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音绝皇妃(十三)-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65章 音绝皇妃(十三)

    第065章  音绝皇妃十三

    孔曦眼神变得冰冷,直接拔剑放在林默的脖子上。

    “本王说,现在有了,怎么样?”

    “殿下!”

    孔曦只问了一句:“你是想现在死,还是想跟我一起战死?”

    林默最终还是选择妥协:“殿下,属下愿跟随殿下!”

    “快去准备。”

    “是。”

    林默赶紧下去准备了。

    孔曦将剑收回剑鞘,眯了眯眼。

    乐湛,我一定会将你救出来的。

    “智障!竟然要用逼宫这种方法,废了昭阳帝然后再救我出来,这是哪里来的自信啊!”

    宓奚玥只觉得这个男配的脑子真的坏掉了。

    “宿主,有一个男人为了你赴汤蹈火,你就这么一个感受?”

    不要太打击系统了好吧?它这个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系统,都还没人来爱呢好吧?

    “那可是男女主啊,随随便便就被逼下位的,能是男主吗?”

    系统:“”宿主这话好有道理,它竟无言以对。

    但是,它还是不想让宿主感到自己很有道理:“那也不一定,万一天道睡着了呢?”

    宓奚玥发出一种王之嘲笑:“呵呵。”

    系统:“”平板气得好像发光怎么办?

    宓奚玥坐在稻草堆上,十分嫌弃地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

    “这天牢条件也太差了吧,连张床都没有。”

    “你是属于重犯,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

    听说这个位面后来又出现了一种新的牢房,是女主发明的。

    那是一种用北冥玄铁打造而成的铁笼,空间只够一个人蹲着的,而且,那笼子只留给牢犯一个可以出气的孔,其他的都是密封的。

    “简直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系统惊叹道,本来以为女主是被宿主给逼的黑化了,没想到到了后面的剧情,她还是会黑化的,而且还害了不少后宫的女人呢,惠妃的儿子似乎也是因为她死的吧?

    这样是不是她的女主光环就会很快消失了?

    系统有些异想天开,它的宿主在上个位面可是任性自杀了,现在还想安安静静地度过,简直是做梦!

    宓奚玥准备靠着墙休息一夜。

    可是刚闭上眼睛,外面就传来一阵厮杀之声。

    “宿主,男配真的造反了!”

    宓奚玥蓦地睁开眼睛,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

    也是了,今天刚好是大年夜,所有人都在准备着过年,怎么可能会想到曦王殿下会造反呢。

    “外面怎么样?”

    “嗯,目前为止,曦王殿下的人已经进了宫门,直逼大殿了。”

    可能是因为昭阳帝没有任何准备,竟然真的让孔曦顺利地到达了最终目的地。

    宓奚玥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

    “有诈!”

    昭阳帝绝对不可能什么准备都没有的,要是他真的对孔曦放心,也不会这么多年还只是让孔曦做一个闲散王爷。

    一定是有什么后招在等着!

    “我要出去。”

    宓奚玥直接隐身,想要出去天牢。

    走之前,她又拐了回来,去了司乐使的牢房。

    “师父。”

    司乐使睁开眼睛,并没有看到有人,不由得大惊:“乐湛?”

    宓奚玥将牢门打开,“师父,我们走吧。”

    司乐使皱眉:“乐湛,你在哪里?”

    “师父,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外面出了大事儿,我们得出去避避。”

    司乐使对她不错,她必须得在东窗事发之前,将她给送出去。

    “你走吧。”

    司乐使并没有多余的情绪,见不到乐湛,却能看到牢房的门被打开,她也知道乐湛肯定不是什么普通人。

    “曦王殿下总有这么一天,你们两个关系甚密,陛下很快就能查到你的身上,要走也是你走,我这条老命活的时间也够久了,死就死了吧。”

    司乐使从头到尾都没有怪过乐湛,她早就知道德音心思阴狠,正式入住后宫的时候她就有所察觉,这些年一直压制着德音,也是怕她对其她司乐宫的人下毒手,没想到,这次她真的是连司乐宫的人都不管了。

    “师父。”

    “乐湛,你性格容易冲动”说了一句,司乐使忽然顿住,“也许,乐湛已经死了,那就请你好好的替她活下去。”

    宓奚玥默了默:“师父。”

    司乐使微微闭上眼睛:“你走吧。”

    宓奚玥看了司乐使一眼,最终还是自己一个人走了。

    天牢有重兵把守,宓奚玥依靠着隐身符安全地走出来。

    “天牢的重兵完全没有动静,你要说昭阳帝没有准备,我还真的不信。”

    就算今天是大年夜,皇宫是什么地方,众臣聚集,还有国家最高领导人住在这里,怎么可能没有铜墙铁壁?

    宓奚玥快速地往大殿走去,一路上都是沾染了鲜血的尸体,场面极其惨烈。

    “该不会所有的人都在大殿吧?”

    她焦急地跑了过去,就看到一群穿着白色战甲的人们围在大殿前。

    大殿中,孔曦正一脸轻松的和孔昭对峙着。

    “皇兄,没想到吧?我竟然能忍到现在才动手。”

    孔昭举起一杯酒,看起来比孔曦更加的轻松:“曦王,我等这一天等的很久了。”

    他看了德音一眼,又说道:“听说你跟司乐宫的乐湛走得很近,我这上午才将她关进天牢,你下午就开始召集人马造反,还真的是一往情深啊。”

    德音身旁的手慢慢握紧,要不是因为乐湛,她也不会放弃自己梦寐以求的司乐使的位置,成为后宫中争宠的女人之一,孔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完全是他咎由自取。

    孔曦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他行事一向谨慎,怎么会这么早就暴露了自己的老底儿。

    “你还不知道吧,你有一个好属下,自从知道你要谋反后,就一直不得安心,千方百计地将消息送到朕的爱妃这里,而爱妃,又是真的担心朕,将一切都告诉朕,朕才能有应对之策。”

    身为一国之君,孔昭自然有着别人没有的军事素养,孔曦还是太年轻了!

    林默的身子一颤,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

    “殿下,我”

    孔曦微垂着头,又像是在看他,又不像是在看他:“你要跪的,是你的父母。”

    林默认命般的闭上眼睛,低声说道:“对不住。”

    对于这神来之笔,宓奚玥也是有些懵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