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章 王爷请好(四)-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98章 王爷请好(四)

    第098章  王爷请好四

    夏柳成一直打量着霓裳阁,准确来说是打量陶湘这一群女人:“你猜。”

    南宫若摸着下巴煞有其事的分析着:“要我猜么?我猜你一定很喜欢那陶家三xiǎo jiě,哦,不对不对,按照你的口味来说,应该是那个陶家五xiǎo jiě比较符合”

    夏柳成听到南宫若说到他的口味问题,准备端酒的手顿时就停在那里,眼里的严厉退去,丹凤眼往上一挑:“我的口味?也是,像三xiǎo jiě那种měi nǚ蛇,还是留着太子享用比较好。本王这种凡夫俗子可是降不住这等妖精。”

    “哈哈,再怎么说,这陶家三xiǎo jiě可是陶相的心肝宝贝,掌上明珠,又是嫡女,这哪个皇子娶了她,可不就等着”

    南宫若话语截然而止,因为他看见了对方不善的眼神。

    “别在我面前提那些人。”夏柳成的丹凤眼杀气顿现。

    “好好好,不提不提。”南宫若连忙摆手,表示自己不再提及此话题,“你也别嫌我罗嗦,虽说皇家情比纸薄,但父子俩关系僵到你们这种状况的可是鲁国第一例。还有,你也老大不小了,该想想终身大事了,老头儿不是让你自己挑选王妃么,时间可是快到了,挑不到,就只能娶一个你不乐意的女人回家膈应你咯。”

    明知自己罗嗦的南宫若,还是洋洋洒洒的说了一大堆,没想到对方居然没反应,他不禁有些挫败,自己和他从小一同长大,对方是什么品行,他还是很清楚的,他的经历他知道的也不少,自然要为他多担心一点。

    “嗯,应该有结果了。”

    夏柳成眼光放柔了些,对好友的关心他表示已经收到。

    “这么快?”

    南宫若见夏柳成一直关注着对面,自己也伸长了脖子,“看不出来这些庸脂俗粉有什么特别的。”

    看看,刚刚还在夸奖人家的某人立马就翻脸。

    “陶家的五xiǎo jiě,很有趣。”

    说完,夏柳成抬头饮下手中的酒。

    “噗你不是吧?”南宫若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可要知道,你这一娶妻,可是把名给坐实了!”

    全鲁国的人谁不知道这安王夏柳成虽然爱美色,但却只喜欢收集年轻稚嫩的女孩儿,行为极其恶劣。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曾在当年的三国战中,以十五岁稚龄,指挥三万兵马抵住了两国十万兵马的侵袭,所以才得了一个大将军之位,距今已经七年,当年那个有勇有谋相貌英俊的安王早已不复往日,现在的他,只是一个沉迷于美色的普通男人,也正是因为这样,当今圣上才会这么放任他。

    “坐实岂不是更好?也免了我父皇对我的猜忌。”夏柳成的喉结上下滚动了几下,想说的话终于还是没说出口。

    “可真是苦了你这个苦守清白的清道夫啊。”南宫若伸出手拍拍夏柳成的肩膀,“不过这女孩好像还不到及笄的年龄呢,你也真下的去口”

    丹凤眼再次追上那道孱弱的身影,真是期待再次和你见面呢,小丫头

    霓裳阁里的宓奚玥一直努力地躲避着那道锐利的目光,可那道目光一直黏在她身上,她也不好动的太明显,她一向遵循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以不变应万变。

    系统:“呵呵!”

    就不信宿主见了蓝朋友还是这么淡定。

    宓奚玥微眯起眼,也就是说,这个安王是她家的烈孤寒?

    不得了啊,这是要搞事情啊!

    丞相府的xiǎo jiě们心想事成,也就放过了陶语,后者心里暗舒了一口气,赶紧领着人们离去。

    大部队自然又是浩浩荡荡地离开,回到丞相府。

    陶融在大门口张望着,一见到陶语一行人回来,赶紧迎上去。“xiǎo jiě,老爷在书房等你。”

    陶菲几个倒是没有把心思放在召见一事上,陶相一般是不会见她们这些庶女的。相对于万事当前,对于她们来说,有好衣服穿,有好日子过才是好的。

    宓奚玥眉头轻皱,她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

    陶相一般不轻易见女儿,今天这么火急火燎的召见陶语,肯定是有什么事情,难道

    她收敛了心绪,回到湘园,已经有人等在那里了。

    “小俊,你那里的情况可还好?”宓奚玥看向来人。

    本来站着的黑衣男子,立即单膝跪地:“见过主上,属下这边一切安好,只是属下来的路上看到了安王在相府附近徘徊一会儿,就走了。”

    安王夏柳成,是先皇贵妃夏婧之子,原名齐景啸因皇贵妃救驾有功,念其家族子孙凋零,特赐此名,希望他能带领夏家家族走向繁荣富强。

    “安,定也。好而不争曰安。卿儿,希望你能明白父亲的意思。”

    这是灵文宗在下了这一旨意后,跟齐景啸说的最后一句话,从此,他就不再是齐景啸,而是安王夏柳成!

    一瞬间,宓奚玥就翻出了夏柳成的资料。

    她家烈孤寒的身世怎么就这么坎坷呢。

    系统:“”

    所以宿主你当初为什么不仔细看原剧情?

    那个安王死的太快,她怎么知道那就是她家烈孤寒啊?

    “安王?那个男人”宓奚玥凤眸微眯,“上次你说,当今圣上要安王自己选妃,可是真的?”

    “安王一直以来都不受宠,这次选妃,也是安王拿出多年前皇上给的承诺才换来的。”

    “自己选妃么?”

    自古以来,哪个皇子不想荣登大宝?恐怕这丞相府再无宁日了!

    “主子,我们的人现在大部分都在城外,听候主子调遣。”小俊一直都在秘密注意着皇宫动态,也明白这时的气氛微妙。

    宓奚玥抚了抚鬓角的头发,举手投足之间已经有了定夺:“小俊,现在命令所有兄弟们分成五拨人,其中两拨分别潜入其他两国,剩下的一拨暗中跟着我,一拨就在京城,还有一拨就坐守西北总部,对了,这些人中,要挑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懂了么?还有,这是我连夜赶出来的图纸,看看他们喜欢什么样的,给兄弟们打造一件像样的wǔ qì吧。”

    她自从到了这个位面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逆袭之路了,毕竟都不希望自己以后死的太惨,好在她来的早,一切都还能准备。

    宓奚玥拿出厚厚的纸张递给小俊。她的手下人数众多,有称心wǔ qì的也不过百人,其他的都是拿着斧头菜刀之类的破烂,她自然放心不下。

    小俊看着手中的图纸,两眼放光:“是,主上真好。”

    有了这些东西,那些兄弟们就都可以真刀实枪上阵了!

    “这么夸我,也不怕有些醋坛子打翻了?”宓奚玥打趣道。

    身后的某侍女不依了:“xiǎo jiě”

    “你看,恼羞成怒了吧?好了,我这里也没别的事儿了,你们两个就去该干嘛干嘛吧。别在这儿碍眼了。”宓奚玥一点也不想成为电灯泡,挥手赶走了两个卿卿我我的两人。

    小乔也不扭捏,直接拉了小俊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