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黑刀 雪剑-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章 黑刀 雪剑

    黑刀,雪剑这两柄神兵,共同位于千兵榜榜首,当年铸剑圣者剑魂到北极取寒铁,又到火域取得了黑铁,并且耗时十年来打造它们。

    因为黑刀杀人从不见血,所以有无血黑刀之称,可以算的上是一柄妖刀,而雪剑就更加的诡异了,一动便可牵动气候,使得附近的环境变得寒冷。

    因此,这两柄神兵一经出世就引起了江湖朝廷的关注,霎时整个江湖变得动荡不安,就在人们为神兵大打出手时,作为铸造它们的铸剑圣者剑魂却带着黑刀消失匿迹,只留得一柄雪剑于世。

    子车狂我他白衣素冠,手持天下第一剑,迎战天下英豪,就这样,江湖当中一尊庞大的势力成立了。

    雪剑盟虽是十年前才崛起的新势力,但它已在江湖当中已少有与之抗衡的势力了,大概就那几个传承古老的势力吧!

    雪剑盟一直想要找到黑刀,相传当年铸剑圣者剑魂在铸剑时藏了一个惊天的秘密,就这样许多人对寻找黑刀颇为上心,想要借助雪剑盟得到一些利处。

    而今十年有余,却从来没有黑刀的消息,就如铸剑圣者一般。

    北川十一州囊括天下富饶之地,每有战事,北川十一州便是必争之地,所以这里的民风好武,崇尚强者。

    就在二十年前,子车狂我从这里走出,而如今雪剑盟,占有北川的八州之地。

    夕阳的余晖将驿站拉的很长很长,由于已是秋天,斜风中带着枯黄的草叶,如同金粉一般,飘荡着。

    “驾!”

    一队武者骑马在官道上驰过,激起阵阵扬尘,可以看的真切。

    “又过来三年了!”驿站里的老者,眯着苍老浑浊的眸子,说道。

    老者看着天空,悠悠的叹着气,手中的活计倒是没有停下,就这样一直干着,仿佛一切事物都无法拨动他的心弦。

    在每三年的秋天,毒宗便会发出一枚生死玄令,这生死玄令可叫人生,也可叫人死。虽说毒宗主要是干些杀人的事,擅长使用毒药,但也不妨碍他们当中有医术高明之辈。

    虽说生死玄令有着天大好处,可它也是一枚催命符,因为它就放置于毒宗毒域山谷中的一座山上。

    毒域山谷远离中原,坐落于北蛮之地,那里不像北川那么的富饶,贫瘠的土地上尽是些毒虫,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在毒域山谷里,生活着一种奇特的虫子,它就是炼制毒宗秘药不可或缺的引子。

    为了让它们更好的生长,毒宗前辈便发现以人的血肉喂食可以让它们在秋季快速的成长,但碍于别的几个势力,他们不会直接强迫杀人喂食,于是就有了每三年秋天的生死玄令争夺。

    虽然人们都知道毒宗的意思,但还是有许多人趋之若鹜,不顾生死,想要得到生死玄令。

    这时的北蛮之地一反常态,变得热闹极了,古道上行走的侠者络绎不绝,不过北蛮之人已是见怪不怪了。

    毒域山谷在五天后开放,而人们来到这里一般会比较早,或许是来探探对手的虚实什么的,大家一般会汇聚在当地一家比较有名气的山庄里,这个山庄的主人外人从未见过,只知他是名商人,只要可以赚钱,就算是利用毒宗的大事也不为过。

    但是,他这样**裸的利用毒宗,但是他依旧好好地立于北蛮,经过许多年经营,这个山庄变得愈发的牢固了。

    这山庄以主人家风行二字命名。

    风行山庄占有的地方颇为庞大,它里面的布局就如江南园厅一般,古香古色,韵味十足,看起来到不到不像是北蛮的人所建。

    “这次前来的人可都是凶悍之徒!”风行山庄,一处凉亭里坐着几个武夫,其中一个青衫人影说道。

    “魔人双煞,还有漠北屠夫他们几个都来了。”

    “不过相比他们几个来,那雪剑盟盟主的女儿才奇怪呢!”

    “她一个大小姐跑到这里干嘛?她根本没有必要来这里,她又不需要生死玄令。”喝了一口烈酒,一个看起来挺白净的青年男子说道。

    “谁知道呢?”

    就在众人无聊闲嗑时,在天行山庄山顶,一处宫殿前几道人影按照一定的次序站立着,为首的老者看着在山道上行来的几个人,锊了锊洁白的胡须,说道。

    “看来这子车狂我对他的女儿挺疼爱的,女儿还不知会不会来这儿,就先让阴玉子这一老来我们这儿了。”

    雪剑盟中现在有三老,四护法,五方天奴,十二暗卫这些强大的人物,他们都坐镇总坛,一般都不会外出,而三老的实力更是超群,在盟中的地位比之盟主也相差无几。

    “阴老前来,真是我天行山庄之福啊!不过庄主不在,只得老朽前来迎接了!”白发老者笑着说道。

    “我来这儿是因为婧尘那丫头跑来北蛮,我不放心就前来看看,不过还是要在这里叨扰几天了,天行庄主不在也到无妨,大管家不比自扰。”阴老看着眼前的白发老者,言语和善的说道,到不像是名震江湖的雪剑盟三老之一。

    “那我就放心了。”大管家听后,微微一怔,点了点头说道。

    “诸位的住处我已命下人打理出来,请!”

    须发皆白的大管家向着雪剑盟的众人拱手示意,阴老点了头,便随着山庄的下人走了。

    “阴老,你说小姐会不会来这里?”走在路上,原来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年轻人恭敬地问道。

    “血影,吩咐下去,让盟中的暗桩准备,监视北蛮的几个比较危险的地方。”阴老并没有回答他而是吩咐道。

    “是!”名叫血影的男子恭谨的应道,随后就一跃向着山崖掠去。

    这名叫血影的男子是雪剑盟十二暗卫中排行第十的血影,雪剑盟的十二暗卫一直都是一些年龄不超过二十五的年轻人,他们个个都有着不弱的天赋,

    阴老在血影走后也一直都没说话,摸着洁白的胡须,不一会就来到了天行安排的住处,不过这地方确实不错,依山势而建,顺水而居,秒不可言。

    阴老等人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相比这处地方的美丽,在北蛮之地的一个未知的山谷中倒是显得苍凉骇人许多了,这个山谷充满着瘴气,时不时的传来乌鸦的鸣叫之声。

    一道倩影在这个地方行走着,她手中握着一柄两尺长的剑,剑身上铭刻着似水一般的花纹,走在山谷中女子显得格外的显眼。

    女子面容姣好,一幅眉骨似远山一般,一双眸子带着一股冷傲,微红的双唇微抿着,额头上有着几缕发丝随着斜风飘动。

    唰唰!

    一道阴风吹过,带着许多的枯枝落,草屑也在这时扬了起来,随后有几道亮光向着女子飞射过去,速度之快就连空气都划得斯声作响。

    女子听到破空而来的几道飞镖,嗪首一转,额前青丝也随之向上一扬,莲步轻移,微妙的闪了开来。

    “铛铛!”

    飞镖深深地扎进树干里,随后就发出呲呲的声音。

    女子看见树木瞬间就被腐蚀了一个坑,不由黛眉微蹙,看着刚才飞镖飞来的方向,哪里还是一片雾蒙蒙的,看不清什么。

    “桀桀,子车婧尘果真名不虚传,这俊俏的轻功都快赶上老一辈的强者了!”

    过了许久,一道摸不着方向的声音在空中回旋着,不过这声音却极具穿透力,将树叶震得唰唰落下。

    “魔都杀手?”

    子车婧尘一张娇美的脸颊上没有丝毫的惊惧,平静的看着四周,微红的嘴唇微启。

    魔都是由一群极恶之徒组成的势力,到现在发展已有百年,势力是相当的强大,一般的大势力都不愿和他们有瓜葛。

    不过,就在十年前,由于魔都的人在北川的一个州连连屠杀了数十个村,这样无异于挑衅雪剑盟,当时由于子车狂我在闭关,雪剑盟中暴怒的天老带着十二暗卫等人闯进魔都大本营暗夜城,进行一番屠杀。

    当时在暗夜城中天老和魔都的魔首交战三天三夜,最后天老以微小的优势将魔首打败,从此江湖当中对于雪剑盟越来越忌惮了。

    魔都自此将暗夜城给放弃了,对雪剑盟不断地骚扰。

    子车婧尘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自从天老将暗夜城攻破后,魔都的人就开始培养杀手,这么些年来魔都的杀手的暗杀技术越来越强了。

    “唰唰!”

    周围的声音不断,似乎这周围都有人一般。

    子车婧尘黛眉微蹙,静静地站在那里如百合一般,这个时候最好的防守就不动!

    就这样子车婧尘一直站着,不过她的耳朵一直在听着周围的动静,突然一道亮光闪过,玉足轻点,子车婧尘蝴蝶一般的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美目一转看向旁边的巨树,在树干上轻点几脚,娇美的身躯向着一个方向冲去,几乎只能看见一道残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