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9章 音绝皇妃(十七)-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69章 音绝皇妃(十七)

    第069章  音绝皇妃十七

    宓奚玥让烈孤寒将消息放了出去,然后两个人就乔装打扮一直在邻城待着。

    果然,京城的警戒森严了起来。

    “少年啊,你外公还真是狠心。”

    就这么把自己的外孙送了出去,也是一个真的亲外公。

    烈孤寒叹了一口气:“我能说什么呢,毕竟不是我的亲外公,我也是这几天才醒过来的。”

    孔曦喜欢乐湛,烈孤寒可以感受到,宓奚玥一直没说乐湛死了之前,孔曦的感觉挺平稳的,但是逼宫失败,他们逃跑的那天晚上,孔曦忽然就知道乐湛已经死了,这才让他能够趁机复苏。

    要是让孔曦知道这个事情,恐怕会更加难过的吧?

    宓奚玥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孔曦从来都不是她喜欢的人,所以她才一直不肯靠近他,只是当做一个朋友一样,偶尔熟悉的感觉也是烈孤寒在孔曦情绪翻涌的时候才会悄悄传递出来的气息。

    所以,她对孔曦也就只有同情,多余的感情就再也没有了。

    “要不要和我一起拆官配?”

    宓奚玥胸膛有一股郁闷之气缠绕,应该是原主的感觉吧。

    烈孤寒看向她,笑着说:“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你要做什么,我就陪你一起。”

    “乖。”宓奚玥牵着他的手,“那我们就将这个京城搅得天翻地覆好了。”

    看在原主和孔曦两个人这么可怜的份上,他们就用整个皇室和大将军府来陪葬好了。

    烈孤寒去找了孔曦曾经的旧部下,谁都不知道,大将军麾下的半数人,都是孔曦的人。

    “殿下,您回来了!”

    见到孔曦模样的烈孤寒,他们看起来很是开心,一个大胡子最开心了。

    “殿下命我们藏匿身份,一直好好待在将军府,我们就一直在等着您来找我们回去。”

    他眼中满含泪水,是真的等了好久。

    其他的人也是激动非常。

    烈孤寒负手而立:“本王现在是个通缉犯,被皇帝通缉了三年,这样的本王,你们也愿意追随?”

    他睥睨天下的气势,还有风轻云淡的话语,让大胡子心头一颤。

    他郑重地跪下,以头抵地:“属下愿意誓死追随殿下,永不背叛!”

    后面的人也全都宣誓:“属下愿誓死追随殿下,永不背叛!”

    烈孤寒伸手将大胡子扶了起来:“好,本王相信你们,待我们杀回京城,取回我们的一切!”

    宓奚玥站在一边,暗自想着,镇西大将军今夜是否睡得安稳?

    林荣端坐在大将军府中,心中惴惴不安,至于为什么不安,他也不知道。

    “不知道孔曦那小子逃到哪里了,现在有没有被抓到,陛下会不会怪罪老夫。”

    屋顶上的宓奚玥和烈孤寒对视了一眼,然后直接跳了下去。

    “哗啦!”

    房顶上的瓦片瞬间被砸出了一个洞。

    林荣多年的行军经验也不是白来的,身体也立即做出了反应,灭了蜡烛后闪身站到另一边。

    宓奚玥清亮的声音响起:“没想到你的反应挺快的啊。”

    是个陌生的女人声音。

    林荣看向一边的人影,“你又是谁。”

    看那身形,明明就是

    不,不可能,他明明是在京城,按照他那么信任他的心思,一定不会是他的!

    “外公,好久不见。”

    烈孤寒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传说中很疼爱孔曦的老者,可能是多年在沙场征战的原因,他能感受到这个男人身上的肃杀之气,也有些不明白,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的人,为什么会这么怕死。

    林荣惊讶地看着他:“曦王殿下,你不是在京城吗?”

    宓奚玥冷喝:“呵,要是真的在京城,还不是早就被你们里应外合捉到了天牢了,怎么还能在这里。”

    林荣怒吼:“闭嘴,你这个女人,要不是因为你,曦王殿下又怎么会谋反,还连累我林家上下,你简直就是一个迷惑人心的妖女,害人不浅!”

    听闻曦王殿下因为一个女人谋逆,失败后又带着那个女人跑了,京城上下早就传遍了。

    林荣也生气啊,没想到这个外孙竟然这么没出息,也就为了林家上下,做出了大义灭亲的举动。

    烈孤寒又怎么可能让这个陌生男人这么辱骂宓奚玥,直接不客气地打断:“外公,我们这次来,并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请你去京城做客而已。”

    林荣又不傻,自然知道自己外孙的意思。

    “要想将老夫当做人质,就要看你们的修为到不到家了。”

    他林荣好歹征战沙场几十年,就不信还会被一个毛头小子zhì fú,至于那个妖女,他不想看见她。

    宓奚玥现在已经完全变身成为了妖女了,那她觉得自己做事也不用太顾忌了。

    “唰!”

    一道金光闪过,林荣眼睁睁看着一条蛇缠上了他的身子。

    “妖女,你这是什么妖法!”

    宓奚玥轻笑:“不告诉你!”

    烈孤寒一挥手,屋内又重新有了光芒。

    林荣这才看清楚绑了自己的女人长得什么样子,他见过的měi nǚ不少,这个乐湛也只是算得上是中上等姿色,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女人,将孔曦迷得颠三倒四的。

    “孔曦,你当真要这么对待我吗?我可是你外公!”

    烈孤寒冷声说道:“那你向孔昭通风报信,几次三番想要置我于死地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你的外孙!”

    林荣胡子一颤一颤的,浑身都有些哆嗦:“我是为了这个天下,为了圣主!”

    宓奚玥不屑地反驳道:“懦弱就是懦弱,自己的女儿被人害死,连个屁都不敢放,现在竟然还帮着杀女仇人继续害死自己的外孙,你这种外公还真的让人害怕啊。”

    林荣眼中的光黯淡了下去,是啊,当今皇帝和太后,可是害了他女儿的人啊。

    烈孤寒上前几步:“来人,请镇西大将军去酒窖里待几天。”

    “诺!”

    屋外进来几个人,就等着烈孤寒放人。

    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林荣才发现,他林家已经变了个主人,本来都是熟悉的面孔,现在竟然听从孔曦的吩咐。

    经过烈孤寒的身边时,飘过一个飘渺的声音,“我会让你看着,那些害死他们的人,一个个的下地狱。”

    “轰!”

    不知道是门被关上的声音,还是他的心荡入谷底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