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情承蜜糖(十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17章 情承蜜糖(十三)

    第417章  情承蜜糖十三

    宓奚玥按下一身伤还要往外闯的邢承:“你在这里等着。”

    “你不能去!”邢承一把拉住宓奚玥的手,“太危险了。”

    宓奚玥挥开他的手,准备往外走:“但是一会儿会更加危险!”

    邢承中了那么多颗子弹,都是在硬撑着,再不送去医院就要废了。

    “你……”

    “我马上回来。”

    宓奚玥这一次很轻易的就挣开了,因为邢承已经没有力气拉住她了。

    她必须得把外面那些碍眼的人都给处理掉!

    走的时候,她还顺走了邢承的一把枪。

    捂着伤口的邢承还没教她怎么用呢,她就已经出去了。

    “砰!”

    “砰砰!”

    山洞里的邢承只能听见枪响声,连哀嚎声都没有听见。

    阮唐该不会是出事儿了吧?

    他挣扎着站了起来,扶着山洞的石壁一点一点的摩挲着走。

    还没有走两步,枪声就没有了。

    “你怎么出来了?”

    宓奚玥的声音就好像是突然出现在邢承身后的,他完全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

    她扶着邢承走了出去:“这些人的功夫也没有多好,所以对付起来比较轻松。”

    邢承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些人,都是一招致命的,可见阮唐的枪法有多好。

    他转头看着宓奚玥,眼中的疑问越来越多。

    宓奚玥眨眼,微笑道:“怎么了?不走还发什么愣啊?”

    邢承顿了一下,然后抬头摸了摸她的头顶:“你长大了。”

    再也不是躲在他背后只会哭的糖糖了。

    “快走,这里可不是没人过来的,我们得找一个地方把你身体里的子弹取出来,你知道哪里最安全吗?”

    宓奚玥现在一心都是邢承的伤,完全没有机会想起来那个安全的地方在哪里。

    邢承说了一个地方,宓奚玥瞬间就想起来了,架着他就往目的地跑,邢承一点力气都没使,全凭宓奚玥一个人带着他跑。

    宓奚玥七拐八拐的拐到了邢承说的那间小诊所。

    “有人吗?”

    小诊所大门紧闭,并没有人回应。

    宓奚玥皱眉:“你不是说这诊所里面会有人二十四小时在这里蹲守吗?”

    邢承让她上前,走到靠近门板的地方,然后敲了几下。

    这下,有人回应了。

    “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走走走。”

    邢承低声答道:“不好意思啊,我这里想换一下零钱,可是周围都没有商店。”

    里面的人不耐烦地回道:“换什么零钱,我这里没有零钱。”

    邢承继续答道:“那有水吗,我还想喝点水,可是没钱买。”

    宓奚玥本来还没听明白,现在倒是懂了,感情两个人是在对暗号。

    不过这暗号真的好接地气啊。

    诊所里面的人很快来开了门,看到还有一个陌生的女人,愣了一下。

    邢承伸手:“你总算是开门了。”

    宓奚玥将邢承交给那个医生:“需要多久?”

    医生戴着口罩,但是眼神却很清晰的表达出他的不欢迎。

    邢承另一只手拉着宓奚玥:“这是我未婚妻。”

    医生的脸色微变:“你疯了!”

    这可是出任务,这男人竟然将他女人带过来!

    宓奚玥赶紧解释:“是我自己找过来的,他不知道的,还有,现在不是应该先救他吗。”

    医生走到另一边架着邢承:“去后面。”

    两人合伙将邢承拖到了最后面的手术台,途中经过了停尸间。

    那个医生看见宓奚玥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颇有些好奇。

    “你是这小子的未婚妻?怎么没听他说过啊?”

    宓奚玥平静地回答:“家里定的,我们也是刚知道。”

    “那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阮唐。”

    姓阮啊。

    医生的脸上划过一丝了然:“那你和他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阮邢两家关系好,他们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给这两个人订婚也不奇怪。

    “还好吧,他比我大了一点,只有放学回家了才能看到他,平时不经常接触的。”

    阮唐在这之前确实没有和邢承有过多的接触,因此知道两个人的婚事也是抵触居多,宓奚玥过来之后就扭转了局势。

    医生把邢承放到手术台上,忽然就开始变得八卦起来了。

    “那你们两个感情不深吧?”

    这问题就尴尬了,因为以前的两个人感情确实不深。

    邢承拍桌子:“以前没感情不代表现在没感情,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呢,找你就是想让你救命,你这是直接抛弃战友了!”

    宓奚玥微笑:“他说得对。”

    医生叹了一口气:“你说我林醇容易吗,在这里一呆就是快十年,还没有找到媳妇儿,你这个冰疙瘩就是回去休了个假,就连未婚妻都有了,这不是气人吗?”

    邢承强调:“我这可不是普通的休假,我回去还去做了军训教官呢。”

    林醇表示不想说话:“这次任务结束,你告诉上头,把我调回来,我还想去江南看看我心目中的姑娘还是不是单身。”

    没道理这个冰块回去休假对象搞定了,他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还剩着的吧,这多尴尬啊!

    宓奚玥默默地将手术箱带了过来,消完毒递给林醇。

    “赶紧开始吧。”

    林醇看了她一眼,发现需要的东西她都准备好了。

    “冰块儿,你这媳妇儿不错啊,这都懂。”

    邢承看似谦虚实则十分傲娇地回道:“也没啥,就是平常的时候多让她看点书。”

    林醇:“……”这个表明真的欠揍得想打人!

    不过麻药不多了,林醇征得两个人的同意,就直接进行手术。

    宓奚玥站在一边陪邢承说话,转移他的记忆里。

    “很疼的。”

    宓奚玥拿出一条丝巾,给邢承擦了额上的冷汗。

    有一股熟悉的香味窜入邢承的脑海,他却又一时想不起在哪里闻到过。

    “很难受吗?”

    宓奚玥想要将他的痛感降低,又怕他更加起疑。

    林醇凉凉地说道:“没事儿,这点疼算什么,想当初他在国,十几个佣兵围着他打,他硬生生的挺过来了,只不过在手术台呆了两天一夜才拉回来。”

    邢承冷喝:“专心做你的手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