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月圆夜,寒气爆发-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零六章 月圆夜,寒气爆发

    千雨看着在旁边闭眼睡着的楚歌,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眸闪动,她的目光最后汇聚到了楚歌的脸颊上,他的脸颊犹如刀削一般,刚毅尽显。

    时光流逝,在一阵很小的吵闹声中,他们一行人就到了山峰中的一个楼阁前。

    “楚歌!”

    千雨轻轻的拍着楚歌的肩膀,轻声的唤着。

    楚歌在千雨清脆的声音中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只见千雨的脸颊直接映入到他的眼眸中,在鼻孔不远处是千雨如丝绸一般的发丝。

    一丝体香在他的鼻息间流动,楚歌不由的闻了闻,不过楚歌的这个动作让千雨的脸颊不由一红。

    楚歌也知道刚才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做起来,问道:“到了吗?”

    千雨点了点头,说:“到了。”

    这个时候,外边传来一道声音,“少主,您的住处到了!”

    楚歌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揭开帘子,对外边站着的几个人说道:“你们先回去,这里有她们几个就好了!”

    楚歌指了指在旁边站着的几个侍女。

    然后他就走下来了,将千雨在马车上扶下来,不过他发现这几个护卫没有动,于是说:“你们怎么还不走”

    其中领头的人说:“我们的职责就是守护少主的住处。”

    “什么?”楚歌眉头一挑,然后就说,“这里是剑池的巢穴,会有什么危险?”

    “这是规则,每一个住处都会护卫守护,每一个人要进入别的院落中都要通报,不然都会当未来着处置。”

    楚歌笑了笑,说:“剑池还挺注重个人**的,好吧,你们就留下吧。”

    “我们走吧!”

    然后就对千雨说道。

    千雨点头,两个人并肩而行,而那些侍女也快速的跑进去,去打理屋子。

    楚歌看着眼前巨大的主屋,又向别处看了看,这时候月光出来了,千雨不由得缩了缩身子,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怎么了?”楚歌也发现了千雨有些不对劲,看着千雨问道。

    千雨艰难的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有些累了。”

    听到千雨这么说,楚歌也就没有再多问,然后就走进去了,刚走到主屋前,千雨就说有些累,然后就让一个侍女领路去休息去了。

    楚歌看很着千雨的背影,稍微一犹豫,不过还是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屋子里去了。

    楚歌进到屋子中后就闻到里面熏香的气味,还不错,应该是刚才熏了一小会儿。

    走到床边,楚歌就坐在床上打坐,按照滴血决运行着内劲,修炼内劲需要逐渐的积累,不过锻炼筋骨却可以快速而来,楚歌这一次进入寂阁就是为了锻炼筋骨,让施展出的招式更加的流畅。

    楚歌按照滴血决心法的渐渐的修炼着,过了一会儿,楚歌心中不知为什么有一丝的不安,于是他就停下了修炼。

    “咯吱!”

    楚歌将门推开站在门口,将头抬起其起来看了一眼天空中的月亮,嘴里喃呢着:“月圆之相,为寒,阴煞起于南!”

    忽然他的眸子中似乎闪过一抹光,然后他看着千雨的住处,说:“千雨有什么事瞒着我!”

    随后楚歌快速的跑到千雨的住处,不过屋内漆黑一片,楚歌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正在这个时候,屋内传来一阵声音。

    听到声音后,楚歌没有再犹豫,直接就冲进去了,进去之后接着月光,楚歌看见千雨紧紧地抱着胳膊,在床上瑟瑟发抖。

    楚歌连忙走过去,将千雨扶起来,问道:“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凉?”

    千雨看见楚歌后,说:“你怎么来了?”

    “你怎么这么冰?”不一会,楚歌就感觉到浑身都在发抖,这就可以知道千雨的身体到底有多冰了!

    千雨吐气如兰,说:“不知道,每月月圆的时候,我的身体就会变得冰凉,不过很快就会好了!”

    “我为你驱寒!”楚歌坐到床上,然后运起内劲将千雨的寒气引到自己的体内,寒气一入体,楚歌就感觉自己好像进入到了冰窟之中,浑身都感到冷冰冰的。

    “啊!”

    千雨小嘴中轻呼出来,不过随着楚歌将寒气引走,她原来冰凉的身体开始有一点温度了。

    “不要再引导寒气,这样你会受不了的!”

    千雨恢复了一点意识,黛眉微蹙,急忙对楚歌说道,不过楚歌却没有理会。

    时间流逝,终于楚歌受不了,直接倒下,千雨看见楚歌倒下了,连忙传过身,摸了一下楚歌的额头,说:“你吸收了太多的寒气,现在必须要将它们炼化了!”

    楚歌听见千雨的声音,手指微微的动了动,然后他就使出了滴血决快速的炼化着体内的寒气,滴血决的内劲虽然不是很炙热的,但还是可以将楚歌体内的寒气消磨完的。

    过了一会,楚歌将体内的寒气清完了,不过千雨体内的寒气再一次的滋生出来,楚歌看见嘴唇发青的千雨,眉头一皱,准备再一次将寒气转移过来。

    千雨知道楚歌的意思,说:“再这样下去,你的筋脉就会受伤,这种寒气我已经习惯了,只要到了天亮就好了!”

    说实在的,这一次,千雨体内寒气的爆发要比之前的几次都要猛烈,如果不是楚歌刚才将寒气转移了一些,她就会被冻死。

    楚歌自然知道这寒气的霸道,虽然自己的筋脉韧性比较好,但是也经不起多次的伤害!

    “冷!抱着我!”

    千雨黛眉紧蹙,双眸紧闭着,说道。

    楚歌看着千雨,有些犹豫,但是看见她身体缩成一团,还是将千雨拉过来抱在怀中。

    隔着衣服,楚歌都感觉得到冰冷,这种寒气,千雨一个姑娘到底怎么忍受的呢?

    想到这里,楚歌不由紧紧地将千雨抱住了。

    时间如梭,就这样一夜就过了。

    千雨还静静地躺在楚歌的怀中,她是在天快要亮的时候才睡着的,虽然楚歌也是一夜未睡,但是他还是没有人心吵醒她。

    楚歌看着怀中的千雨,喃呢道:“你要是婧尘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