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章 音绝皇妃(十)-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62章 音绝皇妃(十)

    第062章  音绝皇妃十

    “德音,你可知道你现在在跟谁说话?”

    孔曦一脸冷色的看着德音,眉宇间稍稍有些不耐。

    德音不卑不亢地看着他:“奴婢当然知道您是谁,当日奴婢与您达成交易,只要奴婢帮助您大仇得报,您就会将奴婢家族平反的,可是现在,奴婢不得不有些担忧了。”

    原来,只要她说需要他做什么,他就会什么也不说,直接就去做了,就连勾引乐湛这件事情他也做了,没想到到头来他竟然真的陷进去了。

    德音觉得自己很不开心,就好像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一瞬间成了别人的。

    孔曦不笨,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就更觉得这女人有病,而且他选择和这个女人做交易,多半是脑子坏掉了。

    “德音,本王当初和你做交易,无非是因为看着你跟本王一样,亲人被害死了,这与我和乐湛在一起并不影响。”

    孔曦觉得还是先给这个女人说清楚,免得她总是多想,到时候再给乐湛什么错误的信息就更麻烦了。

    “我去接近乐湛,并不是为了你怎么样,是我确实看上她了。”

    孔曦说的很是认真,德音的心顿时荡入谷底。

    “殿下,您怎么能”喜欢上我的敌人?

    德音早就在心里把乐湛当做她的敌人了,而且是一个必须要铲除的异己,现在有孔曦在前面挡着,恐怕就更加困难了吧。

    “我不会允许你动她的。”

    这是孔曦最后的警告。

    德音咬了咬唇,还是松了口:“奴婢知道了。”

    她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弃!乐湛必须死!

    “你最好收起你那点小心思,本王以前不管你,不代表以后不管。”

    孔曦也清楚德音为什么会对乐湛那么仇视,但是现在乐湛是他的人,他也绝对不会让她深陷危险之中的。

    再者,乐湛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乐湛了,会武功还会一些术法,德音对上她不会讨到任何的便宜的。

    这些,只看德音会不会看到了。

    宓奚玥看到德音一脸怒色地回到了司乐宫,很是好奇到底孔曦对她说什么了,脸都黑成锅底了。

    “乐湛,安心做你自己的事情。”

    司乐使敲了敲她的桌子,唤回她已经跑了不知道多远的心神。

    宓奚玥抬起头:“师父,你叫我?”

    司乐使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她:“马上就是年宴了,你怎的还是这样懒散?”

    “我马上就重新练习一遍。”

    宓奚玥赶紧重新拿起乐器,认真的排练起来。

    司乐使在一边指导着她。

    德音听着大殿里面传来的丝竹声,气的牙痒痒,明明她才是年宴上可以拿起那把焦尾琴的人,现在竟然被乐湛拿在手里,司乐使这么宠爱她,就不怕她更加嚣张,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么?

    “乐湛现在又重新获得司乐使的青睐了,好羡慕啊。”

    司乐宫的宫女们也不知道被宓奚玥灌了什么**汤,竟然把所有的不快都给忘了,连带着看着德音也不顺眼了起来。

    德音眯了眯眼:“乐湛现在这么受宠,你就不怕她再欺负你们吗?”

    那宫女很是不屑的看了她一眼:“乐湛现在已经不一样了,她可好了。”

    “怎么个好法?”

    德音心想,这宫女未免也太容易收买了,只不过是出去买了了些好吃的送给她们,就和她站在一边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宫女十分憧憬地说道:“乐湛说,她可以帮我们弄到曦王殿下为我们画的画像,还有乐谱。”

    她们这些宫女,虽然有的十分憧憬能够爬上昭阳帝的龙床,成为皇妃,但是还是有人希望能够和曦王殿下有一段情缘,所以,乐湛这一做法简直就是深得人心啊!

    德音:“”所以乐湛就这么把孔曦给卖了?

    宫女们该有多憧憬啊,曦王殿下是皇宫中最有才的王爷,他有着过目不忘的能力,司乐宫又是他经常来的地方,每个宫女他都叫得出来名字的。

    这要是有了王爷的亲笔画

    德音觉得心底里真的很不舒服,明明她不喜欢曦王殿下的,可是看着这些女人一个个的扑到他身上,她竟然想要重新审视这个男人。

    不,不行,他现在已经不是她的队友了,她一定要重新找到一个人合作。

    思来想去,她竟然想到要和昭阳帝合作,扳倒曦王殿下。

    德音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转念一想,她的家族是被先帝下令满门抄斩的,若是能将昭阳帝迷倒,再让他亲自替她平反,岂不是比曦王殿下害死昭阳帝之后再来平反,更加的顺理成章吗?

    再者说了,曦王殿下现在和乐湛是统一战线的,那就是她的敌人了,万不能再信任他了。

    还在房里练琴的宓奚玥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喷嚏,“总有刁民想害朕!”

    司乐使敲了敲她的桌子,一脸惊悚的看着她:“乐湛,你刚刚在说什么?”

    她竟然听到了“朕”?

    宓奚玥眼皮跳了跳,忘了这是古代了,不能随便乱说话的。

    “我说这几天真冷,害得我总打喷嚏。”

    反正她刚刚只是小声嘟囔的,司乐使一定没听见的。

    司乐使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天气确实很冷,多穿些。”

    “诺。”

    宓奚玥又练了一会儿琴,司乐使才放她回去休息。

    “宿主宿主,女主在搞事情啊!”

    系统闲的没事儿就在刷新剧情,发现女主现在正在往黑化的方向发展,赶紧提醒自己宿主。

    宓奚玥伸懒腰的动作一顿,“女主黑化?”

    那这还真的是要搞事情啊。

    “她在做什么?”

    “准备给昭阳帝下药,生米煮成熟饭之后嘿嘿嘿”

    系统的后三个字着重了语气,宓奚玥只觉得它笑得贱嗖嗖的。

    “她这是要和孔曦谈崩了的节奏啊?”

    除此之外,可没什么解释的。

    “男配和女主有交易?”

    系统翻了翻原剧情,完全没有发现这一段,剧本真的给错了吗?

    “要不要我给她推一推?”

    宓奚玥一副兴冲冲的模样,看起来比女主还想要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