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二章 晋级滴血决第八重-神级带刀少主-
神级带刀少主

第一百一十二章 晋级滴血决第八重

    楚歌的声音冰冷,而且夹杂着一股内劲,震得四周的树叶哗哗的落下。

    在楚歌的声音落下不久之后,在前面的草丛中出现了几个人,他们衣着想同的衣服,蒙着面。

    楚歌看着他们说道:“你们是什么人”

    他们的衣着和之前追击他的那些人不一样,而且他们应该是在打探情报吧,要知道这里人都无时无刻的互相算计!

    其中的一个女子走了一步说:“你是不是忠门的人”

    楚歌听到忠门后有些疑惑,不过又想起之前追寻自己那些人胸前都绣着一个忠字,他们应该就是忠门的人。

    这几个人大多数都在第一梯度初期,只有一个人的实力大致在第一梯度中期,所以楚歌并不会惧怕他们的。

    楚歌眼眸一抬,笑着说道:“如果我说我是,你们会怎样”

    在女子身后的一个年轻人走上前看着楚歌眼神不善,说:“那你今天就走不了了!”

    他的话音落下之后,他身后的几个人便有了动作,不过那个实力在第一梯度中期的武者只是看着,没有说话。

    楚歌看见他们的动作之后,又看了一眼那名女子以及那个中年武者,发现他们都没有要阻止的意思,嘴角微微一动,心中便知道要是他实力不济被打败,那么他的下场一定不会太好,反之他们就会收场!

    但是楚歌怎么会让他们如意呢?

    楚歌看着那个女子说道:“你确定要动手”

    “不过就凭你们这些人恐怕还不够!”

    那女子听了之后有些迟疑了,她脸颊微微一侧看向看向旁边的中年人,那个中年人眉头微微一皱,随即就摇了摇头。

    而这一切都尽收楚歌眼底,楚歌没有说话,等着眼前的女子说话。

    女子招了一下手,示意那些武者退下,然后走上前说:“刚才他们有些鲁莽,还请少侠不要生气,小女子白翎!”

    楚歌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白翎,她带着面罩所以看不到脸颊,虽然穿着一袭黑色的衣服,但婀娜多姿的身材却丝毫掩盖不住,一定是个妙人儿!

    楚歌微微抬手,然后说道:“在下名叫楚歌!

    现在告诉你吧,我不是那什么忠门的人!”

    那个中年听到不是忠门的人,他的眸子随即一亮,走过来问道:“阁下可是从第三层来的”

    现在第三层和第二层相互连同,第三层的人可能来到这里,而第三层的势力都很强大!。

    楚歌却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让你失望了,我不是第三层的人!”

    中年人听了之后有些失望,但是根据刚才的谈话来看,楚歌的身份应该不简单,所以他现在特不敢得罪楚歌。

    “既然都是误会,那我先离开这里了!”

    楚歌可不想和这里的人有什么瓜葛,于是说道。

    白翎听后黛眉微蹙,不过还是笑道:“既然少侠还有要事,以后有机会再见!”

    楚歌点头,然后就拿着黑刀缓缓的走了,不过他现在还要和忠门的人盘旋是自己能力提升,所以他转了个弯又进入到了森林中。

    ……

    再楚歌走了之后,中年男子走过去对白翎说:“这个年轻人实力不低,我出手都不一定能拿下他!”

    白翎将面纱拿下来,随即就露出了她精美的脸颊,她的肌肤雪白,睫毛弯弯,嘴唇红润,足以令许多男人都为之倾狂,之前说话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炙热,他在恶门中还算有些天赋,名叫姜文!

    “王叔,你认为他会不会是下边来的”

    白翎的睫毛微微一动,听到男子的话之后,就问道。

    男子名叫王节,是白翎父亲的好友。

    王节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个比较难说,但是刚才没有和他发生冲突是比较明智的选择,现在忠门和第四层的人取得联系,如果他们成功了,那么这里就没有我们容身之地了!”

    白翎听了之后就地了头,过了一会儿,她将头抬起来,说道:“你说楚歌会不会是剑池的人如果是剑池的人,我们借他之手找到天奴,这样就简单多了!”

    王节听了之后,脸色一变,然后看了看四周,这才说道:“翎儿小心说话,小心隔墙有耳,寂阁中的人一旦见到剑池的人都要将其斩杀,这是规矩,在外边以后小心说话。”

    白翎却是一笑,然后说道:“我以后会注意的,如果他真是剑池的人,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让他帮我,我一出生就在这里,这里每天都充斥的杀戮,我受够了!”

    王节听了之后,眼神之中也闪过一丝落寞,这里确实没有人会喜欢,就在不久之前的那一场战斗,每当他一闭眼就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树林之中已经被他们控制了,我们先回去和门主商量一下!”

    “嗯!”

    白翎点头答应道。

    ……

    楚歌再一次的进入到树林中,他感觉到自己的滴血决快要突破到第八重了,只要突破到第八重,那么迈入到第一梯度中期也就水到渠成。

    而暴涨的内劲就需要不断地对战才能快速的适应下来,所以楚歌才来到这里,他就是要忠门的人来做陪练!

    在树林中楚歌不断的走着,偶尔遇见忠门的人,他就随手将他们收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现过几个厉害的角色。

    在天暗下来之前楚歌就将食物准备好了,到了晚上他就不用点火了,不然很容易引来忠门的人,虽然晚上有些冷,不过楚歌还是可以忍受的。

    楚歌坐在枯叶之上,按照滴血决的功法运行着,

    他先是从第一重开始,然后快速的往上运转,在丹田之中,内劲一股股的不断形成,然后再筋脉中流动。

    很快楚歌就将滴血决的心法运转到了第七重后期,接着就是第八重了,只要内劲流转成功那就成了!

    不过当楚歌按照第八重的心法运转的时候,他的皮肤和之前一样瞬间变的干枯起来了,而内劲再一次的从丹田处缓缓流出,一点点的向着筋脉中流去。

    “还差了些!”楚歌可以感觉内劲流转的很慢,这样他失败的可能性很大!

    随即他再一次的沉下心去感受心法。

    时间流逝的很快,而楚歌却和之前一般,静静地坐着,就像是在做枯禅!

    “去那里看看!”

    忽然一道声音传到了楚歌的耳中,要是楚歌睁着眼就可以看见不远处有几道火星在闪动。

    虽然现在楚歌体内的内劲流动的比之前快许多,但是按照这样的速度还远远不够!

    楚歌可以感觉到内劲里回到丹田处还有四分之一的距离,不过忠门的人马上就要过来了,如果被人打断,轻则实力受损,重则筋脉尽短成为废人,不论哪一种楚歌都承受不了。

    由于楚歌小看了晋级第八重的难度,没有设防就贸然修炼,现在让他陷入到两难之境!

    “那里好像有人,去看看!”

    又一道声音传到楚歌的耳中。