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8章 音绝皇妃(六)-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58章 音绝皇妃(六)

    第058章  音绝皇妃六

    宓奚玥自从德音被关禁闭后,又恢复了被司乐使重点栽培的日子。

    她看着窗外的蓝天,已经好久都没有出去过了!

    “乐湛这是在想我吗?”

    孔曦站在窗户外,轻佻的靠在那里。

    宓奚玥翻了一个白眼,直接就上手关了窗户。

    孔曦一把将窗户推开一点点:“哎哎哎,你就真的这么狠心,我再怎么说也是好心来看你的。”

    “你会好心来看我?”宓奚玥把窗户打开:“进不进来?”

    “进来,必须要进来。”孔曦身手矫健地跃了进来,“好久没有看到你,本王就想着你是不是在躲着我。”

    宓奚玥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躲着你?”

    她是做了什么事情让他记忆深刻,然后每天都在惦记着她。

    “你弄坏了我的瑟!”

    孔曦简直不可置信地看着她,“你该不会是忘了吧?”

    宓奚玥双手怀胸:“那不是你陷害我的吗?”

    “天地良心!”孔曦做发誓状:“我压根就没听德音的话。”

    所以,真的是乐湛弄坏了孔曦的瑟。

    宓奚玥叹了一口气:“曦王殿下这是要我赔给你一把瑟吗?”

    “不,本王想让你陪本王出去逛逛。”

    面对这么一个自来熟的王爷,宓奚玥很想拒绝。

    奈何某王爷又加了一句:“你想买什么都包在我的身上。”

    宓奚玥动摇了,在这宫里呆的时间久了,她也是去找了找乐湛会不会有私房钱,可是翻了一个底朝天,她也没找到一枚铜钱。

    好气哟,难道真的要在宫里呆上一辈子吗?还是先借点钱出去浪一天吧。

    “先说好,我是借你的,以后会还的!”宓奚玥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不用任何条件换。”

    她才不会用为别人做成什么事情达到还钱的目的,虽然很省钱,但是谁知道前面会有什么陷阱等着呢。

    孔曦表示没有意见,两个人收拾一下就出宫了。

    宓奚玥从前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古装剧里面的场景,就觉得十分想要体会一番,在上一个仙侠位面也只是一直的修炼修炼,哪有什么机会去逛一逛啊现在正好可以看看,这古代有什么好吃的。

    孔曦跟在宓奚玥的身后,就好像是带着mèi mèi出来玩的大哥哥,mèi mèi买什么哥哥就直接二话不说掏钱。

    “有人付钱的感觉真好。”宓奚玥啃着一串糖葫芦,口齿不清地说道,“但是一想到我把自己的俸禄都提前预支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关系,这点钱本王还不放在眼里,允许你缓一缓再还。”

    王爷就是财大气粗!

    转了一圈下来,宓奚玥把自己想买的都买了。

    “你的东西呢?”

    孔曦看了她一圈,都没看到她刚刚买的东西放到哪里了。

    宓奚玥脸色一僵,坏了,刚刚买了东西就直接收到储物袋里了,哪里还会有什么东西在手上啊。

    这个习惯真的不太好,要改!

    “那个,我好像是,忘到什么地方了,你等等,我去找找啊。”

    宓奚玥拔腿就跑,找一个犄角旮旯里将东西放出来。

    “找到了吗?”

    孔曦走了过来,看到宓奚玥正在将东西拿过来,赶紧过来接着。

    宓奚玥干笑道:“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把我的东西扔在这里,还好没被拿走,呵呵。”

    “宿主,请你说谎话也要编的像一点好吗,你明明就是直奔这边而来的。”

    “是吗?”

    不过孔曦也没有再问什么,“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宫吧。”

    宓奚玥就心满意足地和他捧着一大堆东西回宫了。

    回到宫里,宓奚玥就将她买的那些小吃点心之类的分给自己殿里的宫女。

    “乐湛,你这次出宫怎么这么大方啊!”

    以前乐湛有机会出宫的时候,都是空着两手回来的,什么东西都舍不得买的。

    宓奚玥笑眯眯地回道:“偶尔买个东西犒劳一下自己也是可以的啊。”

    乐湛整日里都在练琴技,什么人情世故都不管,也让别的人觉得她难以接近,德音才会这么容易就使绊子的。

    现在的她,自然是以白莲花的技能来攻击白莲花了。

    这段时间和这些宫女们打成一团,最好是能够将德音那个女人摘出去。

    宫女们拿了东西,都喜滋滋的走了。

    司乐使是知道宓奚玥跟着曦王殿下出去的,她只是说了一句:“树大招风。”

    宓奚玥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师父请放心,乐湛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司乐使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你在谱曲这方面从未让我失望过,以后也别再那么拎不清了。”

    专心谱曲,在宴会上崭露头角,进而以后可以成为祭台的祭乐师,这是每一个司乐使的梦想和使命。

    “乐湛知道了。”

    宓奚玥才不会像原主那样,遇到点什么事情就炸毛,要知道什么东西都是自己挣来的,只有到了手上的东西,别人才不会抢去。

    司乐使呷了一口茶,才开始放人:“你下去吧,明日继续练琴,早前你给我看过的乐谱还在吗,那首曲子我认为再改进一些会更好,你明日拿来找我,我们好好商议一下。”

    “诺。”

    宓奚玥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她应该去哪里找那个谱子。

    宓奚玥戳了戳系统:“你知道司乐使说的那个东西在哪里吗?”

    系统这个位面变得异常傲娇:“我怎么会知道呢,我这么笨。”

    宓奚玥:“”知道自己笨就不要说出来好吧,默默的在心里记着就好。

    “你这么不靠谱,我的心里也是很心塞的啊!”

    宓奚玥说着,就往德音的住处走去。

    “宿主你干什么?”

    宓奚玥十分平静地回道:“我想了想,可能女主需要下去冷静一下。”

    系统惊得差点跳起来:“你要杀了她?”

    “不然呢,男女主一死,这个位面就没了剧情支撑,崩了也好,省的我现在不知道剧情还要受你的威胁,真的好辛苦的呢。”

    系统:“”现在到底是谁在威胁谁啊!

    好气哟,为什么做错事情的宿主还是这么的伶牙俐齿。

    “因为我嚣张啊!”

    系统: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