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章 音绝皇妃(十二)-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64章 音绝皇妃(十二)

    第064章  音绝皇妃十二

    “计划不变,不过,乐湛必须从这场计划中出来。”

    孔曦以前是没有接触过乐湛,并不知道她的为人怎么样,现在既然想跟她在一起,就万不能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林默领了命令,将有关乐湛的一切计划全都停止。

    宓奚玥隐身在半空中,淡淡地看着回到屋子的孔曦。

    “宿主,你在想什么?”

    系统觉得宿主的心思很难猜,明明都知道男配接近她都是在利用她,还能一个劲儿地往前冲。

    宓奚玥没有答话,直接飞回了司乐宫。

    司乐使只觉得乐湛最近更加用功了,疑惑之余又有些欣慰。

    在宓奚玥练琴的时候,司乐宫又传来一个消息。

    德音被封为了婕妤。

    在安兴国,后宫女人以太后皇后为尊,然后就是贵妃、四妃、九嫔、昭仪,再接着是婕妤、美人、良人。

    婕妤,虽然位分不高,但是也不低,至少比她们这些小宫女高多了。

    德音被封为婕妤的那天,是从司乐宫被抬出去的,有十二个宫女跟随,十分风光。

    “但愿她可以在后宫之中守住本心。”

    宓奚玥耸耸肩,她觉得这样很困难的。

    不过现在,她也顾不得别人了。

    年宴马上就到了。

    司乐宫上上下下都紧张了起来,宓奚玥作为上台奏乐的人,比其他人担子更重。

    “乐湛,你一会儿上台的时候不要紧张,反正你只管奏乐,他们基本上都是在看舞姬跳舞的,你别紧张啊。”

    司乐使也是拉着宓奚玥的手,殷切的叮嘱道。

    宓奚玥无奈地看着她:“师父,我没紧张,而且,这天很冷了,您看您的手都在颤抖呢,怎的不抱个暖炉啊?”

    司乐使叹了口气,这丫头是在拐着弯儿笑话她呢。

    “我这还不是在担心你,你倒好,反过来取笑我。”

    宓奚玥笑了笑:“师父,我可是你一手教出来的,您不相信我,还能不相信你自己吗?”

    虽然她的练琴天赋不如原主,但是怎么着也有着原主的记忆,对这些也算不得陌生,这么多天的练习,也足够了。

    “宿主你还真是迷之自信。”

    系统可是要愁坏了,根据它这么多天不停地刷新剧情,发现女主已经黑化了,今天就将有一场大事发生啊。

    可是按照规定,这次是宿主在接受惩罚,它不能向宿主透露任何接下来的剧情,只能让宿主自己一个人摸索。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她这个当事人都不急,它急什么。

    系统哼唧一声,然后不说话了。

    年宴是在下午开始的,但是他们需要在上午的时候就去祈天。

    祈天时候的祭乐,需要宓奚玥来亲自演奏。

    “那焦尾琴都检查好了吗?没有问题吧?”

    这场祈天仪式十分重要,万不能出现任何差错的。司乐使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对。

    宓奚玥点头:“焦尾琴一直在我房里放着,不会有任何差错的。”

    系统暗戳戳地哼了一声,它知道些什么,但是宿主这么任性,它还是不说的好。

    司乐使放心了,又去指挥着司乐宫的人做别的准备。

    宓奚玥就坐在大殿里继续看着乐谱。

    孔曦又抽空来看了她一眼,被她挡了回去。

    “马上就要到祈天时辰了,众人都随本座去候着吧。”

    司乐使一声令下,司乐宫的宫人们便安安静静地排成两队,拿着各自的东西站好。

    “乐湛,把焦尾琴带着,站在我身边。”

    “诺。”

    乐湛站在司乐使的旁边,惹得昭阳帝派来的太监多看了她两眼。

    “司乐使,这位是”

    司乐使面色和善:“这是本座的徒儿,以后还要依仗公公了。”

    那太监笑了两声:“好说好说。”

    宓奚玥低眉顺眼的站在司乐使身边,做一个安安静静的měi nǚ子。

    到了祈天台,所有的人都已经在等着了,昭阳帝和他的美人儿们都还没到。

    孔曦见到宓奚玥,眼前一亮。

    “乐湛。”

    宓奚玥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收了回去。

    孔曦心里一凉,为什么乐湛的目光那么冷淡呢?

    宓奚玥将焦尾琴在祭台上放好,就等着昭阳帝到来。

    “陛下驾到!”

    “臣等恭迎陛下。”

    昭阳帝和皇后一脸严肃地携手走上祭台,随后站好。

    “众卿平身。”

    “谢陛下。”

    昭阳帝待众臣起身,便开始了领导讲话。

    宓奚玥在一边听的蠢蠢欲睡。

    德音满眼愤怒地瞪着她,为什么她就不能和昭阳帝一起站在祭台之上,而那个乐湛就可以高人一等,竟然站的比她还前面。

    宓奚玥瞥了她一眼,女主这么大的怨气做什么?她什么都没做。

    “祈天仪式开始,祈天乐,起!”

    宓奚玥赶紧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伸手扶向焦尾琴。

    “铮!”

    一声刺耳的断琴声,让昭阳帝诧异的转过身。

    琴铉断了?

    这可是不吉之兆啊!

    司乐使的脸色变得苍白,怎么会这样!

    宓奚玥神色不变,继续抚琴。

    她问着系统:“你早就知道了?”

    系统“嗯”了一声,“我是不能跟你说的,这是你应该接受的惩罚。”

    宓奚玥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将祈天乐演奏完。

    司乐使几乎是胆战心惊地看着她将一首曲子演奏完的,等到宓奚玥收了手,她也有些站不住了。

    “师父。”

    宓奚玥扶着司乐使,往旁边站好。

    她看了一眼德音,见她脸上有着一丝得意,就什么都知道了。

    昭阳帝一直等到回了宫,才开始大发雷霆,下令彻查此事。

    宓奚玥和司乐使被关了起来,单独审问。

    孔曦在外面急得团团转。

    “殿下,要不要我们派人去把乐湛姑娘给救出来?”

    林默当时躲在暗处,自然看到了宓奚玥的琴断了,见到孔曦这么着急,也赶紧想主意。

    孔曦紧皱着眉头,“不行,若是将乐湛这么救出来,岂不是坐实了她的罪名。”

    “那您想怎么办?”

    “去,将我们所有的人马都集中起来,今天晚上,逼宫!”

    林默吓得跪在地上:“殿下,不可!”

    乐湛只是犯了一个错,殿下实在是不能为了一个女人担上造反的名声啊!

    “你敢反抗?”

    “殿下,我们的计划中,没有谋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