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天行解惑?-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章 天行解惑?

    婧尘怎么会将他送的东西丢在这里这个疑问萦绕在楚歌的心头。

    楚歌走过去双手拉住千雨的胳膊,略显激动的问道:“你怎么知道这里放着东西?”

    千雨也被楚歌这一举动吓到了,说不出话能睁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楚歌,黛眉也微微一簇,显然楚歌把她弄疼了。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楚歌知道自己有些冲动了,松开手后连忙道歉。

    千雨摇了摇头,意思是自己没事,然后在房间中找了一张纸,写道:“我也不知道,只是隐约记得那里有东西,怎么呢?”

    楚歌听后眉头紧簇,自己的心里忽然一下变得不安起来了,随后就说道:“没什么,现在也晚了,你先休息。”

    说楚歌就转身离开,不过却被千雨拉住了,楚歌转过头看去,看见千雨手中拿着那个瓶子,手伸出,要递给楚歌。

    楚歌说道:“先放到你这里。”

    千雨微微一怔,随后就将手收回,点了点头。

    楚歌露出一个很暖的笑容,然后就下楼了。

    离开之后,楚歌使出轻功在水面上快速的踏过。

    当楚歌来到清风园时,止战还没有睡,他坐在石桌前喝着酒,他看见楚歌进来了,就说道:“要不要来一点?”

    楚歌现在也发现了,每当睡觉的时候止战就会喝酒,他似乎在麻痹自己的神经。

    “不了!”楚歌摇了摇手,然后说道:“酒你还是少喝点吧,像你这样很伤身的。”

    止战笑道:“酒和练功就是我今生两大乐事了,让我戒酒不如杀了我的好。”

    楚歌听后却是眉头一簇,他也可以看出来,止战他不是喜欢酒,因为在白天他基本上不怎么喝酒,一旦到了晚上,他就会疯狂的喝,似乎是用酒来麻痹自己。

    止战也看出了楚歌不信,叹了一口气,转移话题道:“明天一早我就出发去找代云,剑池那边幽冥会亲自接你,毒宗已经算是北蛮王族的一个巢穴了!”

    “你要追击代云?”楚歌不由问道。

    止战点头说道:“在之前的交手中我就感觉她的武功路子比较特殊,我好像以前见过,在之前让你一个人回来我不放心,我就一路跟着来了。”

    “那好!”楚歌看见止战一路上都压抑着自己,他视乎有什么事情要干,于是说道。

    而且听到幽冥会来,这就意味着他不用担心去荒芜的路上被北川王族的人给袭击了。

    “奥,对了,还有一件事,怎么我们进入北蛮境内没有发现丧尸?还有杀死蔺冬的那个尸魃怎么处理了?”

    止战摇头说道:“原来确实有许多丧尸,为此我们剑池还派出了大量的人手,不过现在为什么突然间就没有了,我也不知道。

    袭击你们的那个尸魃,由于吸食了蔺冬的血液,它的实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等我们的人去的时候,它已经不见了,应该已经被北蛮王族的人带走了!”

    楚歌听见之后,声音有些沙哑,道:“那个尸魃我一定会将它切成碎片!”

    止战看到楚歌拳头握的紧紧地,说道:“会的,你一定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时间现在不早了,你先去休息,明天可能幽冥来得到比较早。”

    楚歌点头,随后就走到他以前住过的那一间房,躺在床上楚歌闭住眼,心里想道:“既然婧尘一直在雪剑盟,那么千雨就不可能是婧尘了,但是她的身上怎么会有婧尘那么多的影子,是故意装得,还有代云在暗中动了手脚?”

    不管怎么,楚歌已经知道千雨不可能是子车婧尘了,所以他也就不会让自己将千雨当成子车婧尘了,至于究竟是怎么一会事情,总会弄明白的。

    而屋外的止战还还在喝酒,他看着远处,眼睛微微眯住,似乎心绪也飘到了远处,至于止战到底休息了没有楚歌就不知道了。

    一夜无语,很快就到了第二天了,楚歌醒来后,拿起黑刀就出去了,不过当他出去的时候,院子中的石桌上只有一个空着的酒坛,不见止战的人影,看来他一早就走了。

    楚歌出了一口气,然后看着了一眼千雨所住的暖雅阁,时间现在还早不知道千雨起来了没有,楚歌决定先去买些早餐。

    不过,楚歌就要出门的时候,他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仔细一看不由惊呼出声,道:“天行庄主!”

    在门口的天行笑了笑,说道:“很惊讶吗?”

    随后他就推开门,双手负于身后缓步走进来。

    楚歌摇了摇头说道:“昨天你应该就知道我和止战堂主来了吧?”

    天行笑道:“我知道,但是昨天已经有些晚了,要是我来,一定会被他拉住喝酒,在晚上和他喝酒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不过在晚上就走了,今天来只能和你一个人说说话了!”

    楚歌听后,不由得有些诧异,于是问道:“止战堂主到了晚上似乎是在麻痹自己,天行庄主可知道些什么?”

    “呵!”天行忽然一笑,随即就说道:“无非就是一个情字。”

    楚歌不由一惊,于是说道:“就是他以前追击过的女飞贼?”

    “嗯!”天行点了点头,说道。

    楚歌是在没有想到止战着这样的人物,居然会为了一个女子而生出心结。

    天行看了一眼楚歌然后说道:“我看你也快有了!”

    “那个女子给我的感觉就和当初第一次第一次见你时的那个女子一样!我今天来主要是告诉你,听心怎么说。”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

    天行说完,直接就走了,留下楚歌一个人站在院子中。

    楚歌以前听师父说过,天行因为修炼内劲的缘故,他可以看透人心,察觉气息。

    “她是子车婧尘?”

    忽然在楚歌的脑海中浮出这样的一个念头,而且越来越大,自己以前也曾多次梦见婧尘,当时她的眼中有些无助,有些期待。

    “先去看看她吧!”

    楚歌压下心里的波澜,然后看了一眼暖雅阁,向着那里缓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