“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当然是我炼出来的。”

    宓奚玥的什么都不好,就是记性不错,那些秘籍早就被她记得清清楚楚了,丹药只不过是熟练程度的问题,其他的问题,不存在

    阳虚掌门笑得有些绝望:“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就拥有化神期的修为,就连修炼丹药也比常人厉害了许多。”

    “过奖过奖了。”宓奚玥谦虚了两句,“不要以为你这么称赞我,我就会放过你,破元丹你已经吃了,一切都无法挽回,希望你能在剩余不多的时间里面,听我的指挥。”

    她本来是想着让阳虚掌门就这么死去,但是掐指一算,又好像到了魔修攻打阳虚山的日子了,这要是不让阳虚掌门多出点力,恐怕死后魂魄也不能安息吧。

    看她多善良,就算阳虚掌门做了那么多的错事,她还是为了他着想。

    阳虚长老现在的命脉捏在她的手里,不听她的话也只能是死得更惨一些更早一些,跟自己最后的结局并没有什么两样。

    “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

    宓奚玥指着一个方向,说道:“带着你的徒弟们,去攻打魔修。”

    阳虚掌门猛然站起身:“你说什么?”

    “怎么,堂堂阳虚山的掌门,就是这样贪生怕死的?怎么现在怂了?五十年前不是为了阳虚山这么大义凛然的杀了我们全家吗?怎么现在倒是不敢了?”

    宓奚玥的讽刺让阳虚掌门脸上有些挂不住,五十年前的事情始终是他做的最错的事情,但是他却不后悔,为了阳虚山的未来,他必须这么做。

    “怎么,觉得自己做的很对?不被人理解?”宓奚玥看到他的神色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也是为了阳虚山的未来呢,魔修马上就要派人来攻打阳虚山了,你若是现在不出去迎战,那么阳虚山上下所有的弟子都会死无葬身之地,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着办吧。”

    魔修可不是什么好鸟,醉清风现在的修为也已经快要到达化神期,蓁桐还有魔主两个人已经是化神期后期了,若是再不加以遏制,那可能真的压制不住他们了。

    阳虚掌门仔细想了想,他因为弟子们的xìn hào弹而走火入魔,才被这个女人趁虚而入,现在被威胁也是因果循环,怨不得别人,都是垂死之人,何不在死之前,为门中弟子做些善事。

    “你能有这种想法简直太好了,所以,去吧,你的徒弟们都在等着你,希望你们能带来好消息。”

    宓奚玥在来之前,就已经给那几个长老为了破元丹,收拾完魔修之后,他们就能一起早登极乐了,这是她最后的宽容。

    澄水一直在外面守着,看到她带着阳虚掌门出来,赶紧凑了过去:“你没有受伤吧?”

    “没有,把他们放了吧。”

    澄水一愣:“为什么?”

    宓奚玥拍了他脑袋一下:“魔修马上就要攻打过来了,当然是让他们御敌了,要不然把他们杀了谁去打架?你还是我?”

    “哦,原来是这样,那好吧。”

    澄水将缚仙索收了回来,站在宓奚玥的后面。

    “好了,东南方向,魔修们就在那里聚集,去吧。”

    宓奚玥宛如总指挥一样,指了一个方向,就让阳虚掌门带着长老们过去。

    阳虚掌门看了一眼自己那一群不成器的徒弟,“都跟上吧。”

    大长老们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要做什么,这种送死的行为他们十分不愿意,但是又无可奈何。

    一行人走后,澄水才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放过吗?”

    宓奚玥微笑,她会是那么好心的人吗?

    破元丹确实不会让修士的魂魄消散,但是据她所知,魔修有一种功法,是以吸食道修的魂魄为主增进修为的,这群老头就自求多福吧。

    “走,我们的事情还没有做完,现在还不能趁早露头。”

    他们两个人趁现在男女主不在,还需要做一件事情,一件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的事情。

    澄水一脸懵:“什么事情?”

    宓奚玥故作神秘:“去了你就知道了。”

    两个人一路来到了阳虚掌门修炼的那个山洞,宓奚玥将石床旁边的烛台转动一下,后面的一面墙竟然发出沉重的声响。

    澄水就看到那面墙开了一条通道。

    “还愣着做什么,进去吧。”宓奚玥推了他一把,“里面可是有好东西的。”

    “哦。”

    澄水被宓奚玥带着,一路进去到了最里面,“师姐,这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啊。”

    宓奚玥轻叱一声:“闭嘴,好好感受。”

    “哦。”

    澄水走了一路,都没什么感受啊。

    “好了,停下吧。”

    前面有一丝微弱的光亮,宓奚玥也知道两个人是真的到了目的地。

    她先一步走到光芒处,澄水才发现不同。

    “师姐你,你是谁?这不是师姐的脸。”

    眼前这个女人究竟是谁?还穿着奇怪的衣服,有着奇怪的发型。

    宓奚玥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烈孤寒,你要是再不恢复记忆,我可是要打你的。”

    烈孤寒,那又是谁?

    澄水觉得自己很迷茫,完全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的。

    宓奚玥只好画出一面灵镜拿给他:“你自己好好看看。”

    澄水接过灵镜,只一眼,就吓得扔掉了镜子。

    “那个人是谁,怎么会,我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宓奚玥嘴角抽了抽:“怎么,不敢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