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滴血决六重圆满-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十章 滴血决六重圆满

    “既然暗幽巨鱼很喜欢吃生食,那就用我的血刺激一下你吧!”楚歌邪邪的一笑。然后在怀中拿出了一柄匕首,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道,使用内径直接将血液逼出来,快速的甩向了别的地方。

    将手中的血甩向别的地方的瞬间,楚歌马上就运起轻功向着雪莲飞去,接着一声“扑通”声直接响起,楚歌就知道那条巨鱼上当了!

    加快速度直接伸手快速的将雪莲抓到手中,就在他抓住的一瞬间,他就清晰的看见在他的下边有一团黑影,看到这样的情况,楚歌心中暗叫不好,他没有想到被血气影响了的巨鱼居然变得这么的快。

    “啪!”

    楚歌脚尖在水上一点,随即腾空而起,但是暗幽巨鱼依旧没有放弃,径直的跳跃起来,张开巨口,向着楚歌撕咬而去!

    但,这个时候,楚歌已经停滞在空中,他的身体已经达到了极限,没有办法在做多余的动作,在空中他思绪快速的飞过,心中一狠,现在只有将暗幽巨鱼击杀掉才行。

    “铿锵!”

    快速的将雪莲放到怀中,接着楚歌直接将黑刀抽出来,随后他就向下坠落,幽暗巨鱼问道血腥味后,巨口直直的张开,想要将楚歌一口吞掉。

    “哼!”楚歌见到暗幽巨鱼的举动,不由冷哼声,他的双腿直接岔开,精准的踩到了暗幽巨鱼的两排锋利的牙齿上,然后楚歌双腿灌输一道内劲,径直的将巨鱼的口支开,在这瞬间就有一股腥臭味直接传了出来。

    “这个大家伙的口居然这么臭,我可不想被它咬住!”

    他们就在空中停顿了一瞬间,随后就向下掉下去了,楚歌当然不会让它得逞的,如果被暗幽巨鱼拖下水后,自己恐怕就凶多吉少了。

    楚歌赶紧扬起黑刀在暗幽巨鱼的额前狠狠的批了一刀,吃痛的暗幽巨鱼它的口再一次的张大了,抓住这个瞬间,楚歌在巨鱼的额前快速的一点,然后就飞到了岸边。

    “哗哗!”

    暗幽巨鱼在水中快速的翻滚着,使得这个水潭的水变的激荡不平,但是到了岸边的楚歌却不在理会它了。

    “过会儿在收拾你!”

    楚歌看了眼暗幽巨鱼,然后就转身来到放皮卷的地方。

    “希望别让我失望。”自从三年前他将滴血决练到了第六重后,这三年就根本没有提高过。

    楚歌将那个古朴的小瓶子拿出来,仔细的观察了下,发现这个它密封的非常好,时候楚歌小心的将瓶子敲碎,在敲碎瓶子的一瞬间,楚歌就感觉到了一股血气传进了鼻孔中。

    “好霸道的丹药!”仅仅吸了一点药气就感到热血沸腾的,不过这也使楚歌产生了一丝犹豫。

    血丹通体是暗血色的,丹形很圆,上面并没有刻上花纹,这大概是因为丹药比较珍贵,这主人一点都不想浪费吧!

    “罢了,生死由命!”楚歌随即下定了决心,师父以前经常教自己男儿应该如何什么的,但现在楚歌居然产生了一丝犹豫,让自己不由苦笑。

    楚歌再没有犹豫,张嘴就将血丹吞服下去,在血丹他吞付下去的一瞬间,他清晰的感觉在口中有一道血气在往下走。

    在吞下去后,楚歌没有急着服用雪莲的叶,而是用内劲将血丹的药力冲开,伴随着药力的散开,楚歌的丹田处忽然一阵燥热,随后那种燥热就在全身筋脉中传开了,接着就是楚歌希望已久的,他的内劲开始渐渐的升高了。

    “唯万物永恒,滴血生于万物之上,必先去之,方可得之。”随着楚歌将血丹服下去,他突然想起了师父当年传给他滴血决时,所说的几句话。

    渐渐的随着内径的升高,他的皮肤渐渐的变得干枯起来了,一阵疼痛感在他的体表传开,这就是先去之,去的就是体表的血液在得之,再一次得到血液就是获得力量的时候!这才是正真的滴血决

    原来血丹的主要作用就是让修炼滴血决的人彻底的理解它。

    在理解了滴血决后,楚歌依旧没有急着使用雪莲,根据这个皮卷的记载,雪莲的作用就是血丹产生的疼痛感减弱,但是它也会使血丹的效果也随之减弱,这也就是楚歌强忍着疼痛也没有将雪莲服用的原因,他还要更加深刻的领悟滴血决!

    随着时间的流逝,楚歌的皮肤不断的干枯,不断地复原着,看起来特别的奇怪。

    “终于提升了!”伴随着皮肤的不断变化,楚歌很快就进行了突破,他感到自己多年来没有进步的内劲开始提升了。

    脸上挂着笑,楚歌感觉到对于滴血决的领悟差不多了,才将目光转向了雪莲。

    随着楚歌将雪莲服下去后,他的疼痛感瞬间就降低了许多,但是血丹的作用也小了很多,时间有这样过去了一会,楚歌才缓缓的站起来。

    “第六重圆满!第二梯度中期!”楚歌满意的点了点头,虽然他所修炼的滴血决还是在第六重,实力也在第二梯度,但是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吊打原来的那个他了!

    而且在江湖中,一般走动的最高是第二梯度的高手,而那些个第一梯度的人偶尔出来一下,但,大多数的时候他们都在自己所在的势力中不会出来,而遇见一些实力在第二梯度后期的武者,就算打不过也可以轻松的走掉,所以能对楚歌造成威胁的人也不太多!

    “石块上所刻的神功应该就是滴血决了。”楚歌将那皮卷拿起来,又转过去看了看那个石块,心中想道。

    “如此一来,雪剑盟的嫌疑倒是小了一点!不过那些杀害师父和大祭司的人应该不会是真面击杀掉他们的,不然经我早就死了!”楚歌拿起黑刀,眉头紧紧的皱起,然后他又展眉一笑,“管他呢,幸好师父还有后手!”

    楚歌在石床的附近挖了一个坑,然后将“天残刀法”埋了下去,喃喃的道:“以后有缘的人或许还可以找到它吧!”

    楚歌虽然只将天残刀法练到了第六重,不过整套的刀法他都记住了。

    “要回去,还是要过这潭水,暗幽巨鱼可不会让我好好地过去!”一切都处理妥当后,楚歌在额头上一拍,才记起在潭水中的那个麻烦家伙,“正好试一试我现在的实力!”

    楚歌的左手拿着黑刀,稍微使用了一点内劲就向着那潭水越去,不过刚到潭水的正中央的时候,潭水开始变得激荡起来了,这也意味着暗幽巨鱼也快要出来了。

    “啪!”

    楚歌在激荡不停的水面上轻踩了一脚,向上飞去,而这个时候,暗幽巨鱼也冲出了水面。

    由于楚歌两次的戏弄,以及最后一次直接将它划伤,这让暗幽巨鱼对楚歌的记忆很深刻,所以楚歌一到潭水的上方它就上来,不过,理想和现实总是有些差距!

    “铿锵!”

    楚歌快速的将刀抽开,乌黑的双眼犹如见到一般的看着那越出水面的暗幽巨鱼,黑刀稍稍的一挥,瞬间就将它劈成了两段,然后楚歌又将黑刀收回去,直接上了岸。

    “扑通!”

    被切成两半的暗幽巨鱼掉到水中,瞬间就将潭水染红了。

    楚歌走去山洞,抬头看了看天,发现这时候正是正午,这才知道自己已经在山洞中待了一天了,深深的吸了几口外面的空气,这才仔细的大量了下四周,不过带他来的驯鹿却不在。

    “咕咕!”

    楚歌摸了摸肚子,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吃东西了,然且武者的食量本来就比常人要大,他现在饿得慌也是很正常,不过这里的动物谁知道会不会染了瘴气,所以楚歌也不敢随便吃。

    “先出去饱餐一饨在说!”

    楚歌踏着步子快速的向着山谷外边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