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章 王爷请好(五)-快穿之男神攻略-
快穿之男神攻略

第099章 王爷请好(五)

    第099章  王爷请好五

    等两人走后,宓奚玥才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件事。

    本来安王和皇帝的关系就有些微妙,现在陶相这一举动更是说明了这件事有问题!

    至少牵扯甚大!

    一个有着特殊爱好的王爷能这么平安的活到现在,不得不说他还是有几分能力的。

    如今安王选妃,几个皇帝重用的王公大臣保不齐就是重点对象。

    随着几位皇子长大chéng rén,储位之争也越来越紧张,宠臣虽位高权重,但在这种时期就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肉中刺,倘若哪家大臣不幸中枪,迎来他的可就不是一般的命运了。

    宓奚玥有点担心,因为原主上面可还有四位姐姐,怎么轮也轮不到她。但是踏马的那是她男人,谁敢动!

    安王想要权利,陶语才是他最好的选择!

    只不过,陶相可不愿意了。

    宓奚玥猜的果然没错,陶相连夜把陶语送到了百里之外的一所寺庙里,而且,是秘密护送!

    其实这一举动在宓奚玥看来完全就是多此一举,皇家想要哪个女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

    就算到时候真的选中了陶语,陶相想要拒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陶相一世精明,这时倒是慌了手脚!

    翌日,陶相下朝回府,还带回来了一个男人,一个面容英俊,眼中含着杀气的阴鹜男子。

    丞相夫人看见来人,赶紧行礼:“妾身见过安王殿下。”

    “起来吧。”夏柳成挥挥手,越过陶夫人,坐在主位上。

    “夫人,快把家里的几个丫头都叫出来吧。”

    陶相命人上茶,才转头对陶夫人说道。

    “妾身这就去叫她们。”

    陶夫人也是一脸喜色,自己的女儿暂离火坑,她自然欣喜,管她会是哪个庶女嫁给安王呢。

    几个庶女各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因为她们听说今天府里来了一位公子,来历也是不父亲今天召见她们,可能就是想从她们当中

    这种事,想想都是羞的呢。

    等到正堂,几个女孩儿还是敛不下快要飞起来的眉头,心头的跳动声极其的大。

    “几个没见识的丫头,还不快见过安王殿下!”陶相看着这些犯着花痴的女儿们,不禁头有些疼。

    “安王?”陶菲掩着口,失声叫道。

    她惊讶而又厌恶的表情,让细心化的妆也变得丑陋起来。

    虽然她们没见过安王真面目,但他的大名还是听说过的,实在算不的好,可以说是极差。

    “怎么?几位xiǎo jiě对本王有些意见?”夏柳成把玩着手中的茶杯,嘴角邪邪的勾起,“丞相大人,府上应该不止这三位xiǎo jiě吧?”

    “这”陶丞相的脸上冷汗直冒,“还有三女儿和五女儿没有来,三女昨日去了寺庙还愿,还要几日再回来,下官已经派人接她了,五女还未及笄,所以”

    这两个还真的不能随便配给别人。

    夏柳成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陶丞相,“既然这样,就把贵府上的五xiǎo jiě请出来吧,本王的爱好想必丞相大人也很清楚”

    听这话的意思,安王殿下似乎只对宓奚玥这丫头感兴趣。

    顶着巨大压力的陶丞相还想反驳,但转念一想,就算不交出湘儿,也要把语儿叫回来,若安王真看上了湘儿,语儿就可以逃脱魔掌了!

    “去,把五丫头叫来。”

    陶丞相暗自叹息了一声,终于是妥协了。

    “是。”陶夫人顿时喜上眉梢,她自然是想把这个小贱人送给安王,被安王折磨而死,她就不用那么心痛看着她!她永远也忘不了在她怀着语儿的时候,那个小贱人的娘亲是怎么得宠的!

    窗外的人影一闪而逝。

    “xiǎo jiě,xiǎo jiě不好了!”

    小乔依旧改不了她那风风火火的性格,从外面闯了进来。

    低头看书的的宓奚玥缓缓放下手中的书:“走吧。”

    她也不问小乔到底发生了什么。

    “xiǎo jiě,我们去哪?”

    小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宓奚玥一脸无奈,“你听到了什么?”

    小乔这后知后觉的毛病能改的过来么?

    “xiǎo jiě你都知道了?”

    小乔拍了拍脑袋,xiǎo jiě这么神机妙算,肯定知道今天这一关躲不过了。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宓奚玥微微整理了一下衣袖,“走吧,别让人等急了。”

    被派来叫宓奚玥的丫头还没走到湘园,就看到宓奚玥带着小乔慢悠悠地走过来了。

    “见过五xiǎo jiě。”青萝福了福身。

    “嗯,走吧。”

    宓奚玥淡淡地看了青萝一眼,平静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情绪。

    青萝看了宓奚玥一眼,她觉得这个五xiǎo jiěhé píng时都不一样了,以往的五xiǎo jiě可从来没有这种平静到这人心里发毛的表情:“五xiǎo jiě,请。”

    小乔撇了撇嘴,没有人躲得过xiǎo jiě这么风轻云淡的表情,平日里xiǎo jiě嘻嘻哈哈的,但当她严肃的时候,所有人也都被她影响。

    人还挺不少的,宓奚玥进了大厅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位上的那个男人,那人一身玄衣,剑眉入鬓,锐利的眼神打量着她,让她的心里仿佛被什么撞了一下,这个男人,曾经、以后都将属于她啊!高挺的鼻梁,偏偏又生得薄唇,唇边带着若有似无的弧度,好像他每时每刻都在笑。但配上那阴冷的目光,生生成了冷笑。

    “湘儿,还不过来见过安王殿下!”

    陶丞相在心里捏了一把汗,这个丫头从小就不学无术,听说她在学堂也是整天睡大觉,真是哎!

    宓奚玥半垂着凤眸,掩下那不该属于她的情绪,翩翩的施了一礼:“见过安王。”

    在宓奚玥打量夏柳成的时候,夏柳成也在看着她。

    她仿若一只优雅的小猫儿对,她给他的感觉就是一只小猫,向他走来。

    眼中似乎都是他,却又像是透过他在看别的人,这让他感觉很微妙。

    陶湘的容貌比其他姐妹的稍微逊色,但夏柳成却是被那双会说话的明眸所吸引。

    他素来不是一个太在乎容貌的人,红颜终成枯骨,长得再漂亮,百年过后也只是黄土一捧,何须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