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情承蜜糖(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06章 情承蜜糖(二)

    第406章  情承蜜糖二

    “既然你觉得我不配做教官,又觉得自己训练的还不错,那你要不要跟我比试一场。”

    邢承就抓住宓奚玥的两点,至于关心她这回事儿,不适宜在这里做,而且他暗地里已经看过她了,只是她不知道而已,就不跟着小丫头计较了。

    宓奚玥就等着他这句话呢:“好啊,你想比什么?”

    邢承见她接的挺溜的,心中觉得好笑:“你真的想清楚了?”

    他常年在部队训练,任何项目他都能够顺利地完成,而她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xiǎo jiě,还能比得过他?

    宓奚玥微微扬着下巴:“没有那金刚钻,我自然不会拦这个瓷器活。”

    开什么玩笑,她也是接受过训练的人,怎么会比不过一个没有记忆的烈孤寒。

    接受过训练?

    宓奚玥紧皱着眉头,她什么时候接受过训练了?她只是一个宅女啊!

    其他的同学看到这个神展开,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乖乖,阮唐不是挺胆小的吗,教官再怎么欺负她,她都不会反抗,默默地哭完就又站在太阳底下了,现在这是要抗议了吗?

    “那你说要比什么?”

    邢承也不知道她有什么能耐,只能让她自己逞强。

    宓奚玥微微一笑,指着不远处的木杠,“我们就走一遍,如何?”

    阮唐的体能测试一直都是倒数,邢承还真的不敢相信她真的选择这一个。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真的想好了?”

    宓奚玥轻笑:“怎么,教官你不敢?”

    邢承一怔,他不是不敢,只是真如阮唐所说,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邢家和阮家那边还真的不好交代。

    “教官你放心,这里所有的人都可以给你作证,是我自己要求的,跟你无关,不用担心我父母来找你麻烦,而且,你还会怕麻烦?”

    宓奚玥可是知道这货的家境的,邢家老头子可是二把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上去了,还会嫌麻烦?

    邢承脸一黑:“阮唐,注意你的措辞。”

    他最讨厌别人拿他的家世说事儿了,现在就算是在部队里,也是只有高级别的人知道他的身份,这小丫头估计也是知道,特意膈应他的。

    宓奚玥做了一个拉锁链的动作,把自己的嘴闭上,然后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邢承这边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别的教官的注意,可是也都知道他是上面派过来的,不敢乱发言。

    “你们都过来。”

    他身为教官要去和学生们比试,本来就有点不合适,索性就当做一场演练,让这些熊孩子们好好开开眼,也证明一下他并不是真的想要欺负人,而是他们真的不达标。

    阮唐一个班的同学都围了过来,不知道两个人准备做些什么,一些喜欢看部队新闻还有电视剧的同学倒是知道一点,因此就更加期待邢承是不是真的和电视上演的那样,能够飞檐走壁,以最少的时间完成这些。

    宓奚玥眯着眼睛问道:“谁来计时?”

    “我来。”班长一脸无奈地看着宓奚玥,然后拿过计时器,“我来吧。”

    邢承看了班长一眼,觉得这小子看着他未婚妻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儿,该不会是早恋了吧?

    这可不行,虽然他还没喜欢上阮唐,但是好歹两个人是未婚夫妻,这么堂而皇之的给他头上来点儿绿,有点不合适吧。

    宓奚玥挥挥手:“你来就你来,教官,你准备好了吗?”

    邢承横了她一眼:“你呢?”

    “当然。”

    宓奚玥看了一眼班长:“班长,你准备好了吗?”

    班长有些激动地咽了一口唾沫:“准,准备好了。”

    宓奚玥和邢承同时做起准备动作,随着班长一声令下,两人一起冲了出去。

    两道身影就好像是被人按了快进键,不能看清楚动作,转眼间就跑出去一半。

    邢承心里微微诧异,阮唐不是从来没有进过部队吗,怎么能够这么快的就掌握这些,速度也这么快。

    尽管他只是使出了六七成力气来对付阮唐,可是看到她突然爆发出来的力量,还是不敢相信这是他的未婚妻。

    “看傻了吗?”宓奚玥追上邢承,心里有些不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还没有用尽全力。”

    原主的身体比她想象中的弱鸡多了,她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来追赶邢承,没想到还是这么慢。

    邢承似笑非笑地看了她一眼:“抓紧了。”

    宓奚玥咬牙:“得意什么,我可没说只有一个体能比试。”

    邢承低声说道:“你还想做什么,阮唐,我这么训练你可不是让你胡闹的。”

    “照你这么说,我无缘无故被你这么训练还应该感谢你了?邢承,做你的未婚妻还真的是倒霉。”

    宓奚玥说话从来都不知道客气,所以也毫无意外的看到了邢承黑下去的脸。

    “不想做了就去跟我父母说你不干了。”

    邢承以前巴不得阮唐赶紧退婚,但是现在这话说出来,他又是无尽的后悔。

    宓奚玥立即反驳:“凭什么是我去,我要是去退婚,估计我爸我妈能把我打残废!”

    邢家可是牛掰世家,她要是真的敢去退婚,可能下一秒她就会被赶出阮家。

    邢承见她不想去退婚,心里稍微放心了一点:“那你就赶紧训练,你的身子骨太弱了。”

    完全忘了宓奚玥是不想被扫地出门才不去退婚的,只当是为了他吧。

    “弱?你看我像是弱鸡吗?”宓奚玥一手撑过土墙,“我可不想被你小看了。”

    班长捏着表,看着两个人的速度慢了下来,眼中划过一丝复杂,为什么觉得这两个人是在聊天,他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熟了?

    “那就拿出你的真本事来,这样都还能跟我一起聊天,证明你还没有用尽全力。”

    邢承可是连气都没有狠喘,宓奚玥却已经气喘吁吁。

    “真本事?”她想了想,“那我们就直接换一种比试方式好了。”

    宓奚玥直接一个擒拿手过去,邢承头微微一偏,她的手堪堪擦过他的耳朵。

    “啧,竟然躲过去了。”

    这男人的警惕心也太高了吧。

    邢承见她直接换了方式,也不想耽误时间,准备直接撂倒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