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7章 情承蜜糖(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07章 情承蜜糖(三)

    第407章  情承蜜糖三

    宓奚玥一手抓住邢承的手:“你想抓住我,可能还有点难度。”

    原主可不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做的小女生,高中时候也叛逆过,都是在背地里面玩儿的,什么打架赛车,那些总裁里面写有的桥段她都去做过,这就是被爱情泡沫蒙蔽了的小少女一时走错了道儿。

    所以,虽然原主体弱,但是也是刀枪棍棒样样都通的。

    邢承没有想过她会是这么的“深藏不露”,“阮唐,你到底在我们不知道的时候都做了些什么?”

    本来还以为她是一个安静到没趣儿的大家闺秀,没想到她还有着这么不同寻常的一面。

    “别惊讶,以后你会觉得我是无所不能的。”宓奚玥轻笑,“现在就离终点有那么十米的距离,就看看你能不能在一分钟之内到达了。”

    十米一分钟,对于往常的邢承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现在宓奚玥让他寸步难行,这十米

    “这可是你说的。”

    就算是有难度,也不会是一分钟完成不了的事情,邢承从来不会觉得自己有完不成的事情。

    “对,我说的。”

    她会在这十米之外,将他撂倒。

    两个人你来我往打了这么久,另一边的学生们早就按耐不住了。

    一个妹子惊讶道:“阮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她还能跟教官比划这么久?”

    班委将手挡在眉毛的位置,伸长了脖子看过去:“这妹子深藏不露啊,没想到一个舞蹈生还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为数不多的男生之一眼露痴迷:“对啊,还以为我们班的妹子都是只会旋转跳跃呢,我决定了,她以后就是我的偶像!”

    计时的班长皱着眉看着不远处,阮唐,变了!

    宓奚玥从来不会局限于一种武术招式,在她不断变换的时候,邢承也觉得有些吃不消。

    在两个人都紧抓着对方的手,不肯松开的时候,邢承终于开口问道:“你到底从哪里学来的武术?”

    “这你就不用管了,一分钟马上就要到了呢。”

    邢承无语:“不就是多关照了你一下嘛,你至于这么恩将仇报不?”

    宓奚玥眯眼:“你这份关照,还是留给别的女人吧,我保证你这辈子都找不到女朋友。”

    “你可别忘了你是我的未婚妻,我已经不需要再去找别的女人做女朋友了。”

    邢承现在并不觉得再另外找女人了解会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现在的阮唐就是一个未知的宝藏,谁知道还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他呢。

    “你不是一直觉得我身娇体弱,不适合进你们邢家的门吗,现在说这话不是在打脸吗?”

    “打脸就打脸,不仅打脸我还要打报告,什么时候我们去领证,你想要什么样的婚礼,等你毕业我们就举行婚礼。”

    邢承这已经是蹬鼻子上脸了,不要脸起来连宓奚玥都抵挡不住。

    “你怎么这么厉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不想要我这个未婚妻的是你,现在想要结婚的还是你,你以为世界都是围着你转的。”

    宓奚玥见着这种大男子主义的心里就窝火,手下也不怎么留情,招招有杀气。

    邢承一时之间竟然只能闪躲:“你疯了!”

    “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做山外有山,以后没事儿不要瞎哔哔。”

    宓奚玥一脚踢了过去,邢承一个侧翻身躲了过去。

    其他的教官掐着腰在一边看热闹。

    “你们说这一次这小子会不会下狠手再把人打趴下?”

    这个新来的邢承什么性格他们都一清二楚,谁要是敢挑衅他,那就要用实力来证明,否则人家都不带搭理你的。

    现在这小姑娘这么挑战他,可不就是在老虎头上拔毛嘛。

    “这邢承一点都不知道怜香惜玉,阮唐可是他们班级最漂亮的女孩子了,偏偏受的折磨是他们班里最多的,你说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才会遇到邢承这个怪物?”

    “就是,如今还想要打赢邢承,这简直”

    说话的教官不可置信地望向远处:“太可怕了!”

    “怎么了?”

    同行的教官赶紧看了过去,就看到邢承已经趴在地上了。

    邢承也是一脸懵逼:“”

    他可能是应了一个假战。

    宓奚玥站在他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我也不想这么让你丢脸,但是你真的是太欠揍了。”

    直男癌什么的,真的是要不得啊小同志!

    邢承觉得自己真的是不认识阮唐了,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

    “我”真的是没什么别的意思啊!

    “你什么时候知道尊重别人的意见,我就什么时候跟你说话,要不然,我会好好地告诉你老爸老妈,我在军训的时候是怎么被人虐待的,相信他们也会为我这个可怜的人做主的。”

    记忆中,邢父邢母是一对特别喜欢女孩子的长辈,他们最喜欢的就是阮唐了,觉得她软软萌萌的特别可爱。,什么事情都以她为主,比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亲的那种。

    这件事情要是被邢家长辈知道了,邢承可能会被胖揍一顿。

    想到父母的混合双打,邢承嘴角一抽,虽然他并不怕疼,但是长这么大了还要被爸妈揍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你别生气,我知道我有点过分了。”

    邢承既然决定了要和阮唐一起走下去,那他以前的所有方式都应该有所改变,毕竟那些确实不是对待未婚妻的方式。

    “怎么两个人还聊上了?邢承这算是输了吗?”

    “都被人打趴下了,可不就是输了嘛,还真的是难得,他竟然会被”

    一个教官还没说完,就被一个小个子教官截住话了。

    “我说,我们可能都没有邢承心机重,你看,他当初那么对待人家大měi nǚ,可是现在竟然故意被人家料到,还装虚弱的跟人家聊天,这你看我们谁能拉的下脸躺在地上给人家聊天的?”

    当了几年的兵,骨子里的傲气可是半点没丢,反而还增长了许多,输了还有脸躺地上跟人聊天,这种情况绝对是不存在的。

    “说得对啊!这简直是在用尊严撩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