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情承蜜糖(九)-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13章 情承蜜糖(九)

    第413章  情承蜜糖九

    晚会基本上都是大二大三的学姐跳舞,新生们只管观看,可是这一次竟然有新生主动要求跳舞,这就让艺术系的学姐学长们觉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毕竟这种时候也不是她要显摆的时候啊。

    所以,他们看着宓奚玥和邢承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邢承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感受到了周围人的不友好,直接就冷着脸看着他们。

    他们可不是阮唐那小丫头,该怎么对待就怎么对待。

    好冷啊这个男人的眼神!

    柔柔弱弱的小姑娘们早就被邢承的眼神吓到了,不敢再去看他们两个人。

    这都是谁找来的煞星啊,被他盯上就感觉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该你们上场了。”

    尽管心里面觉得这个新生胆大包天,但是还是不能落了前辈的面子,不就是想要跳舞么,让她跳就是了,水骡子是马总得拉出来溜溜才行,万一真的不行了,那这个女孩子也在学校呆不下去了。

    宓奚玥收拾好两个人的妆容,轻声说道:“走吧。”

    舞台上,灯光忽然暗了下来。

    “莫相忘,与你长相守……”

    歌曲的前奏确实温婉悠扬,但是在两个人出现的一瞬间,就变得激昂起来。

    这首歌曲叫做莫相忘,如此古典的歌曲名字,却有着很强的节奏感,是跳街舞的很好选择。

    宓奚玥轻轻跳起,又狠狠落下,鬼步舞也慢慢地走起来。

    她不知道邢承会做的怎么样,只能无声地转过头看他,发现他跟她跳着同样的舞步,就好像是排练过的一样。

    可是,他们事先并没有通过气。

    邢承感受到了她的目光,也偏过头来看她,帽檐下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

    节奏越来越快,两个人的舞步也让人越来越眼花缭乱。

    台下的舞蹈生简直都不知道该看脸还是看舞步了,人群中的班长脸上不好地看着台上的人们。

    他们两个人已经亲密到不可分割的地步了吗?

    只需要一眼,他就认出来这个站在阮唐身边的男人,就是他们的教官邢承。

    没想到那么不苟言笑的一个男人,竟然会为了阮唐那个女人跳舞,还是这种只有年少轻狂的小伙子才会跳的街舞。

    看出来的不止班长一个,还有程柔,她深深的暗恋着邢承,暗地里不知道看过他多少次,那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的身影,她又怎胏í xǐ怀隼茨兀?br />

    隐藏在黑暗中的脸渐渐变得扭曲,程柔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气才遏制住她的怒意。

    凭什么,凭什么教官会跟阮唐在一起?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一定要问清楚!

    可是,跳完舞,宓奚玥就拉着邢承一溜烟儿跑了,程柔翻遍了后台都没找到人。

    跑出去的宓奚玥和邢承直接去了机场,因为邢承是今天晚上的机票。

    “去了那边好好照顾自己,能联系的话就给我打个diàn huà吧,实在不能联系的,就保证自己平平安安的回来见我。”

    宓奚玥不知道这种目送男朋友奔赴边疆的经历,会在这个位面经历几次,但是她希望每次他都能够完整无缺的把他这个人带回来,这是她最大的心愿了。

    “我这次去,最快也要两个月才能回来,你才刚开学,别老是想着吃喝玩乐,没事儿了多回去看看咱们的四个爸妈,你离得远,我也经常不在身边,他们都很寂寞的。”

    现在,他不能陪伴的名额中又加了一个她。

    宓奚玥点头:“我知道。”

    邢父邢母还有阮父阮母都是心性开朗的人,对什么事情都会一笑置之,他们两个没有经常在他们身边,也不会太过抱怨,只是偶尔会嘟囔一句:“天都黑了,鸟儿还不归巢。”

    这次邢承执行任务,也是没告诉邢父邢母的,害怕他们担心,毕竟都要写遗书这种东西了,可见任务艰巨。

    “别去听信别的男人的甜言蜜语。”

    宓奚玥同意了:“我知道。”

    “也不能和别的男人一起跳舞。”

    宓奚玥扬眉:“如果我能拒绝的话。”

    “不能……”

    宓奚玥指着安检通道:“你该进去了。”

    邢承无奈笑笑:“好好好,我不罗嗦了,知道你都会避免的,所以我很放心。”

    宓奚玥扬了扬下巴,这可是必须的。

    终于,她渐渐地敛下笑容,正色的对他说:“再见了。”

    邢承保证:“不会太久的。”

    “好。”

    邢承在她的眉间落下一吻:“等我。”

    “嗯。”

    他头也不回地就过了安检,这次格外的挪不动步子。

    宓奚玥看着他消失在拐角处,然后自己一个人回到学校。

    程柔已经在宿舍里等着她,“阮唐同学,今天跟你一块儿跳舞的男生,是教官吗?”

    虽然是问句,但是十分的肯定。

    宓奚玥没有否认:“对啊,不是他还能是谁?”

    找他做男朋友又不是什么违规事情,她也不可能会藏着掖着。

    程柔见她这么爽快,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聊下去了。

    “阮唐同学,你和教官以前就认识吗?”

    “对啊,从小一起长大的,能不认识嘛。”

    “那他为什么刚开始的时候,就好像是不认识你?”

    宓奚玥将衣服挂好,奇怪地看了程柔一眼:“他怎么会是不认识我?只不过是不想高调行事,没看到他一直在监督我训练吗?”

    也是!在所有学生都在为军训发愁的时候,教官都不知道让阮唐进了多少次医务室,比他们的训练还真的是挺好的。

    “那你们……”

    宓奚玥直接就给出了dá àn:“嗯,在一起了,你们都没机会了。”

    程柔还能说什么,都快被绝望掩埋了,竟然真的在一起,不过教官怎么刚交了女朋友就没影了,他是不是……

    “程大姐,你呢,要想再问太多我就不可能再跟你说了,这些都是我男朋友的**,恕我无可奉告,现在,请回到你的床位,准备洗洗睡了吧。”

    宓奚玥故意叫了一句程大姐,后者就跟吃了苍蝇一样,马不停蹄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程柔皱着眉,她觉得自己的心里闷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