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金牌编剧(十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46章 金牌编剧(十五)

    第046章  金牌编剧十五

    宓奚玥回到家,才不紧不慢地解开了系统的禁锢。

    系统炸毛:“宿主你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那一瞬间它就像是进了另一个世界,什么都不知道了!

    宓奚玥嫌弃地说道:“我对你又没兴趣,能做什么?”

    系统吐血,它好受伤,为什么宿主一言不合就对它进行人身攻击?

    宓奚玥心有灵犀的补刀:“你是人吗?你明明就是一个系统,还是个由pp变成的系统。”

    系统“哇”的一身哭出来:“pp怎么了,你是在看不起我们pp吗?你知不知道”

    随后,系统对宓奚玥进行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悲情控诉。

    宓奚玥不耐烦地怼它:“你还是不是系统了,一点不对你就哭。”

    系统本来只是抽抽搭搭的,这一骂又开始大哭起来,好不委屈。

    宓奚玥实在没办法,直接一个禁言术丢了过去。

    “哎,世界终于清净了。”她舒舒服服地躺到床上,“可以美美的睡上一觉了。”

    昏天黑地地赶了几天的剧本,现在才是天堂般的生活啊。

    系统在大叫,悲催的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来了,一张平板委屈的弯了起来,靠在一个小角落里。

    宓奚玥悄悄地看了一眼,大概就是人类缩在墙角的那个样子吧。

    “造型有点丑。”

    她丢了一句评价,就真的睡了过去。

    系统对自己摊上这么一个宿主,已经感觉到生无可恋一百遍了。

    宓奚玥睡着觉,系统就无聊地在数绵羊。

    没办法啊,它不会睡觉,只有平板没电的时候它才会暂时休息,可是看着电量,明明还有好多的样子!好想bà gōng怎么办?

    自我心理是这么的颓废,可是系统觉得自己还是很敬业的,刷新着剧情。

    男女主现在竟然已经开始冷战了?

    厉害了我的宿主,你就这么什么事情都没做,就让男女主感情破裂了?

    系统坏心眼的想着:“要是宿主是一个小三的话,绝对是一个厉害的小三!啊!”

    在它刚说完这话的时候,比之前还要大的火扑面而来,系统已经听到自己的平板烧坏的声音了。

    “宿主宿主,救命啊,我刚刚不是故意说你坏话的,我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宓奚玥冷着脸坐起来:“以后,别让我听到那个词。”

    系统一愣,什么词?

    “哦,那个小”系统赶紧将平板缩起来,“我知道了,不会再说了。”

    宿主似乎很讨厌这个词,应该是以前收到过什么伤害吧?

    也难怪她第一次做任务的时候会那么抵触,哎,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难以言喻的伤疤啊!

    系统觉得自己是一个善解人意的伙伴,宿主不喜欢这个词,那它就不说了。

    宓奚玥有些睡不着,刚刚听到系统说到那个词,她又想起来一些陈年旧事,心情烦躁得很。

    “叩叩!”

    系统弱弱的提醒道:“宿主,男配来了。”

    这个男配绝对有问题,现在它竟然可以sǎo miáo到他的信息了,以前都不能的!

    宓奚玥脸色不太好:“他来干什么?”

    又不是另外一个他,她真的没心情应付。

    “不知道,你去看看吧。”

    宓奚玥将门开了一条缝,血腥味直往鼻子里面窜。

    她赶紧打开门,看到花默捂着肚子靠在墙边。

    “进来。”

    宓奚玥走了进去,一点搀扶花默的意思都没有,让某个伤者很是受伤。

    花默也不敢耽误,小心地看了一眼身后,并没有发现自己留下什么痕迹,才进了屋子。

    “你去”

    他看到宓奚玥提着医药箱下了楼。

    “躺好。”

    伤者花躺在沙发上,任由宓奚玥摆布。

    宓奚玥打开医药箱,迅速地拿出工具消毒:“自己把衣服脱了。”

    花默弯着嘴角:“我喜欢你来动手。”

    “好。”

    宓奚玥直接掏出一把手术刀,“刷刷刷”地将他的衣服剪成布条,惨兮兮地挂在身上。

    花默嘴角一抽:“你就不能温柔一点,我这件衣服可是定制的!”

    宓奚玥抬眼:“哦,我还以为你在哪个垃圾堆里捡的。”

    一把手术刀就可以搞定的布料而已。

    花默的喉结滚了滚,强咽下自己的血,大师,对不起,我没能保住你的名声!

    宓奚玥将东西都准备好后,将花默的伤口扒拉开。

    “疼吗?”

    花默装作很坚强的样子:“动手吧。”

    宓奚玥看了他一眼,然后十分恶劣地碰了一下伤口。

    “我”花默险些就骂了出来,但还是忍住了,“你还是不是我女朋友啊,我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我雪上加霜。”

    宓奚玥“呵呵”一笑,“我也没见过受了伤就往女朋友家跑来吓人的。”

    花默脸色一僵:“我这不是只能想到你了吗?”

    而且,她是那种容易被吓到的女人吗?

    宓奚玥塞给他一个卷好的毛巾:“咬着。”

    花默顺从地塞进嘴里,然后点了点头。

    得到他已经准备好的xìn hào,宓奚玥也就开始做手术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宓奚玥还以为花默出了什么事情,赶紧抬头:“怎么了?”

    花默喘着粗气,颤巍巍地将毛巾拿出来:“你,你什么时候会的这些?以前是医生?还是你”

    宓奚玥见他问的都是废话,直接将毛巾又塞了回去,继续手里的活。

    花默猛地一憋,险些气都出不来。

    一点都不温柔的女人!

    但是看着她很认真地在为他取子弹,他又觉得很安心。

    他也不知道怎么自己一受伤,竟然想的是来她这里,还很轻车熟路的样子。

    这个女人,好像不是单纯的编剧,这拿手术刀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老司机了!

    “要是没事儿的话,就去看天花板,我脸上没花,别盯着我。”

    宓奚玥一面要专心的做手术,还要去观察病人的情况,但是受不了某人花痴一样的目光和表情。

    花默将脸转到一边,就算是发呆也不要看天花板,多影响形象啊!

    说得好像发呆就不影响形象了一样,在宓奚玥的眼中,现在的花默,就好像是躺在砧板上的一块猪肉。

    不知道花默知道她的这个想法后,会是什么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