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音绝皇妃(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54章 音绝皇妃(二)

    第054章  音绝皇妃二

    宓奚玥听到德音离开后,就施了隐身术离开了柴房。

    系统惊掉了自己的屏幕:“宿主你干什么!”

    为什么她在这个位面还能使用法术?

    宓奚玥飞在半空中,仔细寻找着昭阳帝的位置。

    “你知道男主在什么地方吗?”

    她现在不知道剧情,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直觉告诉她,必须要做点什么就能够阻挡男女主。

    系统很想回答不知道,但是还是忍不住透露了一点消息。

    “他跟女主在一起。”

    宓奚玥恍然大悟,德音最喜欢呆的地方,就是琴房旁边的梧桐树,在乐湛被关在柴房之前,总是有好几天都不见她的身影,一问才知道她去了那里。

    以前的乐湛对那里不怎么感兴趣,也不知道那里是德音和皇帝亲亲我我的好地方。

    现在,宓奚玥要做的事就是,要让德音尽早地暴露在后宫众人的目光之中。

    据她多年看的经验,这种时候,男主一定是想要将女主好好的藏起来,等到合适的机会再将她弄进后宫之中,然后各种宠爱,将所有的荣宠都冠在女主一个人身上。

    她偏偏不让这种事情发生!

    德音现在只是对昭阳帝有些好感,又害怕昭阳帝会随便的将她抛弃,两个人的感情一定还没有很深厚。

    系统就默默地看着宿主分析了一波,暗自感叹她的感官敏锐。

    没错,剧情确实是这么继续的。

    今天晚上就是昭阳帝和德音两个人第一次深入接触,昭阳帝也走进了德音的心中,德音也成为昭阳帝心中的那一抹白月光,纯洁无暇。

    德音并没有因为昭阳帝这一次的失手而有所期待,她很诚恳地告诉昭阳帝,不想待在皇宫,她想成为一名扬名天下的乐师,能够站在祭台上为百姓们祈福。

    昭阳帝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不屑于荣华富贵的女人,很是感兴趣地想要看她走下去,便答应了她今天晚上的事情就当做从来没有发生过。

    德音也因为昭阳帝一次次的格外关照,还有那一群裙下之臣的仰慕,一步步的成为了司乐宫的司乐使,从而扬名天下。

    各个青年才俊都追捧着这位纯洁的司乐使,惹得昭阳帝醋意大发,不管众人的反对,将德音弄进了皇宫,成为了皇妃。

    德音本来作为一个众人仰慕的司乐使挺开心的,猝不及防地就变成了昭阳帝后宫中的一员,怎么不气,就施计让乐湛上了昭阳帝的龙床,借机和昭阳帝大吵一架。

    昭阳帝多心虚啊,就没有坚持,让德音继续掌管司乐宫。

    乐湛更气,她已经死心了,还要被这么算计,就不小心黑化了,不停的想要弄死女主,还伙同别的皇妃刺杀德音,被昭阳帝发现,发配到北荒之地。

    最后,便是德音以天下第一乐师的身份,和昭阳帝有qíng rén终成眷属。乐湛只不过是这其中一个不起眼的炮灰。

    这也是宿主不知道的剧情,只要宿主机灵一点,这些就都不会发生的。

    宓奚玥没有剧情可以接收,但这不妨碍她的直觉给她指引。

    当她到了那棵梧桐树下的时候,昭阳帝已经在那里了。

    她借着月光看着昭阳帝,不由得赞叹一声这男人保养得真好,如今的昭阳帝已经快四十岁了,可是看起来就像是二十岁的小伙子,也很难想象他是十几个皇子的父皇了。

    德音到底喜欢他的哪一点呢?

    宓奚玥看到昭阳帝捂着胸口低喘几声,一步步艰难地往琴房走去。

    呀,男主这是要搞事情啊!

    还好她来得早,将他截下了。

    宓奚玥悄无声息地变出来一根寒冰柱,递给昭阳帝。

    昭阳帝已然失了理智,抓着寒冰柱不停地摩挲着。

    宓奚玥嘴角抽了抽,为了不让女主发现他,她还很贴心的将昭阳帝藏在一边的草丛里。

    “宿主,你想要做什么?”

    宿主该不会是想要亲自上阵吧?

    “当然是找个女人给昭阳帝去去火啊。”

    最好是找昭阳帝最喜欢的女子!

    “我知道你不会给我剧情,但是一点点小提示还是可以给我的吧?”

    系统得瑟的哼了一声:“来求我啊。”

    宓奚玥“哦”了一声,又开始火烧系统了。

    “你,有你这么求人的吗?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被主人惩罚!”

    系统也是满腹委屈呢,所有人都知道欺负它!

    宓奚玥一愣:“你主人怎么惩罚你了?”

    “不用你管!”系统傲娇起来连自己都怕,“昭阳帝最喜欢的是旌阳宫里的惠妃,那可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呢,我就知道这么点,以后不要再问我了,问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说完,系统就黑了屏。

    宓奚玥叫了它好几声都没人应。

    好吧,系统也是有脾气的。

    宓奚玥隐了身,直接往旌阳宫飞去。

    她进了大殿,捞了最漂亮的一个女人就走。

    赶到的时候,昭阳帝已经开始宽衣解带了,寒冰柱也被他扔到了一边。

    宓奚玥:“”男主至于这么饥渴难耐嘛。

    惠妃一脸惊悚地看着旁边,不知道什么人就这么把她掳来了,还有这个男人是谁

    对于自己心上的男人,惠妃还是很快就看出来的,她急忙奔了过去。

    “陛下,您”

    接着,就是“刺啦刺啦”地撕衣服声音。

    宓奚玥无奈地摇了摇头,真的是少儿不宜啊!

    她负手往一边的湖边溜达,“月色可真好,阁下在桥下听了这么久,不觉得累吗?”

    桥下的孔曦呼吸一屏,却听到胡边上的人说道:“哎呀,这水真是凉快,不知道阁下是不是特别想洗一个冷水澡。”

    孔曦打了一个哆嗦,现在可是冬天,洗冷水澡可不是他的爱好。

    他从桥下飞了出来,站在宓奚玥的面前。

    “乐湛?”

    宓奚玥吓得往后一跳,竟然是熟人?可是她不认识啊!

    “你谁?”

    孔曦大笑:“我就说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没想到竟然是你。”

    宓奚玥警惕地看着他:“你还没有告诉我,你是谁。”

    孔曦止了笑,疑惑地看着她:“怎么,弄坏了本王的乐器,就这么翻脸不认人了?”

    宓奚玥黑了脸。

    越狱被当事人看了正着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