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情承蜜糖(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09章 情承蜜糖(五)

    第409章  情承蜜糖五

    邢承拉着宓奚玥不放手,一边的班长也有些坐立不安。

    天知道这两个人出去会做些什么,今天下午的事情让他有些惊人的猜测,但是又不能够确定。

    宓奚玥嘴角一抽,松开邢承的手:“你去你的,我走我的。”

    “刚好顺路,一起吧。”

    邢承笑得灿烂,露出一口大白牙。

    宓奚玥绷着脸点头:“你随意。”

    随意就是可以,邢承觉得自己理解的没错,就很愉快的跟上去了。

    身后的班长想要跟上,但是部队有规定要把饭菜全部吃完才能离开,他只能老老实实地坐在位置上吃饭。

    宓奚玥和邢承两个人走出来后,并没有真的去卫生间,而是站在一个小角落大眼瞪小眼。

    作为一个刚过来的新人,宓奚玥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地跟教官谈一下,嗯,只是语气有些不委婉:“你什么意思啊?”

    邢承背靠着墙,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什么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

    宓奚玥:“……”这魔性的台词是怎么回事儿?

    邢承想要摸出一根烟来,但是发现口袋里的烟已经没了,只好一手插着口袋。

    沉默了一阵儿,他轻声说道:“阮唐,我们尝试着在一起吧。”

    宓奚玥看了他一眼:“你确定?”

    “这有什么确不确定的,是你就是你,没有什么犹豫的。“

    邢承以前是真的没想过跟她有什么,但是在她这次一醒过来,他就像是着了魔一样,想要靠近她,做出这个决定也不意外。

    “你可要想好了,做我的男朋友可是要文武双全的。”宓奚玥双手背后,“不仅是会打架,而且还要会跳舞,你应该不想看到我去和别的男人跳舞吧?”

    邢承的眉头微微皱起,他想起来阮唐的专业是舞蹈,这就意味着在某种情况下,就要和别的男人一起。

    他也说不出那种不让不允许的话,“除了必要时候,给我说一下就行。”

    宓奚玥挑眉:“这么大方?”

    邢承咬牙,然后狠狠地揉了一下她的脑袋:“最好在我看不见的地方。”

    要不然他吃起醋来连自己都怕。

    “不过你这么紧张,该不会是自己不会跳舞吧?先说好啊,我可是想要有一个会跳舞的帅哥男朋友,带出去了还能一起闪瞎他们的狗眼。”

    宓奚玥嘟嘴,最近很流行那种情侣的手势舞,看得她都想去找个男朋友来一起嗨了,现在男朋友是有了,但是会不会跳还是另一回事儿。

    邢承想了一会儿:“我大学的时候还是会跳的,现在已经很久没有碰过了。”

    以前没有进部队的时候,总是被几个朋友拉去跳舞,说是能吸引不少女孩子,他对吸引女孩子没什么兴趣,就是跟着跳了,进了部队之后就没有再跳,希望还能记得住。

    “没有关系,我可以教你啊。”

    原主最拿手的就是街舞,那种帅帅的姿势让人着迷,相信邢承跳起来会更加有魅力的吧。

    “现在部队也不是那种太过严密的训练方式了,我看他们也有好几个在寝室里面跳,你等等,我回头了练习一边,准能让你大吃一惊的!”

    邢承对自己学习能力还是很自信的,再加上他的那张脸,绝对有信心把他的小女朋友迷得颠三倒四,再也不能看到别的男人,这样他回去部队也会稍微放心一点。

    “话别说的太满。”宓奚玥说着,就翻出shǒu jī给他看了几个shì pín,“呶,都会吗?”

    邢承看着shǒu jī,不知道该说什么,要是他没记错的话,shǒu jī应该在来的第一天就要求全员上交了。

    宓奚玥看着他的脸色有些不对劲,见他一直盯着她的shǒu jī看,这才想起来原主的shǒu jī已经交上去了,这是她空间里的shǒu jī,只有在现代位面才用用的,这shǒu jī卡也是系统刚刚给的。

    “咳,等会了把shǒu jī给我,我拿着好好学习。”

    就算是女朋友,也不能乱了纪律。

    宓奚玥瞥了一下嘴:“给你给你,学好了再给我。”

    部队里面也不能随便乱玩shǒu jī,要是被查寝的教官发现了,可能就不止是没收这么简单了,还是放到邢承这里吧。

    邢承将shǒu jī揣进兜里:“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该去礼堂了。”

    部队的礼堂不大,但是绝对不小,刚好让这一届军训的学生都有地方坐。

    邢承带的队伍在前面的位置,视角也是很不错的。

    宓奚玥想要坐进去,结果被某个男人若无其事地拦在一边,一直等到别人都坐好了,他才放她过去,然后坐在她的旁边。

    还真的是一个小心眼儿的男人,这才刚确定两个人的关系,就开始霸占她了,身边坐的都是女生,男生都在十米开外了。

    她悄悄地掐了一下男人腿上的肉,结果对方在黑暗中将她的手一把抓住。

    “乖,看节目。”

    宓奚玥:“……”

    这种跟宠女儿一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儿?

    上面表演的什么宓奚玥和邢承都没有认真看,反正是挺精彩的,那些舞蹈生恨不得一起上去跳一会儿。

    晚会一直到晚上十一点才结束,各个教官将队伍都又带了回去。

    “晚上好好休息,今天应该不会有突袭了。”

    往日里大半夜都不会让人睡个安生觉的,今天可能是因为教官们都有点累了,所以才会放他们一马吧。

    事实证明,宓奚玥还是太相信邢承了。

    当她正在做梦梦到魂体快要修复完毕的时候,一阵急促的哨声吵得她直皱眉。

    室友之一绝望地叫道:“怎么今天又有紧急训练,还让不让人活了!”

    “所有人,五分钟之内集合完毕,迟到的二十里拉练。”

    所有人的睡意瞬间跑得没影,急急忙忙地穿戴好往下跑。

    “阮唐,你怎么还在睡啊,赶紧起来了!”

    宓奚玥深吸一口气,坐了起来,“你们赶紧去吧,别迟到了。”

    邢承这个臭男人,这么欺骗女朋友会被打的!

    站在楼下的邢承打了个喷嚏,一直盯着宓奚玥的寝室窗户,她该不会是还在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