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情承蜜糖(十八)-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422章 情承蜜糖(十八)

    第422章  情承蜜糖十八

    “软糖糖,你说以后负责给我们训练的,该不会就是刚刚给我们下马威的那个吧?”

    琪琪趁着老兵跟别人说话,咬着后槽牙问道。

    宓奚玥面不改色:“听说是这样的。”

    琪琪顿时面露苦色:“不是吧,我听说后来会再分配的。”

    宓奚玥虽然是安慰,但是还不如不安慰:“妹子,你该醒醒了。”

    琪琪无语:“真的想有个帅哥来给我们训练啊。”

    宓奚玥没什么诚意的附和道:“嗯,希望你能够梦想成真。”

    “嗯,呃,呀!”琪琪本来是想要接话的,但是竟然看到了一个大帅哥,就不由自主的轻叫出声,“糖糖你快看,有男人!”

    宓奚玥:“”

    部队上有男人很奇怪吗?要是没有男人更奇怪吧?

    她稍微偏了一下头,竟然看到了某个男人和他的损友路过。

    啧,竟然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比宓奚玥想象的快了一点。

    林醇眼睛特别的好使,早就在一众新兵当中认出了宓奚玥,并且十分友好地进行招手打招呼。

    琪琪都快要幸福地晕过去了:“天呢天呢,两个帅哥啊,都在看向我们这边,糖糖,你说他们是在看谁呢?”

    “不知道,我觉得你最好赶紧站好军姿,要不然可能会被罚的。”

    早在前面,那个班长就已经用眼神警告过琪琪一次了,只不过这姑娘太神经大条了,没有发现。

    而且林醇和邢承两个军衔也不低,等于算是领导过来视察工作,新兵训练不认真,受罚也是常有的。

    这里可不是学校,没什么心软,只有服从。

    宓奚玥从邢承站在那里的时候就不敢动了,邢承最不喜欢的就是新兵们在站军姿的时候捣乱,以前军训的时候他就经常说,要是他们是他手下的兵,早就在他们张嘴的那一瞬间,他的小皮鞭子就会挥下来的。

    琪琪见宓奚玥不理她,也就不再说话了,只是安安静静地欣赏着自己刚发现的两个帅哥。

    程柔这边赶紧从医务室里跑出来,就看到邢承和林醇已经看到宓奚玥了,心里极其的不痛快,可是她又没有立场去说什么,只能讷讷地请求归队。

    邢承和林醇两个人则是看了一会儿就走了,他们这一次同样是紧急到达军营,只因为上头召回,临时在这里碰个头的,多的事情就没有了,所以留下来陪宓奚玥度过新兵训练期也是痴心妄想。

    林醇“啧”了一声,说道:“走了,兄弟,人你也见到了,就不要再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本来脸就不白,还整天黑着个脸,多扫兴!”

    邢承没有理会,又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宓奚玥,这才随着林醇离开。

    两个人连句招呼都没打,邢承就又要离开了。

    临行前,邢承还是没忍住给宓奚玥留了信,让人交给她。

    宓奚玥收到信的时候,已经是邢承离开的第三天了。

    “怎么,是你男朋友给你写的?真浪漫。”

    琪琪现在已经完全的和宓奚玥黏在一起了,觉得两个人好像一直都是好姐妹的样子。

    宓奚玥将信重新装了回去,点头:“嗯,他写的。”

    她没有习惯将男朋友写的信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看到,更何况像是邢承这样的身份,更加不能让人看到关于他的消息。

    “好吧,你自己慢慢看,我就不打扰你了。”

    好在琪琪还算是有点眼力见儿,一见宓奚玥无意和她分享情书,就只好乖乖离开。

    程柔本来和邢承失之交臂就很伤心,看到自己的情敌正拿着她暗恋的人写的情书在看,心中的嫉妒犹如野火燎原无法阻挡。

    她要烧了那封信!

    烧得一干二净!让阮唐再也找不到,拼不起来那封信!

    可是,就算是她将信给烧了,那也是已经被她看过的,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程柔在这边想着该怎么给宓奚玥重重一击,那边的宓奚玥已经将信放到火上烧着了。

    “看完这封信就烧掉吧。”

    是邢承信上的最后一句话。

    没有情侣之间的腻腻歪歪,只不过是邢承大致讲了一下他什么时间启程,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两个人最好赶紧将恋爱报告打了,然后就准备结婚这件事情。

    宓奚玥想了想,这件事情终归还是没有解决,他们这次回来,恐怕还有意想不到的后续。

    而远在边境的邢承也感觉到了这点,他此时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模样。

    林醇也不再是他原来的模样“我说冰块儿,你是怎么办到的?”

    只觉得邢承这小子在他脸上涂涂抹抹,再睁开眼的时候他就不是他了,一点痕迹都发现不了,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易容术?真神奇!

    邢承非常冷漠地看了他一眼:“蠢货,不就是给你化了个妆么。”

    林醇:“咋还说着说着就人身攻击了呢?”

    不就是不会化妆吗,看把他给能的!

    两个人大摇大摆地进了某家地下赌场,这次的任务目标就是在这里进行交易,他们若是得手了,这次的任务就算是圆满完成,若是完不成,那可就是生死未卜了。

    “向左,地图显示的是这里”

    邢承早就已经把房间号铭记于心,小心地摸到了目标房间。

    “你确定?”林醇则是十分的怀疑,“可是这边连一个保镖都没有。”

    连个人影都没有看到!

    邢承皱眉:“我不可能记错的。”

    他身为兵王,要是连这种事情都能记错的话,那就真的不用混了。

    也就只有

    “糟糕,中计了!”

    两个人相视一眼,就知道对方心中所想的是和自己一样的,不约而同地拔腿就往来的方向跑。

    “想走?恐怕来不及了呢。”

    身后还有面前,都凭空出现了好多的人,身上的纹身显示着他们的来历。

    “有内鬼!”

    林醇现在只有这么一个想法,要是没有内鬼他直接把脑袋摘下来让邢承当球踢!

    邢承依旧用那种看白痴的眼光看了他一眼:“这还用你说。”

    林醇无语。

    “二位,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