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情承蜜糖(一)-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05章 情承蜜糖(一)

    第405章  情承蜜糖一

    这还只是欠揍,邢承和阮唐其实是有婚约在身的,但是邢承并不喜欢自己的老婆是这种柔柔弱弱的妹子,但是他也并没有喜欢上其她的女人。

    邢家的大家长说了,只能是阮唐进邢家的门,其她的女人一概不接受,逼着邢承回来跟阮唐增进感情。

    趁着休假,邢承就成了阮唐他们班级的军训教官,想要将阮唐训练的比以前更加强健一点,只可惜阮唐这妹子身体真的很弱,经不起他这么折腾,晕倒被抬进医务室都是常事儿。

    渐渐地,邢承也就习惯了,等她醒了就继续训练。

    宓奚玥扶额,这种人为什么还会有未婚妻?

    不过这种情况下,可能是因为这个男人家世好,还有一张好皮囊。

    她问系统:“距离真正的剧情开始还有多久?”

    “还有四年时间。”

    “四年?你没有搞错吧,怎么会这么久?”

    说好的军旅文呢,这再过过她就当成了校园文了好吗?

    系统解释道:“别急,原主没过多久就要去当兵了,你很快就要去部队了,再说了,军旅文那也是写男女主的故事,跟你有关系吗?”

    宓奚玥:“”

    说的也是,她只是一个女配,这个位面是以男女主为主线的,他们的故事才是军旅文。

    “你说得对。”

    宓奚玥窝在床头,仔细品味着原剧情。

    嗯,阮唐和邢承都是配角,阮唐是刚进部队没多久的新兵蛋子,邢承也从来不会因为他们两个的关系而对她特殊对待,身为兵王,他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最后在一次任务中不幸遇难,男主贺陆闪亮登场,接手了邢承的位置。

    阮唐因为邢承的遇难而大受打击,时间一到就退伍了,成了一个舞蹈教师,最后和一个家世凑合的男人结了婚。

    女主是阮唐的熟人,叫做程柔,她和阮唐是前后脚进的部队,在知道邢承和阮唐的关系后,就没有再对邢承动过别的心思,邢承死后,她和贺陆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渐渐对对方产生了感情,就走在了一起,开始了在部队一路超神的日子。

    宓奚玥看到最后作了点评,这是一篇打脸爽文,就看男女主怎么在那些凶神恶煞的歹徒面前翻身把歌唱。

    “阮唐,你休息的怎么样了?教官说让你醒了就赶紧去训练,不允许你再这么拖下去了。”

    宓奚玥看了过去,是一个长得还行的妹子。

    系统提示:“这就是未来的女主,程柔。”

    宓奚玥恍然大悟。

    另一边,身为同学的程柔也想不通,为什么阮唐这么一个安静的妹子会这么被教官“特殊照顾”?

    宓奚玥狠狠地灌了一口水:“这天真特么的热啊。”

    这会儿有人来叫她,她就想到一会儿就要去教训那个混小子,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然后更加热了。

    程柔不可置信地看着她,实在不敢相信看着这么文静的一个小姑娘,刚刚竟然说了脏话,是她说的吧?

    “走,我们去军训吧。”

    这件事情可不能耽搁,就算以后这货死得有点凄惨,但是现在这顿揍是必须挨的。

    宓奚玥风风火火地走在前面,程柔一个没看住,她就跑出去了好远。

    操场上,邢承黑着脸在纠正学生们的正步。

    宓奚玥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越靠近这个男人,那种熟悉感就越强烈。

    真的是狗血!

    烈孤寒这小子竟然成了原主的短命小竹马,要死啊!

    两个人还真的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对方的身边,她不去找他,他倒是自己跑来了,还是用这么一副欠揍的表情看着她。

    “报告教官,程柔将阮唐同学带回队伍,请求归队。”

    邢承冷声说道:“归队。”

    程柔其实心里是很喜欢这个教官的,别看他这么严厉,但是样子真是好看,他们学校的校草都没他好看。

    宓奚玥看着她犯花痴的眼神,心中狠狠地鄙视了一把,再喜欢,那也不是她的菜。

    邢承没有关注程柔,而是看着宓奚玥,薄唇动了动,似乎是想要说些安慰人的话。

    可是真的说出来,宓奚玥还是想要打人。

    “没死不了吧,没死就赶紧回去站着。”

    宓奚玥觉得心中的小宇宙已经燃烧起来了。

    系统赶紧让她稳住:“宿主,那是你最喜欢的烈孤寒啊,你别生气,他现在还只是个孩子啊,你不要伤害他!”

    “一个活了几百岁的男人,你跟我说他还小?这么能吹你怎么不上天呢?”

    系统:“”

    得,它不说话了还不行吗?

    邢承看着宓奚玥快要冒火的眼睛,觉得他这个小未婚妻好像是变了一个人,这身上的气势是他以前从来没有感受到的。

    宓奚玥气极反笑:“报告教官,我现在觉得有点头晕,请求去医务室休息。”

    玛德,不想看见这个蠢货!

    邢承看她刚来就要走,还以为她大xiǎo jiě脾气发了,也上了火。

    “整个班级就你事儿多,你看看谁会像你一样整天晕倒,自己身体素质不行就更要好好训练,而不是偷懒。”

    班上的同学都吓得大气不敢出,因为从来没有见过教官除了训练以外说过这么长的一句话,可能真的是生气了。

    宓奚玥深吸一口气,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生气不能生气,谁让这男人是她自己选的,是她的错。

    “教官,我觉得是你在针对我!”

    可不就是针对嘛,谁都不整就整她!

    “针对你?”邢承负手而立,“你说说,为什么你觉得我是在针对你。”

    阮唐脾气见长啊!

    宓奚玥冷笑:“第一,我和同学们一样训练,我自认为自己做的动作非常标准并且十分完美,但是你却说我不行,那是你眼光有问题第二,我一个小姑娘,被你在大太阳底下晒了四个小时,没得到你一句关心也就算了,连我晕倒了都不让我去医务室休息,我要是真的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跟我家人交代?第三,你若是因为某些原因针对我,那我更不觉得教官你有做教官的资质,报告完毕。”

    邢承见她突然发难,还头头是道的样子,恨不得揍她一顿,要不是因为老头子执意要她做儿媳妇儿,他还用得着专门浪费两个月时间训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